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42章 举人范进
    第142章举人范进

    张戎面带笑容,只是笑容满含深意。

    “柳姐姐,我不希望有什么事情会破坏我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任。信任,建立起来太难,可是破坏起来就太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柳薰儿眉头紧锁,她没想到张戎会冷不丁的说出这么一番话。

    她本就是冰雪聪明之人,只是稍微一想,便知道张戎指的是什么了。虽然张戎面带微笑,可是依旧能听出语气中颇有不满。

    “二钱,你知道那件事了?谁告诉你的?”柳薰儿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唐嫣卿。

    张戎嘴角一翘,轻轻地摇了摇头,“柳姐姐,你不用怀疑唐姐姐,她什么也没说。前天的时候,你烧东西不彻底,火盆中留下一角残纸,在那残纸上,我看到了‘会试’二字。”

    柳薰儿心下一惊,她没想到仅仅是两个字,就让张戎猜到了这么多事情。

    这个张二钱,到底是怎么想的?既然猜出来了,为何之前绝口不提这事呢?

    “二钱,我虽然做了调查,但并无恶意!”

    “柳姐姐,你到底是好意还是恶意,只有你自己清楚。我只是想告诉你,不管那间房子里藏着金银财宝还是妖魔鬼怪,那扇房门应该由我打开,而不是你!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张戎转过头挑起车窗帘子,望着路边的琼楼。

    柳薰儿到底是怎么想的,没人知道,可要是说她出于一片好意,那就是骗傻子了。

    张戎一直都觉得柳薰儿不是单纯的赏金猎人那么简单,在她身上,一直藏着许多的秘密,不过,这些都跟他张戎没关系。

    可要是把他张戎当傻子骗,那是万万不行的......

    或许唐姐姐会出于一片好意,去调查会试情况,但柳薰儿不会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里,马车中的气氛有些尴尬,三个人很少说话,直到马车停在东河沿。

    崇北坊东河沿,在东城一带也属于繁华地段了,但比起正阳门大街,还是差得太远了。

    出入竹轩客栈的人并不多,三人很快就找到了客栈魏掌柜。

    后堂客厅里,张戎喝口茶水,说明了自己的来意。

    魏掌柜一听张戎三人打听一个跛脚书生,只是稍作思考,便纳闷道:“三位,你们打听那个跛脚书生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一看魏掌柜的反应,唐嫣卿心头一喜,“魏掌柜,你认得这位跛脚书生?”

    “认得,当然认得,几个月前,客栈住了二百多名应试考生,就有一个跛脚的,想不记住他都难。说起来,这个跛脚书生也是性格怪异,脾气又臭又硬。当时,还有人编了两句歪话......”

    “跛脚书生闯天关”

    “摇摇晃晃要翻船”

    张戎轻蹙眉头,这两句歪话着实有些伤人,人家本来就天生残疾,还这样揭人家伤疤,是不是有些过分了?

    “魏掌柜,请问这位跛脚书生具体长相你还记得么?”

    “具体长相?”魏掌柜想了想,沉吟道,“他长着一张驴脸,很瘦却很高,应该快六尺了吧,总体还是可以的,只可惜,右腿残疾。”

    经过魏掌柜的描述,张戎几乎可以断定这位跛脚书生就是那名受害者了。

    “敢问魏掌柜,这名书生叫什么名字?可有与他相熟的人?”

    “若是旁人,魏某还真记不住,不过对他,着实印象深刻,他啊,叫范进,青州人氏。至于相熟的人,倒是没注意过,这人性格怪异孤僻,谁愿意跟他说话?”

    张戎不由得眉头一挑,心里暗骂一声妈卖批,搞什么搞啊,竟然叫范进。

    范进这个名字有毒啊。

    曾经有一个范进,中举之后疯了。

    现在有一个范进,中举参加会试,然后变成了稻草人。

    不过魏掌柜说范进性格怪异孤僻,这倒符合张戎的推测,但应该有一个相熟之人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熟,凶手又如何掌握范进的详细信息的呢?除非凶手跟范进来自同一个地方,本来就颇有了解。

    可是,稻草人凶手在大同府一带活动,而范进是青州人氏,双方早有交集的可能性又有多大?

    当然,也不能排除有人模仿稻草人作案,可大云朝不比后世,消息闭塞,就算模仿,怎么可能模仿的惟妙惟肖,连作案的细节都没差别呢?

    张戎右手食指不断摩擦着茶杯,神情有些疑惑,“魏掌柜,你再仔细想想,真的一个相熟的人都没有么?”

    “这.....”

    魏掌柜沉眉苦思起来,约有半盏茶功夫,他想起了什么,急声道:“仔细一想,还真有个人经常跟范进在一起,那人也是会试考生。记得有一段时间,二人时常在一起吃饭读书!”

    “他叫什么?”

    听到张戎急声追问,魏掌柜露出一丝苦笑,“这魏某就真的不知道了,那位公子为人低调,今日要不是张公子追问,魏某都想不起还有这么个人。看账本的话,也没什么用处,两百多人,谁知道哪个是哪个.....”

    魏掌柜说的倒是大实话,客栈只是登记个姓名,然后写上房号。想知道客人的名字,得先知道他住在哪个房间,可魏掌柜还真不知道那人住哪个客房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那人叫什么名字,甚至连长相都说不清楚,但对张戎来说,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只要确定了受害者是今年的会试考生,那想找出凶手,办法就太多了。

    范进?

    为什么一想起这个名字,就有种淡淡的忧伤?

    稻草人凶杀案,一直以来困扰大家,无法取得有效进展的原因,主要就是无法确定死者身份。现在死者身份已经基本确定,凶手还能在暗处隐藏多久?

    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很简单,那就是查来自大同府的考生。

    既然稻草人凶杀案始于大同府,当然要先查大同府的人,会试考生,不是举人就是国子监监生。

    举人,可是很难考的,就算大同府官学兴盛,这一届参加会试的举人也不会超过十个。

    从不到十个人里,找出此案的凶手,还会很难么?

    万里长征都走完了,还差这最后一哆嗦?

    虽然已经到了傍晚时分,张戎三人却没有急着回八方酒楼,而是直接驱车前往贡院。

    最后一哆嗦,也不知道结果如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