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47章 死神镰刀苦行者
    PS:关于此书女主的问题,我觉得这不是什么问题啊。

    除了凌女王,谁敢当女主?

    哦,还有那个盟主有啥用?用处可大了,这都是动力啊。

    说句不是吹牛的话,来个舵主堂主我加更一章,来个盟主,我特么不睡觉了好不好?

    此书要是粉丝值里边挂着五个盟主,点娘也就把我当人看了。

    哪像现在,舅舅不疼姥姥不爱!

    说多了,都是眼泪啊!

    你的眼在最后透着心疼

    看看谁的眼泪在飞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第147章死神镰刀苦行者

    明亮的月光洒在院子里,一个人以诡异的姿势站在中央。

    不,准确的说这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个怪物。

    他上身裹着外套,说是外套,不如说是麻袋剪了个洞,头上戴着一个头罩,那头罩不知道用什么东西做成的,宛若一个南瓜。

    他很瘦,很长,双臂比普通人长了不少,身体比例很怪异。周身裹着稻草,外套和头罩颜色与稻草融为一体,仿佛一个活着的稻草人。

    双臂平伸,两只手微微向上,右手拿着一把镰刀。

    镰刀形状与普通百姓割草用的镰刀一样,却要大了好多,两条腿撇开,微微下蹲,裤子破破烂烂,像是破布条,脚上穿着一双稻草色的布鞋。

    张戎三人有些头皮发紧,院子里多了一个稻草人,他们竟然毫无察觉。

    这时,稻草人突然原地跳了起来,炸着双臂,整个人如不倒翁一样左右摇晃,手里的镰刀在头顶转着圈圈,光滑的镰刀反射着寒光,看上去异常诡异。

    “呢.....咩.....桀桀桀桀......”

    “卑微的蝼蚁,恐惧吧,害怕吧!”

    “痛苦很短暂,死亡到来啦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笑声如老鸹,语气如疯子,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笑声?

    明知道对面就是个大活人,可心中还是有些慌,尤其是柳薰儿,更是心烦气躁。

    张戎脑袋有点疼,这是什么造型?稻草人么?可你手里那把大号的镰刀是什么鬼?

    你以为你拿把镰刀,就可以冒充死神了?

    “笑笑笑,你笑个毛啊,秦修文,赶紧把头罩摘了,你以为你冒充个稻草人,本公子就不认识你啦?”

    “嘎”稻草人猛地停止了舞蹈,头罩下的脸色看不清,不过两只眼睛却露出了震惊之色,“你是谁,你把鬼面具摘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把头罩摘了?”

    “你先把鬼面具摘了!”

    “你先摘头罩!”

    “你先摘面具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唐嫣卿和柳薰儿一脸懵逼,这是什么情况,刚才还气氛紧张,充满肃杀的,怎么转眼间画风就有点不对了?

    稻草人也发现有点不对劲儿,我可是镰刀死神稻草人,我跟这小子费什么话?

    “桀桀桀桀.....你既然不肯摘面具,那老子就只好替你刮脸皮了......”

    说罢,稻草人身子弓了起来,双手握紧大号镰刀,猛地朝张戎扑了过来。别看稻草人两条腿又细又长,爆发力却很强。

    好家伙,说打就打啊?

    刚才张戎气势强硬,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,稻草人以为会有一场恶战呢,没想到自己的镰刀刚举起来,张戎竟然转过身就跑。

    张戎撒腿往旁边逃开,嘴里还哇哇大叫,“二位姐姐,赶紧躲开,我要施法了!”

    一看张戎这个架势,就知道这小子又要使阴招了,于是,二女左右一分,朝着两个方向逃开。

    稻草人有点发懵,脑袋嗡嗡作响,三个人往三个方向跑,我特么追哪个?

    你们三个人打一个,为什么要躲,还要不要点脸了?

