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44章 女王想男人了
    第144章女王想男人了

    听完柳薰儿的话,唐嫣卿和张戎就有些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因为,柳薰儿说的竟然是殿试一甲榜眼秦修文。

    竟然是秦修文,这就有点麻烦了。

    秦修文乃是兵部尚书刘大夏的关门学生,又是这一届会试榜眼,深受皇帝朱灷喜欢,风头一时无俩。

    在秦修文面前,莫说其他进士,就连状元公杜仲都要逊色几分。

    要动秦修文,如果没有十分把握,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。张戎是个很实际的人,破案归破案,别案子没破,先把小命玩完。

    从贡院离开后,三人便决定先不急着动秦修文,慢慢找证据,只要能证明秦修文跟稻草人案有关,就没那么多后患了。

    柳薰儿轻蹙眉头,灵动的大眼睛不时地看着张戎,她一直想问刚刚在贡院有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当然,柳薰儿关心的不是稻草人案,而是张戎的身世。

    回到八方酒楼后,李熙月免不了发一通牢骚,不过面对这三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主,她也没什么好办法。

    辞退?这辈子都不可能辞退的,两个花瓶,一个苦力,拿钱还少,最重要的是猎人社破案她李熙月也有红利拿。

    看在钱的面子上,该忍就得忍。

    查秦修文,那是必须的,但张戎觉得也要查查范进,好在唐嫣卿手底下有人,便将此事交给了白勺。

    仅仅过了两天,白勺就将范进的详细资料送到了唐嫣卿手中。

    此时,暖风习习,桂花树下一片馨香,张戎和唐嫣卿脑袋几乎挨在一起,仔细看着范进的资料。

    越是看下去,唐嫣卿越是佩服张戎之前的分析能力,范进的情况几乎跟张戎推测的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范进父母早亡,有一个叔叔,但因为家产原因,叔侄关系水火不容。偏偏范进性格孤僻,说话又臭又硬,四周乡邻都不太喜欢范进。乡邻已经是如此,何谈什么朋友。

    简单点来说,范进就像一个孤独的行者,他的世界里只有他自己,这种人活着或者死了,其他人毫不关心。

    如果换做一个其他人,会试结束好几个月没消息,恐怕亲人朋友早就跑到京城找了,找不到人就会去衙门报案。

    可是范进呢?

    范进很可怜,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也不能全怪别人。

    抬起头,活动活动发酸的脖子,扭头的时候,看到旁边的情形,张戎就有些生气了。

    桂花树下,大师兄坐在一根小板凳上,翘着二郎腿,爪子剥着一根香蕉。

    小板凳是李熙月专门给大师兄订做的,唐嫣卿还为大师兄做了一套小衣服和一双黄色小布靴。

    此时,大师兄猴脸神采奕奕,意气风发......

    娘的,这只贱猴子过得越来越滋润了,竟然敢比我张二钱都舒坦。

    大师兄所有注意力都在香蕉上,根本没发现张戎眼中露出了凶光。刚剥完皮,还没来得及动嘴,就感觉到一阵冷风飘来,眼前闪过一道影子,然后手上一松,香蕉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大师兄瞪着猴眼,一脸懵逼,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扭过脸,就看到张戎抓着香蕉,吃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我们什么仇什么怨,你怎么连香蕉都抢,跟猴子抢香蕉,做人做到你这种地步,活着干嘛?

    吃了半根香蕉,张戎冲着大师兄翻了个白眼,“看什么看?信不信替你拔个毛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面对张戎邪恶的目光,大师兄忍不住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过得太滋润,竟然忘记谁才是真正的魔王了。大师兄真不敢跟张二钱打,因为打不过啊,上次因为抢了张戎的苹果,愣是被逮住拔了十根额头白毛。

    大师兄乖乖地又剥了一根香蕉,伸爪子递给了唐嫣卿,猴嘴吱吱乱叫,示意唐嫣卿赶紧接过去。

    女菩萨,你就行行好吧,你要是不吃,一会儿贱圣又要揪我那点白毛了。

    唐嫣卿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了香蕉,随后白了张戎一眼,你可真有出息,欺负一只猴子算什么本事?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澄清坊,三条胡同,齐王府。

    雅致的闺房里,凌清雪赤着双足,慵懒的躺在诺大的软床上,纱衫单薄,那种朦朦胧胧的美感,具有一种夺人心魄的诱惑力。

    玉手抚摸着一只通体雪白的波斯猫,动作缓慢而优雅。

    床前还站着一名女子,此女身姿婉约,丰润而不显胖,长发简单束起,散在肩头,如一片黑色水幕。

    她有着很好听的名字,司听风。

    “听风,河洛图有线索了么?”

    “有一些线索,属下曾经暗中打探,据说河洛图好像落到了通文阁手中。具体在谁手上,还需再打探。”

    “通文阁?”凌清雪停住手,蛾眉轻蹙,“通文阁既然已经插手,想来幽冥殿和共苦会也不会袖手旁观,如果事情闹大了,朝廷方面不可能不管不问的。”

    “女王,那我们该怎么做?继续追查河洛图,还是?”

    凌清雪淡淡一笑,葱葱玉指拨弄着波斯猫的脖子,那只猫舒服的发出一声轻叫。

    “查,当然要查,河洛图嘛,如果能拿到手还是不错的。不过,此事我们齐王府就不要亲自插手了,将此事交给别人。江湖上这么多组织,不是谁都想要河洛图的,只要给出足够多的钱,本王相信会有很多人替我们做事的。”

    司听风点点头,轻声道:“属下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风,最近京城可有什么有趣的事情?与本王说说!”

    有趣的事情?

    司听风一时间不知道凌清雪想问的是什么,踌躇了半天,一脸疑惑的摇了摇头,“有趣的事情?没有吧?”

    女王抱着波斯猫坐起身,美丽的眼睛轻轻眯了起来,“真的没有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....应该没有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也滚出去,真是气死本王了!”

    女王突然脸色发寒,司听风心头惴惴的出了屋,女王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屋子外边,君莫舞和姬如雨一看到司听风,立刻迎了上来,“听风,是不是挨骂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女王是怎么回事儿?怎么总觉得女王跟以前不太一样了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?反正这段时间,女王总是莫名其妙的发脾气。经常打听些有趣的事,可我们也说了不少趣事,却无法让女王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.....女王天癸未至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觉得女王应该是想.....男人了.....”君莫舞思索了好一会儿,才犹犹豫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女王想男人?

    这.....不会是真的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