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40章 一根笔毛
    第140章一根笔毛

    张戎是个不称职的徒弟,但刘大能绝对是个称职的师傅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半吊子厨子,做菜未必做的了几样,但是张戎还是能明确地分辨出手里的粉末是什么。

    这是碱面,跟厨房平时用的颗粒大一些,但还是碱面。

    碱面?尸体脚趾缝为什么会有碱面?

    捻着碱面,静静思考起来,似乎想到了什么,张戎急匆匆的走到干尸旁,蹲下身扒拉着干尸的脑袋,在稀疏的头发下果然又刮下来一些碱面。

    随后拔掉耳朵、鼻孔的稻草,仔细观察起来,也看到了一些白色碱面。

    难道,尸体果然在碱面中存放过,否则不可能连耳朵里也有碱面。

    碱面,不仅仅能食用,还有着脱水的功效,之前一直想不通凶手是如何给尸体脱水的,现在一切都搞明白了。

    不过用碱面脱水,需求量会很大,而且隔一段时间就得换新的碱面,碱面发潮之后可就没有脱水功能了。

    站远一些,张戎居高临下,仔细观察着这具尸体,由于尸体脱水干燥,即使从麦田挪回敛房,尸体依旧维持着原来的姿势。

    双腿并拢,微微屈膝,姿势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观察了好一会儿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,唐嫣卿拿着蜡烛,心有不满的嘀咕了一句,“你看什么呢?你.....”

    唐嫣卿本来想说下帕子的事情,发发牢骚的,可是张戎没给她继续说话的机会,大踏步走到床板前。

    “唐姐姐,你仔细看看,这左腿和右腿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唐嫣卿仔细大量起来,看了一会儿,有些惊喜道:“咦,右小腿有些细!”

    何止是细,右小腿中间部位细了许多,由于尸体拔干,皮肉收紧的关系,如果不仔细观察,真发现不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张戎用帕子裹住右小腿,隔着帕子仔细摸着,渐渐地,眉头就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咦,尸体右小腿有些弯,摸上去没有骨折迹象,也就是说右小腿打弯很可能是天生的。

    小腿打完,乃是严重缺钙导致,走起路来一边高一边低,也就是俗称的“跛脚”。

    死者,男性,身长将近六尺,跛脚,生前应该很瘦,至少不会胖。此时,唐嫣卿怀里就放着顺天府统计的失踪人口资料,掏出来仔细核对一番,还是失望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几十名失踪人口中,并没有身长六尺的跛子。

    张戎不禁有点蛋疼了,虽然早就推测出受害者不会在失踪人口中,可谁不抱点希望啊?

    还确定不了死者身份,那想要破案,就难于登天了。

    张戎并没有急着离开敛房,索性坐在靠窗的桌子上思索起来,想要确定死者身份,尸体是最好的线索,很多时候,尸体是不会说谎的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具干尸,张戎心里暗自沉吟,不管你是谁,如果你想报仇,请给我提供一点有用的线索。

    张戎一言不发的盯着尸体看,唐嫣卿在一旁静静地陪着,阳光透过窗口照射进来,给予敛房中的人一些温暖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起,唐嫣卿有些喜欢上了现在的生活,亦或者说,习惯了有张戎的日子。

    安静思考的张戎,少了几分放浪形骸,多了几分成熟睿智。

    张戎的心思,唐嫣卿又岂能不懂,可是她终究是无法从过去中走出来,走不出过去,也就接受不了当下和未来。

    约有半个时辰,张戎突然走到床板前,将那些稻草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尸体从头到脚已经看了个遍,就剩下解剖了,如果说有什么东西还没仔细查看过,那就只有尸体上的稻草了。

    稻草有什么可看的?不,亦或者说一眼就能看到稻草,需要仔细查看么?

    可是张戎不得不查看这些稻草,除了这些稻草,还有别的可以查看么?

    看到张戎一根一根的抽着稻草,虽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,但是唐嫣卿还是吹灭蜡烛,拿起一撮稻草仔细抽查起来。

    安静的敛房之中,两个人观察的很仔细,一根一根的抽,所以很慢,慢如蜗牛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希望也越来越渺茫。

    唐嫣卿的绣眉轻轻地蹙在了一起,她在稻草中抽出一根灰色丝状物,这绝对不是稻草。

    “这是头发?”

    张戎放下稻草,接过灰丝,仔细捻了捻,“不,这不是头发,而是加工后的笔毛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张戎和唐嫣卿又仔细抽查起稻草来,但再没发现其他东西。

    看着这根笔毛,张戎不由得思考起来。

    稻草中为什么会出现一根笔毛?是凶手无意间夹带进去的?

    不,这种可能性很小,微乎其微,从尸体摆放,脱水处理等等,可以看出凶手是个心思缜密,追求细节的人,这种人怎么可能在稻草中夹带笔毛呢?

    不是失误的话,那就是凶手故意留下的线索。

    凶手会故意留下线索?

    乍一听起来似乎很不可思议,可像这种心思缜密的凶手往往都很傲慢,他们总会有意无意展示自己高人一等的一面。

    留下线索,可又有多少人能发现线索呢?

    这就是凶手的想法,他很自信,也很自傲,他似乎觉得太完美的犯罪也没有意思。

    很有意思的凶手,也是一个性格怪异的凶手。

    而恰恰张戎也是个怪异的人,换作旁人,发现一根笔毛,估计当成夹带在稻草中的东西,直接忽略掉了。

    可是张戎不会,不管是不是凶手故意留下的线索,都会将这根笔毛当成重要线索去查。

    凶手是个变态!

    张戎呢?

    其实也是个变态!

    尸体要进行防腐、脱水,防腐处理至少需要六十天,反复脱水也要四五十天,前后过程加起来要五个月左右的时间,也就是说,受害者被杀应该是在二月份。

    笔毛,代表的又是什么?张戎闭上眼睛,反复思考起来,这根笔毛到底指的是什么?

    学生?教书先生?学院?

    二月份有什么事情?

    张戎猛地睁开了眼,心跳没来由的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命运的安排么?

    二月份不正是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