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49章 大魔王的怜悯
    PS:当了当,当了当,闲言碎语不要讲。老子也是有盟主的人了,以后都给我老实点。

    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特么要加更,就是这么任性.......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第149章大魔王的怜悯

    日夜双游现在可谓是身心俱疲,不光身上疼痛难忍,最主要的是心理上的打击,几乎是灾难性的。

    经过一连串的打击,他们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,这个张二钱是个隐世不出的高手,如果不是隐世高手,如何能把他们日夜游神当大风车?

    眼角松垮垮的扫过前方,无意间看到稻草人胯下有一根狼牙棒,此时,稻草人胯部已经被压瘪了。

    娘啊,光一根狼牙棒就把胯部压瘪了,这根狼牙棒得多重,少说也要五十斤吧?

    贝喜笑脑门上冷汗刷刷的往外流,幸亏刚才用的是铁索,要是近身搏杀,估计早被那两根狼牙棒揍成肉馅子了。

    人类会思考,是一件好事,可有时候,就因为想得太多,反而给自己带来麻烦。

    日夜游神现在一点反抗的心思都没有了,眼神中满是恐慌,越是想下去,越是害怕。

    张戎可不会跟日夜游神客气,走到墙底下,蹲下身照着康喜哭和贝喜笑面门就是两拳,打得二人鼻血横流,眼前都是小星星。

    弯下腰,伸手把“日巡”“夜巡”腰牌夺了过来。

    贝喜笑和康喜哭顿时就慌了神,眼泪都快流出来了,大兄弟啊,你揍人就揍人,你拿腰牌干嘛?那玩意虽说值钱,可关键是有人敢买么?难道你还能刻意融了,重新弄成金锭子?

    将两个牌子左右一分,挑眉笑道:“二位姐姐,你们看看这牌子好玩么?如果喜欢的话,回去后咱们改成铜镜。”

    唐嫣卿和柳薰儿甜甜一笑,各自拿过一块牌子。

    “二钱,听说这东西是纯金打造的,若是打造成首饰,应该值不少钱!”

    “嗯,二钱啊,听姐姐的,咱们不如留着当个纪念,这牌子可是幽冥殿代代相传的宝贝,值得收藏一下呢.....”

    唐嫣卿和柳薰儿你一言我一语,这些话落在日夜游神耳朵里,就像一把把刀子。

    没有了牌子,我们还是日夜游神么?没有了牌子,冥王还不弄死我们啊?

    贝喜笑泪眼婆娑,可怜巴巴的抬起了头,眼神中满是幽怨,“张....张公子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贱圣大魔王!”

    神特么贱圣大魔王,江湖上有这号人?

    “大....大魔王,你能不能把牌子还给我们?”贝喜笑忍着恶心,坐在地上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这个时候,还有什么比命更重要?

    张戎俩眼一瞪,双手掐着腰,“牌子?什么牌子?你说的是两位美女姐姐手里的牌子么?这牌子是我的啊,怎么成你们的了?你们是不是想偷牌子,不想活啦?”

    “.....”贝喜笑和康喜哭当即就懵逼了,贝喜笑双手在地上抓呀抓的,除了抓起几根稻草,啥也没抓起来。

    康喜哭后背在墙上蹭来蹭去,脸色有些扭曲。

    这明明就是我们的牌子啊,不过贝喜笑也算是跟张戎打过交道的,很快就明白这位大魔王想干嘛了。

    偷,是肯定不行的,要是敢说偷,保准立马被揍个半死。

    可是牌子也不能丢,丢了那玩意,命也就没了,所以,说啥也得把牌子弄回来。怎么办?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“大魔王....你说笑了,我们不偷不抢,我们拿钱买,我们兄弟是真的喜欢那两块牌子,带在身上应该挺威风的。”

    张戎摸着下巴想了想,反过身将左手狼牙棒提了过来,一看到那根黝黑硕大的狼牙棒,日夜游神脖子一缩,胯下一热,差点没尿出来。

    我们都说了,不偷不抢,拿钱买,你怎么还不满意?

    还有啊,咱们有话好好说,价钱好商量,你特么把狼牙棒提过来干嘛?你特么就不能正常点?

    “两位游兄,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,没道理你们想要做生意,本公子却拦着不给啊。你们瞅瞅,除了那两块破牌子,这根狼牙棒你们喜欢不喜欢?”

    “嘶......这个.....狼牙棒就算了,我们就看上那两块破牌子了!”二位游神一边说,一边蹬着腿往后缩,可惜身子靠着墙壁,还能缩到哪里去?

    张戎颇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,“二位,这就很伤心了啊,你们为什么就不喜欢这根棒棒呢?两块破牌子嘛,也好,咱们好兄弟讲义气,你们既然喜欢,就卖给你们了。一口价,童叟无欺,一块牌子一千两!”

    “啊?”日夜游神脸色顿时就垮了,一块牌子一千两,两块不就是两千两?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,到底买不买?不买牌子没事,我卖给你们根狼牙棒,不仅不要钱,还送给你们每人十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贝喜笑那张脸当即就白了,你送我们狼牙棒,那我们还能活?还送十两银子,这十两银子是安葬费吧,你当我们是傻子呢?

    “别别别,大魔王.....你息怒,我们不要狼牙棒,我们买,一千两一块.....是不是有点贵?”

    “贵?现在本公子又改变主意了,一块一千五百两.....”

    “嘎!”

    二位可怜的游神差点没把舌头咬下来,这么快就涨价了?大魔王,你刚才不是还说一口价,童叟无欺么?

    神特么一口价,你这不要脸的程度惊破天际了好不好?

    这下贝喜笑和康喜哭不敢有半点犹豫,再磨蹭一下,翻倍不是梦啊。

    “成,一千五百两就一千五百两,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!”

    “行吧,你们拿钱吧,不过,本公子还得多教教你们,有句话你们说错了.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君子一言,快马一鞭,驷马难追,八马如飞!”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大魔王先生,是我们没文化,还是你太可怕?这特么驷马是四马么?驷马跟八马......你这是要闹哪样?

    二位游神也不敢反驳,拱着手不断点头,表示受教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贝喜笑和康喜哭将全身上下所有值钱的玩意全掏了出来,估算了一下,居然只有一千四百多两,也就是说,还有一千六百两的差距呢。

    “大魔王....我们出门急,身上就这些东西了.....”

    张戎很大多的摆了摆手,“没事儿没事儿,虽然只有一千四百两,但我这人很大度,先给你们一块牌子吧。等剩下一千六百两送过来,再把另一块牌子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,张戎给唐嫣卿使了个眼色,唐美女将手里的牌子塞到了贝喜笑怀中。

    贝喜笑有点发懵,这事儿有点不对劲儿啊,我可是日游神,你特么给我一块“夜巡”牌子,这到底是啥意思?

    啥意思?啥意思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