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46章 强闯民宅
    PS:今天黄道不吉,诸事不顺。

    本来回来的就晚,辛辛苦苦码字,眼看着一章刚码完,还没来记得及高兴一下,麻痹,停电了。

    这下可就忧桑了,我的稿子........

    累,各位大爷大妈们,今天就一章吧,年龄大了,熬不了夜。

    哎哎哎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混到那种牛比哄哄的程度,可以挺着胸膛像螃蟹一样走路。

    有人跟我说话?

    嘿,你是盟主么?不是盟主别跟我说话。

    这情景,是不是很牛比。

    人嘛,要有理想,容我去睡觉做个梦,梦醒又是新的艳阳天!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第146章强闯民宅

    凌清雪面色羞红,看着一个个摆着姿势打架的小人图,她暗啐一口,狠狠地丢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张二钱,你可真行,春宫就春宫,还辛辛苦苦的换个封皮,写上四个大字“无敌神功”。

    这个贱人,绝对是贱到某种极限了。

    司听风三女面露狐疑之色,女王刚才看到什么了?为何会一脸羞红?

    君莫舞一向胆大,很少有什么忌讳,伸出手就想拿起那本《无敌神功》。

    凌清雪手指一敲君莫舞的手背,绝美的脸庞瞬间发寒,“看什么看?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凌清雪越是这样,君莫舞就越是好奇,心里就跟猫爪挠一般。

    在屋中坐了没多久,便看到白昂慢悠悠的走到桂花树下,坐在凉棚里喝起了茶。

    凌清雪秀眉微蹙,白老尚书经常来八方酒楼用饭?

    既然碰到了,总要出去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凌清雪领着三女从房间里走出来,只不过君莫舞磨磨蹭蹭的跟在最后边,看到女王出门,她往后退了两步,迅速翻开了那本《无敌神功》。

    “啐.....你这个败类......”

    神特么《无敌神功》,你怎么不叫《补天**》?

    于是,一向泼辣胆大的君莫舞也红了脸。

    看到白昂端着茶杯子,一脸震惊的看着凌清雪,这不是张二钱的房间么?女王居然从二钱房间里出来,难道这俩人真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?

    怪不得张二钱一直带着齐王府腰牌呢,敢情这是有原因的啊。

    “齐王殿下,你居然也在!”

    凌清雪轻生一笑,“白老可以来这里吃饭,本王亦可以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白昂抚着花白的胡子,呵呵一笑,只是笑容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女王殿下,你这撒谎的本领不怎么高明啊,齐王府在东边,八方酒楼在西边,双方隔着十万八千里,你吃个饭还要跑这么远的么?

    白昂和凌清雪相对而坐,闲聊了一会儿,张戎就端着一个托盘放到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别看白昂一把自己年纪,牙口却是非常棒,闻着那股肉香,伸手抓起了一根羊肉串,“咦,这就是你说的肉串?待老夫尝尝!”

    “哈,白老,你慢点吃,我去给你弄点鸡腿来!”

    张戎刚要动,凌清雪美目一眯,手中折扇轻轻敲了下桌面,“张二钱,你给本王站那里别动!”

    “啊”张戎转过身,一脸无辜的看来看去,我干啥了啊,我啥也没干啊。

    凌清雪也拿起一根肉串,细细品尝起来,味道新颖,香而不腻,还真不错。

    “如雨,你去前边看看还有些别的么,多弄些过来,大家都吃点!”

    张戎挠挠头,讪笑道:“女王殿下,还是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挠头的?站好了别动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张戎顿时就有些慌了,刚刚揉女王的小蛮腰,女王也没这么大火气啊。难道我张二钱练成了某种神功,可以隔空气人?

    白昂自顾自的喝着小酒吃肉串,他懒得管年轻人之间的事情,在他看来,凌清雪和张戎简直就是小两口闹别扭。

    凌清雪等人坐在凉棚下吃吃喝喝,张戎只能站在原地干瞪眼,那感觉要多糟心就有多糟心。

    张戎也不能闲着啊,好不容易白昂跟凌清雪凑一块了,怎么也得给自己铺好后路才行。

    于是,张戎吧嗒着嘴,慢悠悠的将秦修文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白昂沉吟片刻,神情严肃的问道:“二钱,你有多大把握?”

    “七成把握吧,现在就缺少最直接的证据了!”

    白昂皱着眉头,思考着该如何处理此事,秦修文的背景可不简单,如果处理不好,真会带来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凌清雪倒是对稻草人案有所耳闻,也不禁产生了一些兴趣,“榜眼秦修文?有趣,张二钱,你不妨去查查,若是出了什么事儿,本王倒是可以护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哎哟,张戎心头一喜,都想跪地上抱着女王的大长腿叫一声“女菩萨”了。

    有女王殿下护着,我张二钱能在京城里横着走了,还需要怕什么秦修文,怕什么刘大夏么?

    “嗯,只要你入我王府做个总管,相信没人敢动你!”

    “嘎!”

    张戎笑不出来了,女王,咱不带这么逗弄人的,那个什么总管是要割丁丁的,你真当我啥都不明白呢?

    戌时初,白昂和凌清雪便相继离开了八方酒楼,张戎虽然被罚了一个时辰的站,但收获还是不小的。

    凌女王走的时候,亲口表示,齐王府能替他免去一些麻烦。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亥时中旬,张戎扛着两根狼牙棒出了门,身后还跟着唐嫣卿和柳薰儿。

    三人离开八方酒楼后,径直往琉璃厂方向走去,没过多久,停在一处宅院前。

    这处宅院位于西市琉璃厂东面,乃是秦修文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之前,唐嫣卿就调查过,这处宅院是秦修文在正月份买下来的,可令人奇怪的是,秦修文有宅院不住,还跑到竹轩客栈去。

    以秦修文的家世和财力,就算要住客栈,也应该住墨香客栈啊。

    张戎看看宅院,有些犹豫,“柳姐姐,你确定秦修文今晚不在家?”

    “不在家,这两天翰林院帮着编纂四国书,秦修文需要当值,怎么可能回得来?”柳薰儿斩钉截铁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张戎点点头,很快从兜里摸出一张鬼脸面具,直接戴在了头上。

    今天搜查秦修文府宅,属于强闯民宅,若是查出什么切实有效的证据还好说,要是没查出来,那很容易被人倒打一耙。有了面具就不一样了,反正又看不到脸,查不出东西来,直接冒充盗匪偷东西。

    嘿嘿,张戎得意的笑了笑,怎么样,我很聪明吧?

    柳薰儿沉着眉头,冷冷的盯着张戎脸上的鬼面具。这个死二钱,是不是故意的?明明知道本姑娘怕鬼,非买张恐怖的鬼面具。

    唐嫣卿和柳薰儿也没磨蹭,很快戴上了各自的面具,唐嫣卿是一张钟馗脸,柳薰儿则是一张百花娘娘面具。

    三人直接翻墙而过,落在院中,四周静悄悄的,只有三个人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今夜月光如洗,亮如白昼,整个院子一览无遗。

    要不怎么说秦修文是个怪人,形迹可疑呢?

    家世良好,又是新任榜眼,翰林院编修,住处却没有一个下人。

    文人才子,大都讲究身份,信奉君子远庖厨这一套,但凡有点条件,都会雇个下人干活。像秦修文这样的,算是天下少有了。

    三人径直朝北面的房间走去,刚伸出手想推推门,这时身后传来微弱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回过头,只是看了一眼,三人便忍不住打了个寒噤。

    张戎吞吞口水,脖子缩了缩,遍体生寒,后脑勺头发丝都快蹦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鬼东西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