    转过头,头罩下两只眼睛死盯着戴着鬼面具的张戎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逃了呢?”

    “害怕了?”

    “恐惧了?”

    张戎扛着狼牙棒,很不屑的站直身子,右脚还不断点着地面。

    “害怕?为什么要害怕?对付你这样的蠢货,还需要动手么?本公子稍微使点手段,你就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稻草人脑袋一晃,头顶掉下来两根枯草,“桀桀.....说大话谁不会?”

    “不信?那咱们打个赌吧,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么?”

    就这个?要是叫一声就能搞死人,那还要刀枪剑戟做什么?

    “你叫吧!”稻草人猛地站直身子,大号镰刀往地上一杵,丝毫没将张戎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叫了哦?秦修文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秦修文!我叫你一声,你敢答应么?”

    稻草人顿时就怒了,你叫第一声我没反应,那是因为有点愣神,真以为我怕了你呢?

    “爷爷在此,爷爷在此!”

    稻草人扯着嗓子吼了两声,真特么太解气了,没想到今晚上多了个戴鬼面具的孙子。

    吼完两嗓子,稻草人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,腿脚怎么越来越软,一点力气都用不上了?

    哐当.....

    大号镰刀躺在了地上,没一会儿,稻草人也四仰八叉的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张戎打个响指,摘下面具,从鼻孔里拔出棉球,用腿踢了踢稻草人,毫无反应。不错,初次使用迷死神,效果很好嘛。

    伸手拽了拽头罩,居然没拽下来,提着稻草人的脑袋看了看,发现脖子后边有根系绳。

    解开系绳,摘下头罩,看清了稻草人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这人相貌还算不错,剑眉凤眼,只是有些偏瘦。

    唐嫣卿观察了一会儿,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:“这不是秦修文吗?他居然还会武功,还喜欢扮成稻草人.....”

    “啊?他真的是秦修文?”

    这就很崩溃了,不是说秦修文去翰林院干活了么?柳姐姐,你到底怎么打探的消息,还能不能靠谱点了?

    被张戎和唐嫣卿盯着看,柳薰儿也有点扛不住,甩甩一头长发,没好气道:“你们这样看着我做什么?我怎么知道他会突然出现?”

    诧异归诧异,不过张戎还是很开心的,就秦修文这个造型,都不用再去找其他证据了。

    唐嫣卿去房间里搜了搜,很快就搜到了大量的碱面,还有用来盛防腐液的浴盆。

    这么多证据,秦修文要是还能脱罪,张某人把脑袋拧下来当球踢。

    当然,送秦修文去刑部之前,张戎不会忘记搜一下身。

    搜了一番,在头罩里搜到了一张黄纸,上边一堆鬼画符,也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,不过秦修文既然随身携带,想来是非常重要的宝贝。

    将黄纸塞到怀里,又仔细的搜了一遍,这次一文钱都没搜到。

    “靠,这个穷鬼,出门假扮稻草人就可以不带钱了?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唐嫣卿甚是无语,看到秦修文肩头似乎有什么东西,便伸手将张戎扒拉到一边。

    在秦修文肩头有着一个纹身图案,仔细一看,圆环中纹着一把镰刀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图案,张戎也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二位姐姐,这个秦修文,不会是通文阁里的镰刀行者吧?”

    唐嫣卿蹙着黛眉点了点头,“应该是他了,旁人谁会在自己肩头纹一把镰刀?”

    镰刀行者,刑部赏银四千两,稻草人凶手,另有赏银三千两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一个秦修文,就可以拿七千两赏银,乖乖,这下又赚到了,这位会试榜眼郎是个大大的福将啊。

    刚想提着秦修文去刑部,屋顶上突然传来一阵怪笑。

    张戎头都快大了,今晚上是怎么了?不速之客来了一茬又一茬,还有完没完了?

    抬头望屋顶看了一眼,顿时就有些生气了。

    他俩怎么又来了?

    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