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48章 一圈两圈三四圈
    第148章一圈两圈三四圈

    张戎三人还没来得及开口,屋顶上的不速之客纵身一跃,顺着大槐树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来到院中,二人左右一分,开口便喊,一人一句,配合相当的默契。

    “日巡人间,道路坎坷招霉运!”

    “夜巡天下,铁锁勾命接冤魂!”

    没错,这两个不速之客,正是日游神贝喜笑和夜游神康喜哭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两个家伙是怎么跟过来的,还真是阴魂不散。

    日夜游神穿着打扮太另类,再加上那两句台词,只要是混过江湖的人,都知道他们两个是谁。

    唐嫣卿抽出长剑,柳薰儿也神情戒备的握紧了碧玉长箫。

    幽冥殿的名头确实很唬人,日夜游神也是江湖成名已久的狠角色,不过唐嫣卿没有丝毫惧意。

    “日夜双游,你们来此作甚?这是刑部督办的大案,就算你们幽冥殿,想要插手的话也要好好考虑下才行!”

    贝喜笑抱着膀子,轻轻地晃了晃手里的“日巡”牌子,“啧啧啧,唐姑娘不要生气嘛,我们可不是冲着地上这位来的,不管他是不是通文阁的镰刀行者,都跟我们没关系。我们嘛....找的是他.....”

    康喜哭站在旁边一脸阴笑,一言不发,却配合贝喜笑的话,伸手指了指张戎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贝喜笑和康喜哭的心情非常差,那日屁滚尿流的回到分舵后,才从分舵主那里得到消息,最近四大判官都在总坛商讨大事。

    四大判官都在总坛,那岂不是说我们被骗了?

    一想到被一个毛头小子吓得屁滚尿流的,日夜双游的脸都黑了,差点没把肠胃给气穿了。

    堂堂日夜双游,竟然被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子当猴耍,一想起当时几乎跪地求饶的样子,就觉得臊得慌。这事儿要是传出去,我们还混不混江湖了?

    所以,日夜双游对谁都没提这事儿,不过他们心里发了毒誓,一定要找机会报仇。

    要是不把张二钱弄成张二残,我们这日夜游神干脆改名叫日夜游鬼算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也是运气太好,恰巧今天有空,便想着来看看情况,没想到张二钱还真半夜溜出了门。

    要是张二钱待在八方酒楼里,日夜双游还真不敢乱来,毕竟当着刑部衙门的面,要是敢行凶,那就是给幽冥殿找麻烦了。

    既然张二钱自己出门找虐,那我们还客气什么?

    贝喜笑和康喜哭可是知道迷死神的厉害的,所以提前在鼻子里塞了棉团,搞得张戎很是无语。

    塞棉团就塞棉团,你们塞这么大棉团,不堵得慌么?

    “怎么?这才多久不见,二位就这么想念本公子了?”

    “很好,耍了我们日夜双游,还能如此嚣张的,你是第一个。放心,我们不会让你死的太快,拘回分殿,咱们慢慢玩!”

    康喜哭将“夜巡”牌子插在腰间,右手往后一摸,将身上的铁索取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日夜游神专门用来捆人的铁索,所以很长,而康喜哭成名绝技就是耍铁索。

    只见康喜哭手腕一翻,抬手抡个圈,就要把张戎套在铁锁中。

    一看康喜哭的架势,张戎顿时就笑了,哎哟,这俩货还真是有意思,你们学谁不好,非要学老男孩叶无形。

    要是日夜游神真刀真枪的打,张戎还真得认怂,因为论功夫招数身法什么的,明显不是日夜双游的对手嘛。

    可是夜游神非得玩什么铁锁勾命。

    什么铁索捆人,不就是比谁力气大么?

    比力气,我张二钱怕过谁?

    两根狼牙棒往地上一杵,没放稳,有一根就地一滚,正好压在了稻草人的裆部。

    摊开手,双腿一分,豪气万丈的大笑三声,“哈哈哈.....两位姐姐,你们谁也别插手,我今天就陪两位游神好好玩玩!”

    康喜哭气得都冒火了,好,很好,你这是有多瞧不起我夜游神,我康喜哭行走江湖七年半,这根铁索还从来没失过手。

    铁索带着风声,夹杂着康喜哭的怒火,瞬间落了下来,张戎很配合的双手举高高,等着铁索圈套住腰后,这才放下双手握住铁索。

    康喜哭冷笑不迭,就你这点本事,耍一个圈就把你套住了,你吹什么牛呢?

    “小子,看你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,一会儿,让你见识下我们冥殿的厉害!”

    康喜哭猛地拽了一下,嗯,没动静。

    又拽了一下,咦,还是没动静。

    张戎双手握紧铁索,蹲着马步,人如钟,气如虹,脸上满是笑意,还不断朝日夜双游眨眼睛。

    康喜哭握着铁索一头,张戎握着另一头,铁索绷得紧紧的,二人谁也没动弹。

    贝喜笑根本没发现有什么问题,看康喜哭半天没动静,不仅有些焦急的催促道:“哭儿,你搞什么鬼呢?赶紧把这个臭小子拽过来,磨蹭什么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康喜哭那张脸顿时就红了,我特么不是没拉,是拉不动啊。

    贝喜笑不知道咋回事,可是唐嫣卿和柳薰儿却清楚得很,这日夜双游也是真逗,搞什么不好,非要玩拔河。

    哦,上次跟张二钱玩拔河的那位是什么结果?好像被玩残了。

    康喜哭一开始还真不好意思让贝喜笑帮忙,于是使出吃奶得劲儿拽呀拽的。

    半盏茶功夫过去,一盏茶功夫过去......

    只见康喜哭憋得脸红脖子粗,有些吃力的扭过了头,“笑儿,帮个忙.....我.....我拽不动......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贝喜笑当时就懵逼了,要不是场合不对,他都以为康喜哭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见康喜哭脸上表情不太对,贝喜笑也不像之前那般轻松了,将“日巡”牌子往腰间一插,双手上下连翻,将铁索卷在手臂上。

    日夜双游一起用力,可是对面那位依旧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终于.....

    哭儿和笑儿全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,这特么有古怪啊!

    可是,我们二对一,要是还输给一个弱书生,这话传出去,还不让人笑掉大牙?

    日夜双游不甘心认输,张戎同样也不会给他们认输的机会,看二人双臂全缠在铁链子上,他身子往后一用力,随后原地转圈。

    铁链子上瞬间爆发出一股猛力,双臂缠在铁索上,甩也甩不开,日夜双游就像大风车一样吱悠悠的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风车吱呀吱哟哟地转”

    “这里的风景呀真好看”

    “天好看,地好看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起快乐的小伙伴”

    贝喜笑和康喜哭看着离身子三尺的地面,听着诡异的歌声,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神特么快乐的小伙伴.....

    娘哎,飞起来了,两个人就像糖葫芦,顺着铁索在空中转圈圈。

    一圈两圈三圈.....最后也不知道多少圈,反正整个人都晕了.....

    砰....咚.....

    日夜双游终于与墙壁来了一次亲密接触,后背触墙,全身剧痛,再加上晃得头晕眼花还想吐,哪里站得住,如烂泥般瘫坐在墙底下。

    此时,日夜双游心里一片冰凉,因为他们发现了一个事实。

    这个事实就是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