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43章 诡异的缺席记录
    第143章诡异的缺席记录

    傍晚时分,贡院变得有些冷清,张戎有刑部尚书白昂的特批,又有凌女王的腰牌,贡院吏员也不好拦着。

    每一届应试考生名单,以及每场考试前的点卯情况都会有详细记录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考生名单,根据地域不同,集中记录,这倒是方便了张戎查看。

    翻阅考生资料,很快就翻到了大同府方面的记录,这一届大同府考生共有三页七人。

    一共七个应试考生,这跟之前的推测出入不大。

    大云朝的举人要是那么好考,也不可能有举人便可以做官的规定了。

    七个考生里,张戎先将四个没有考中贡士的举人放到了一边,将注意力放在了三名高中的考生身上。

    二月份儿会试结束,四月末殿试,而城郊稻草人出现的时间却是七月份儿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高中,外地学子大都不会在京城多做滞留,明明没有考中,还留在京城看别人金榜题名找刺激啊?

    凶手七月份儿还在京城中,很可能是高中在榜,要么留京任职,要么留京听用。

    看着这份资料,张戎也不禁心生佩服,大同府一共七个考生,却出了三个进士,这上榜率真是绝了。都说大同府官学兴盛,看来真不是吹出来的。

    云朝科举,只要能过了会试这一关,基本上就是进士了。

    会试高中,称为贡士,其实成了贡士,基本上就能当进士了。

    会试之后,贡士会入保和殿参加殿试,由皇帝出题然后由皇帝亲自给这些贡士做出排名。殿试分三甲,一甲头三名,状元、榜眼和探花,御赐进士及第。

    二甲若干,赐进士出身,三甲若干,同进士出身。

    殿试排名不一样,但其实都是进士,所以,只要过了会试这一关,成了贡士之后,基本都能当进士。除非,某位贡士突发奇想,不去参加殿试了,可世上有这种大傻子么?

    大同府这一届七个考生,出了三名进士,分别是一甲榜眼秦修文,二甲王兆生、邓谷涵。

    在大云朝,举人虽有做官的资格,但只能补缺,即使补缺,也就是做一名典史、主簿之类的小官,升迁也比较困难。

    不过进士就不一样了,三甲进士,一甲三名基本是留京入翰林院任编修,可别小看一名不入流的编修,这可是入六部进内阁的起点。只要入了翰林院,那就叫根正苗红,混上两三年,到六部当一名六品主事跟玩一样。

    后边两甲的进士基本没资格留在京城的,大部分外派知县或者去州府任职,同样是从正七品干起。

    虽然都是正七品,一个是京官翰林院,一个地方官,天上和地下啊。

    孔雀和乌鸦都是鸟,可这两种鸟能一样么?

    大同府三名进士,王兆生已经在五月份中旬外派东昌府做知县,基本可以排除。

    秦修文在翰林院做编修,邓谷涵也因为吏部的安排还没有下来,也暂时留在京城等着。

    稻草人凶杀案罪魁祸首,基本就在秦修文和邓谷涵之间了。

    低声吩咐几句,柳薰儿便急匆匆离开了贡院,她要了解一下秦修文和邓谷涵的基本情况,还有就是这二人会试期间都是住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等着柳薰儿离开后,张戎放下考生名册,拿起了旁边的会试科考点卯记录。

    唐嫣卿紧紧地蹙起了黛眉,她知道张戎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张戎并不想太早的揭开自己的身世,可既然走到了这一步,还是忍不住会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翻开点卯记录,张戎迅速翻到了第三场,贡院对会试考生十分重视,如果考生没有到场,不仅会在名字后边画一个叉号,还会附上没有到场的理由。

    会试第三场,乃是会试最后一场考试,考的是策论。

    云朝科考,第一场考书义,第二场考经义,第三场考策论,相比较前两场四书五经以及骈文律诗,第三场考的大云律法,可就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第三场策论是相对最为轻松地,只要考了前两场的人,若无意外,没人会缺席第三场。所以,第三场点卯记录没有到场的考生,仅仅只有两个人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一个是西安府焦岩方,今年三十七岁,缺席理由是老爹亡故,需要回去奔丧。

    第二个是洛阳胡克展,今年三十一岁,缺考原因更奇葩,这位考生考完第二场后,觉得成绩不错,便跑到烟花柳巷浪了一波,结果伤了身子,无奈退出会试。

    张戎顿时有点懵逼了,这俩货都三十多岁了,我张某人怎么看也不像三十的人啊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自己明明就是会试考生,为什么缺席第三场的人没有与自己相符的呢?

    难道,吴旭亮看错了?

    不,这怎么可能?是不是会试考生一眼就能看出来,穿着学子袍,背着书袋,手提文房四宝,若说不是会试考生,有资格进贡院?

    吴旭亮不会说谎,可为什么点卯记录上没有自己的缺席记录?

    那只有一个解释了,有人冒名顶替自己,入贡院考了第三场。

    呼......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可能,张戎后背有些发凉,能安排一个人冒名顶替另一个人考会试,这需要多大的能量?

    缺席记录找不到线索,那么到席的点卯记录呢?

    呵呵,到席点卯记录有八百多人,在八百多人里找线索,大海捞针啊,张戎直接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随着调查越来越深入,心中的恐惧也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似乎看出张戎心情沉重,唐嫣卿素手轻轻按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二钱,不用太担心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既然走到这一步,就退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莫看唐嫣卿出声安慰,其实她心中的担忧一点不比张戎少。

    这可是会试啊,礼部尚书以及内阁亲自监督的考试,什么人可以做到悄无声息的派一个人顶替另一名考生?

    天色越来越暗,柳薰儿也回到了贡院。

    进了门,她面带喜色,低声道:“查出来了,那二人有一人是住在竹轩客栈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是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