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41章 过去与将来
    第141章过去与将来

    二月份不正是春闱么?

    春闱,应试学子,笔毛.....

    自从得知自己参加过今年春闱后,张戎一直很担心,犹豫着要不要调查自己的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命运就是如此玄妙,躲来躲去,最后还是没能躲过去,也许这就是天意吧。

    张戎不知道笔毛代表的是不是春闱,可这是一条值得调查的线索,至于调查会试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,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张戎一直觉得自己的过去就是一个潘多拉魔盒,当打开潘多拉魔盒那一刻起,很多好的或者不好的事情都会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走到殓房外,抖了抖手里的帕子,递给了唐嫣卿,“唐姐姐,你的帕子。”

    唐嫣卿俏脸微怒,看都没看帕子一眼,忍着恶心冷冷的撇过了头,“滚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张戎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拿着帕子又是摸尸体,又是刮碱面的,光想想就觉得恶心的不行。

    这帕子,唐姐姐这辈子是不可能再用了,想了想,张戎便塞到了袖子里。

    唐嫣卿头皮有点发麻,这帕子沾了那么多脏东西,你怎么还留着?

    跟樊修赞聊了一会儿,张戎便领着两位美女离开了刑部,三人没有回八方酒楼,而是沿着理刑街来到了书墨斋。

    将那根笔毛拿出来,书墨斋掌柜观察了一下,给出了准确的答案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一根笔毛,而且还是一根处理过的狼毛,乃是制作狼毫笔最为关键的材料。

    得到准确答案后,张戎也彻底确定了自己的推测,这根狼毛绝对是凶手故意留下来的,否则,稻草中怎么会出现一根处理过的狼毛?

    至于这根狼毛指的是不是会试春闱,那就只有调查过才知道了。

    会试已经过去五个月了,这么长时间,好多事情已经物是人非,直接去贡院那边查,效果也不会太显著。

    会试考生上千人,来去匆匆几天时间,也就几个照面而已,贡院吏员又能记住几个?

    想要调查受害者身份,还是要从贡院外边入手,眼下有两个调查方向。

    一个是正阳门大街旁边的墨香客栈,一个是东城崇北坊东河沿的竹轩客栈。

    每届进京赶考的学子,大部分都会选择集中居住,这样方便交流,大家都是应试考生,多认识些人,对科举仕途也有好处。而墨香客栈和竹轩客栈环境优雅,相对安静,也成了学子们集中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有钱的住在墨香客栈,钱少的住在竹轩客栈。

    从理刑街去墨香客栈和竹轩客栈,路程遥远,三人便租了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申时中旬,马车停在正阳门大街街口,此时正阳门大街上人潮如海,马车行驶不便,三人只好下车步行。

    走进墨香客栈,便看到厅中放着几盆盆景,柱子上挂着淡绿色牌匾,四周墙壁上还挂着历届学子留下来的墨宝,这些墨宝不乏一些状元探花郎。

    墨香客栈老板经营有道,显然将客栈经营成了一处书香文雅之地,专门为那些文人雅士服务。

    跛子,是很扎雅的,更何况是一名跛脚的会试考生。

    张戎找到客栈陆掌柜,说明来意后,陆掌柜的便将三人请到了后堂叙话。

    不是陆掌柜乐意配合,实在是对面这位张公子直接拿出了女王殿下的腰牌,拒绝不得啊。

    “陆掌柜,请问今年会试期间,客栈中可有一位跛脚学子?”

    “跛脚学子?”陆掌柜仔细想了想,便将客栈管事喊过来,管事想也未想,便回道,“跛脚学子?咱们客栈没这样的客人啊,小的一直在前厅管着杂事,如果有个跛脚的学子,不可能发现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管事说的也是常理,跛脚学子,真的很扎眼,只要见过一次,就会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管事也不像说谎,张戎无奈的摇了摇头,看来这次要无功而返了。

    既然查无所获,也没必要在这里多待了,张戎站起身拱手致谢,陆掌柜起身回了一礼,却是盯着张戎的脸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敢问张公子,你可是今年会试考生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怎么,陆掌柜认识本公子?”

    “觉得面熟,公子应该在客栈住过,只是当时学子众多,陆某一时实在想不起公子的名字!”

    管事的也跟着点了点头,打一进门,他就觉得张戎有些面熟。但是,他跟陆掌柜一样,仅仅是面熟,却是想不起这位公子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哦?”张戎淡淡一笑,“张某之前受了些伤,忘了许多事情,如果陆掌柜能想起什么事情的话,可否告知一声?”

    失忆了?

    陆掌柜暗叹一声,怪不得会如此怪异呢,明明就是今年的考生,却又像什么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管事一拍额头,似乎想起了什么,“小的记得你与一位公子关系甚好,他应该知道你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张戎心头一跳,有些焦急的按住了管事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“时间过去太久了,小的一时间记不起来,容小的查查当时的账本,好好回忆一下,或许能想起来!”

    张戎松开管事,苦笑着摇了摇头,自己真的有些心急了。当时那么多学子,管事的怎么可能认得所有人,能觉得面熟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麻烦陆掌柜和管事多帮下忙,若是想起什么,可否送到理刑街八方酒楼?”

    陆掌柜和管事连忙表示没问题,这些事情对他们来说只是举手之劳罢了。

    离开墨香客栈后,张戎不由得思索起自己的身世,既然能住进墨香客栈,家世应该不会太差。

    其实,想要查明自己的真实身份,真的不难,就算没有陆掌柜等人帮忙,也能轻易查出来。

    自己是二月十四晕倒在八方酒楼门口,而会试分三场,分别是二月初九、二月十二、二月十五,只要去贡院查一下名单,看看都有谁考了第一场和第二场,却没考第三场。不需要太麻烦,很快就能锁定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可是,张戎一直没有这么做,每当有这个想法的时候,心中总会冒出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重新上了马车,张戎看着对面的柳薰儿,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