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52章 诡异的人头(为盟主手机号兄加更)
    第152章诡异的人头

    唐嫣卿凝着眉头,就连一向胆大妄为的柳薰儿也生出了一丝寒意。

    回头看着周围,一切似乎很正常,可是在这茫茫人海中,一定有一双眼睛正在看着这里。柳薰儿握紧长箫,妩媚的双眼布满森寒。

    张戎真正的身份到底是谁?对方为了阻止真相曝光,竟然杀了一名顺天府推官,而凶案现场就是顺天府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的能量,这是何等的胆识?

    也许,对方也是被逼的吧。当然,可能这一切都只是巧合,但是天下间哪有这么多的巧合?

    陶伐云任职推官已有三个月,早不被杀,晚不被杀,偏偏在张戎将要到顺天府的时候被杀死在班房之内。

    这里可是顺天府衙门,什么样的疯子才会在顺天府杀人?

    此案,必将震动朝野,新科进士,京城推官,被人杀死在顺天府衙门班房内,这简直是在蔑视朝廷法度。自大云朝立国以来,还没有人敢在南北直隶衙门内行凶杀人。

    张戎无奈的叹了口气,他们没进顺天府大门,这个时候,整个衙门肯定全面戒严,除了顺天府内部人,其他人根本进不去。

    齐王府腰牌?

    哎,这个时候,别说齐王府腰牌,就是英国公府腰牌也不顶用。

    谁知道陶伐云之死涉及到什么事?知府廖玉农肯定会严防所有人插手此案,以免搅和到某些权力斗争中去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张戎三人一脸郁闷的回到了八方酒楼。

    四郎正拿着根香蕉逗弄大师兄,看到三人回来,关心道:“二钱兄,为何这么快就回来了?可是陶推官那边帮不上什么忙?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..陶伐云被杀了.....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四郎着实吃了一惊,将香蕉扔给大师兄,坐在桌旁一脸凝重。

    陶伐云被杀,让众人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同时,也证明了张戎之前的担心是对的。

    过早的接触调查身世,未必是什么好事情。

    一切如张戎三人料想的那般,陶伐云被杀一事很快就惊动了紫禁城,金銮殿上很快拿出了意见,此案将由刑部、大理寺、都察院联手调查。

    三司联合办案,别人再想插手,那可就难喽,可是,张戎又不想放弃这个机会,可是到底该如何参与此案呢?

    去求凌女王帮忙?还是算了吧,这次三司联合,案子又跟凌女王没什么关系,三司方面恐怕不会给凌女王什么面子。

    而且,凌清雪也是有忌讳的,死的可是顺天府推官,你一个藩王,为何会对这个案子感兴趣,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?

    哎,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张戎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李熙月,搞得李熙月浑身起鸡皮疙瘩,“张二钱,你别这样看着本小姐。此案太过重大,三司联合办案,我说话也没多大用处。”

    八方酒楼一帮子人绞尽脑汁的想主意,可是琢磨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犯愁的时候,关林领着贾九急匆匆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张老弟,快跟我走一趟,白老尚书让你过去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张戎心头一喜,难道是因为陶伐云的案子?

    跟着关林来到刑部后衙,就看到房间里除了白昂外,还有两个人,这二人一个是老熟人刑部主事樊修赞,另一个便是刑部右侍郎石耀峰。

    张戎经常出入刑部,所以大部分人都认识他。

    白昂抿口茶水,淡淡的说道:“石侍郎,陶推官的案子影响甚大,不得不慎重对待,这次,就让樊主事和张埔头随你一同前往吧,若是碰到案情难点,也能多个人分析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领命,一切尊老大人意思。”

    张戎暗道一声好,这可真是踏破铁蹄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    人已经到齐,石耀峰也没多磨蹭,带着樊修赞和张戎就去了顺天府。

    此次,乃是三司联合查案,大理寺和都察院的人还没来,石耀峰也不好先去现场,所以只好站在院中等着。

    三司联合查案,一方面是为了相互帮助,免得犯错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互相监督,以免一方徇私舞弊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大理寺左少卿裴炬以及右副都御使王嵩先后赶到。

    三司大员亲自到场,但真正勘查现场的却是下边的仵作以及寺正、都事等人,而刑部这边则由樊修赞和张戎出面。

    科举取士,拼的是四书五经诗词讲义,顶多再研究下《大云律》,让这帮子人查案验尸,这不是难为他们么?

    外行管内行,自古有之。

    其实樊修赞对勘察现场也不是很擅长,好在旁边有张戎在。

    这里是推官司房,乃是陶伐云办公的地方,此时,房间内还算完好,唯有书桌上的公文书籍散乱的掉在四周,似乎发生过激烈的打斗。

    陶伐云静静地躺在桌在前,一张棕色椅子歪倒在不远处,地上满是鲜血,离着桌子不远处的墙壁下方也溅了不少血。

    浓浓的血腥味儿不断往鼻孔里钻,很多人已经面色苍白,几乎要呕吐出来。

    张戎和樊修赞算是好的,这段时间见过那么多死人了,什么稀奇古怪的死法都有,对现场早就产生免疫力了。

    越过书桌,就看到陶伐云身体平躺在地面上,双手自然分开。

    顺着一身绿色染血官袍往上看,张戎猛地愣住了,就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脖子,只能发出“咯咯”声。

    一颗人头离着身子有一寸距离,可是,那颗人头却不是陶伐云的。

    人头脸色苍白,毫无血色,两只眼睛凸着,头发散开,嘴巴微微张着。

    这是一张女人的脸......

    樊修赞站在张戎身旁,整个人就像被施了定身法,陶伐云的尸首,却放着一颗女人的人头,还有比这更诡异的事情么?

    有风从门口吹进来,或许是因为地面有些凹凸不平,人头轻轻滚动起来,慢慢滚到了桌子外沿。

    苍白的眼珠子盯着门口的人,仿佛是女鬼在发出凄厉的笑.....

    女人的人头.....

    “呕....呕.....”

    又惊又吓,再加上那股恶心感,石耀峰、裴炬、王嵩等人再也忍受不住,几乎逃也似的跑到外边狂吐不止。

    人少了,温度瞬间降下来不少。

    那可诡异的人头,静静地躺在书桌旁。

    毫无生机的头发,像一堆黑夜里的草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