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50章 往事不堪回首
    第150章往事不堪回首

    “哎,笑儿兄,你还愣着干嘛,快去取钱啊,本公子先跟哭儿兄谈谈人生,聊聊理想。哦,笑儿兄,你可得快点,否则,我怕一不小心踩到哭儿兄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贝喜笑绷着脸,挤出一丝苦笑,他现在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,拿着“夜巡”牌子一瘸一拐的出了门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外边就响起了吱吱扭扭的声音,贝喜笑推着独轮车,车上放着一口箱子。

    掀开箱子看了看,张戎很豪爽的将另一块牌子递给了康喜哭,然后依依不舍的送走了二位游神。

    贝喜笑和康喜哭相互搀扶着,月光下,背影长长,充满忧伤,走过长街,拐过弯后,两位游神紧紧地抱在一起,泪水哗哗的往下淌。

    这次真的受伤了,那个什么贱圣大魔王张二钱,简直就是江湖界一朵奇葩,其变态程度比方雷朱雀有过之而无不及啊。

    这才见了两次面,这辈子一半的积蓄就被刮走了,要是多见两面,岂不是要变成穷光蛋?

    “哭儿,以后见了张二钱,咱们绕着走,那家伙,太....太他娘的可怕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笑儿,你放心,以后咱们再也不惹他了,他.....他就不是个人......”

    唐嫣卿和柳薰儿也是很佩服张戎,就这样轻轻松松的从日夜游神手中刮了三千两银子,私底下一分,一人一千两,这钱赚的别提多轻松了。

    不过,日夜双游恐怕就好过不了了,经过今夜的打击后,估计都要有心理阴影了。

    真要是打起来,日夜游神妥妥的能压制住张戎,可惜,这俩货非得玩拔河......

    站在门口目送着日夜双游离开,三人嘀嘀咕咕一番,这才想起院子里还躺着一个人呢。

    三人一阵汗颜,刚才光顾着对付日夜双游了,竟然把稻草人秦修文忘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回到院中,月光洒落一地,一根狼牙棒躺在秦修文裆部,那里不仅被压瘪了,还流出一摊血。

    我的天,张戎不由自主的夹紧了裤裆,这场面看着就蛋疼。张戎对天发誓,这次真的不是故意的,估计是哪股子邪风吹的方向不对,吹得狼牙棒滚到了秦修文胯下。

    唐嫣卿头皮发麻,心中暗自吃惊,裆部都被压成这样了,秦修文竟然毫无反应,这迷死神的药效可真够猛的。

    哎,以后受了重伤,都不用麻药,直接用迷死神就行了。

    搜集一番证据,张戎提着秦修文,唐嫣卿和柳薰儿则推着独轮车,三人一车晃悠悠的回到了理刑街。

    一到理刑街,三个人将独轮车推到暗处,赶紧将钱分了,等藏好钱,这才将秦修文送到刑部去。

    刑部,作为大云朝最高司法机构之一,每天十二个时辰都有人当值。

    当张戎将秦修文丢到刑部后,整个刑部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同样,秦修文也是很震惊,当醒来后,第一个感觉就是疼,往下一看,裆部一片血红,丁丁都扁了,这特么是哪个缺德货拿老子的丁丁练针线活了?还有,老子为什么会突然晕倒在地?

    秦修文反应慢了半拍,但最终还是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月明之夜,刑部响起了秦修文杀猪般的惨嚎声,那声音尖锐刺耳,听的人心里毛毛的。

    樊修赞半夜里被人喊了起来,一听说抓到了稻草人凶手,穿上裤子急匆匆的来到刑部,一看到秦修文那张脸,顿时就有些愣神了。

    堂堂会试榜眼郎,竟然是稻草人凶手?

    樊修赞不敢相信,但刑部从秦修文的住处搜出来一堆证据,再加上秦修文那一身独特的造型,不信也得信啊。

    将秦修文扔给樊修赞后,张戎便领着二位美女回去睡觉了,他只负责抓人,至于怎么审,怎么判,那是刑部、大理寺的事情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刑部、大理寺以及都察院几位大佬就聚在了一起,商量的自然是秦修文的事情。

    几位大佬表示很头疼,秦修文的事情不能大张旗鼓的审,如果闹得沸沸扬扬的,朝廷的脸面何存?

    秦修文可是朝廷新任的翰林院编修,上段时间吏部和礼部还大肆吹嘘,说秦修文是未来的士林领军人,结果这才多久,立马就被打脸。

    这事闹大了,老百姓会怎么想?哦,你们朝廷到底是怎么选人的,把一个变态连环凶犯当宝贝,都眼瞎了么?

    而且,秦修文还是刘大夏的学生,不得不考虑下刘大夏的脸面啊。

    于是,商议来商议去,还是决定不公开审了。

    至于赏银,三司衙门倒是很豪爽,他们也怕张二钱一个不爽,跑出去乱说啊。

    其实,佬们真的是瞎担心,张戎也不是傻子,早就猜到此案不会公开审理了,秦修文的身份如此敏感,朝廷也要脸啊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都跟张戎没关系,只要有钱拿,管朝廷怎么审理秦修文呢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第三天,刑部大堂审理秦修文,张戎等人也去看了看,同样凌女王也跑来凑了下热闹。

    在确凿的证据面前,秦修文也没硬抗,将自己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交代了一番。

    秦修文出身富贵之家,父母对他异常严格,不仅逼着他习文,还要勤学武艺。

    父母一片苦心,但是秦修文却无法理解,久而久之,心情越来越压抑,性格产生了扭曲。明明有着父母疼爱,他却觉得很孤独,很害怕,每当夜晚来临,他总是蜷缩在床榻上,久久不能睡去。

    大约是七年前的一个夜晚,秦修文遇到了一个身受重伤的人,那个人教会了他如何赶走恐惧。

    杀掉一个人,将尸首弄成稻草人,看着那具稻草人站在金色田地中,收获的不仅仅是庄稼,更多的是心理上的自信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后来死了,死之前在秦修文身上纹了一把镰刀。

    老的镰刀行者死去,新的镰刀行者开始崛起。

    每一个变态凶犯背后,都有一段让人悲伤的故事,当真相大白的那一刻,除了恨得咬牙切齿,更多的是一种可怜.....

    一段事情落幕,而另一段事情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这一天,艳阳高照,张戎正在厅中忙着,就看到一个中年男子急匆匆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咦,这不是墨香客栈的陆掌柜么?

    不知是什么缘故,张戎突然变得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自己真正的身份就要被揭开了么?

    自己到底是谁?

    【事情到此,第一卷告一段落,新一卷,张戎将会卷入更大的漩涡之中,真正的身份也会随之曝光。接下来的故事会更精彩,更加的跌宕起伏。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