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39章 干尸
    第139章干尸

    咚咚咚.....

    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,李熙月直接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张二钱,你真当了捕头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一个不小心,就当上了捕头”张戎放下案宗,愁眉苦脸的将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李熙月恨恨的跺了跺脚,玉容微怒,“白昂老头,本以为他是好人呢,没想到也是一条老狐狸。”

    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,李熙月也只能生生闷气。

    张戎有些欣慰的叹了口气,李掌柜的还是挺会关心人的嘛,看来以前,自己对这个女人误解太深了。

    摆摆手,李熙月领着大师兄往外走去,嘴里小声嘀咕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居然当了捕头,以后干活的时候,听本小姐的,还是听白昂的?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二钱兄表情呆滞,心中那点感激之情顿时旅游去了爪哇国,李大小姐,你特么不让我当捕头的理由就是这个?

    李熙月离开没一会儿,唐嫣卿和柳薰儿也走了进来,不过她们是冲着案子来的。

    大同府发生的稻草人案,并不是什么秘密,三年来,大同府方面可没少为这件案子头疼。刑部也曾派查案高手去过大同府,但依旧没什么进展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京城居然也发生了稻草人凶杀案,转来转去的,最后转到了张戎手中。

    唐嫣卿拿起一份案宗,细细看了一遍,眉宇间有一丝化不开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二钱,这个案子甚是棘手,你确定有头绪?”

    柳薰儿也是认真的点了点头,“是呢,本姑娘替东厂办事这么多年,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连死者身份都确定不了的案子。”

    张戎挠挠头,露出几分苦笑,“倒是有些头绪,此案之所以确定不了死者身份,除了尸体被风干这个原因外,另一个原因是府衙收录的失踪人口没有与死者相符的。”

    二位美女仔细听着,虽然听得很认真,却还是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这能说明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二位姐姐,你们想啊,既然收录的失踪人口没有相符的,那也就是说没人替死者报失踪。人,都是有家人和朋友的,若是失踪很长时间,会不报案么?就算街头一名乞丐,如果突然间失踪,大多数情况下也会有人去报案的。”

    唐嫣卿皱眉苦思,突然捕捉到了什么,“二钱,你的意思是说,受害者都是一些孤僻之人,没有亲人和朋友?”

    “嗯,差不多就是这样吧,根据案宗,现在能推测出来的也就只有这些。莫小看这些东西,凶手专门找这些孤僻之人下手,肯定是经过长时间观察了解的,甚至还与死者近距离接触过。很可能,凶手与受害者就生活在一个圈子里,这对我们锁定凶手范围是很有帮助的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唐嫣卿嘴角动不动,终于露出几分苦笑,“可是,我们不知道死者身份....”

    “对啊,死者身份都确定不了,你这些线索也用不上啊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这就很尴尬了啊,张戎马着脸,嘴角一抽一抽的,二位姐姐,你们要不要这么打击人?

    哼,我还真就不信了,以我张二钱之聪明,还确定不了死者身份?

    “走,咱们去敛房!”

    张戎迈着步子出了门,二位美女相视一眼,只好跟上去。

    再次回到刑部门口,两名守门的衙役竟然站直身子,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,“张埔头好,以后兄弟们还要张埔头多多提携了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这特么什么情况?张某人刚成了捕头,也没跟别人说啊,怎么守门的衙役都知道了?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刚刚老尚书找刑部官员和捕头们开了个会,重点说了下你的事情!”

    姥姥的,姜还是老的辣啊,白昂老头,你这是连耍赖的机会都不给本公子留啊。

    现在张戎算是万分确定,自己绝对被白昂给阴了。

    白昂提前跟刑部的人打过招呼,现在大家都知道张戎参与稻草人案,所以,他要去敛房,一路通行。

    樊修赞头前领路,心里不断叫苦,跟张二钱对门干活就已经够糟心的了,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成了一名捕头。

    以后大家岂不是同僚了?最要命的是,老尚书竟然让自己负责招呼张二钱。

    老尚书,你到底是咋想的啊?我跟张二钱接触次数多了后,要是被气死怎么办?

    樊修赞一直觉得。

    认识张二钱儿,生命少十年儿。

    来到敛房门口,樊修赞就停在了外边,嘴皮子一抖一抖的。

    张戎拍拍樊修赞的肩,一脸关心道:“樊大人,你这是怎么了?嘴皮子怎么还发抖了?”

    “我....我牙疼....”

    好吧,你牙疼,我看你是蛋疼。你糟心,我也糟心啊,你真以为我愿意当捕头呢,还不是被白昂给忽悠的?

    进了敛房,无需衙役指认,张戎一眼就找到了那具尸体,这具尸体躺在敛房之中,实在太扎眼了。

    阳光透过窗口照射进来,床板上静静地躺着一具干瘪的尸体。

    尸体逞棕黑色,由于失去水分,看上去并不吓人。

    张戎走近一些,仔细观察着这具尸体,尸体皮肉收紧,贴在骨头上,伸手按下去,硬邦邦的。尸体表面很光滑,就像木偶人的表面,由于皮肉收紧,形成了错综复杂的纹理。

    干尸头部完好无损,唯有一对眼睛苍白而惨淡,嘴巴微微张着。

    因为失去水分的原因,根本看不出死者原来的相貌。

    几根稻草分别插在眉心、耳朵、鼻孔之中,让这具干尸看上去甚是诡异。

    张戎弯着身子手持一根小铁条在尸体身上敲来敲去,柳薰儿最受不了张戎这个样子,恶心的都快吐了,看了一会儿就跑到外边跟樊修赞聊天。

    敛房有些暗,唐嫣卿点了根蜡烛照亮。

    用铁条分开脚趾,在左脚大拇指和食指之间似乎有一些白色粉末,张戎赶紧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唐姐姐,拿块布过来!”

    唐嫣卿神情有些为难,这里是敛房,到哪里找布啊?

    也不知道张戎要干嘛,唐嫣卿掏出自己的帕子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接过丝帕,张戎想也未想,抓着铁条在脚趾缝里刮了起来,很快有些白色粉末落在了帕子上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唐嫣卿素雅美丽的脸庞变得扭曲起来,眸子中透着丝丝寒意。

    张二钱,你竟然用我的帕子接这东西......

    张戎根本没发现唐嫣卿的变化,拿着帕子走到窗口前,轻轻捻了捻,随后用鼻子闻了闻。

    咦,这些白色粉末居然是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