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53章 恶心人的艺术
    第153章恶心人的艺术

    这里放着一颗女人的人头,那陶伐云的人头呢?

    要知道这里可是顺天府,一颗鲜血淋漓的人头,是怎么带出顺天府的?

    樊修赞和张戎面面相觑,心中满是惊恐,一颗女人的人头是怎么带到顺天府的?陶伐云的人头又是怎么消失的?

    堂堂顺天府,对方可以带着死人头随便出入,这就很恐怖了......

    走到书桌旁边,张戎戴着手套揪着头发将人头提了起来,借着阳光,仔细观察着脖子上的切口。

    切口平滑,没有撕扯迹象,出血量比较少,也就是说这颗人头是死后被割下来的,还是一刀砍下人头。

    人头可不是那么容易能砍下来的,往往要砍上好多刀,这样切口就会参差不齐。想要一刀砍下脑袋,除非是天生神力之人,亦或者借用某种工具。

    张戎更倾向于后者,天生神力的人又不是大白菜,哪是那么容易碰到的?

    一边观察,一边对樊修赞说着自己的推测。

    仵作、寺正、都事等人一直忙着检查陶伐云的尸体,也没留意其他的,等回过神来,才发现张戎和樊修赞竟然把人头给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还了得,怎么可以随便动尸体呢?

    “哎,你们是怎么回事儿,懂不懂勘察现场?刑部没人了么,怎么派个毛都没长齐的人过来?”

    “.....”张戎顿时就有点不乐意了,我怎么就不懂勘察现场了?我动动死人头怎么了?

    樊修赞眉头紧皱,心里也有些生气,看了眼那说话之人,沉吟道:“刘寺正,刑部怎么做事,还轮不到你们大理寺的人指手画脚吧?”

    樊修赞不屑的哼了哼,张戎是年纪轻轻,可谁说年轻人能力就不行了?这帮子大理寺、都察院的人,平日里高高在上,眼高于顶的,竟然不知道张戎是谁?

    十三女子杀人案、血灯笼案、雨雪屠夫案、玉渡山商队案......

    张戎破了这么多案子,你们竟然还敢如此小觑,这也太目中无人了。

    刘寺正沉着眉头,走到桌旁,瞥了张戎一眼,“你就是那个张二钱?”

    “嗯?我不是啊!”张戎俩眼一眯,直接将死人头递了过去,吓得刘寺正脸都白了,忙不迭的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张二钱?那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一根葱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别说刘寺正了,满屋子的人都懵逼了,还有叫一根葱的?

    刘寺正头皮发麻,魏都事也是一脸寒霜,“油嘴滑舌,成何体统?让你过来,是让你查案的,不是让你胡说八道的.....什么一根葱?哼哼.....”

    樊修赞的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,刘寺正咄咄逼人的时候,你魏都事不站出来,我们只是反击了一句,你就站出来引经据典的,叨叨这么一大堆。

    帮偏架也没你这么明显的吧?这个刘寺正和魏都事是不是有私交啊?

    樊修赞还真猜对了,刘寺正和魏都事乃是同科,多年来经常走动,交情不浅,所以,魏都事帮刘寺正,一点都不稀罕。

    张戎眯着眼睛,心里暗笑,你们这是欺负老实人呢?

    将死人头放到原处,一边摘着手套,一边小声嘀咕,“一根葱怎么了?你们不懂葱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懂葱?”刘寺正和魏都事被刺激的差点没脑溢血,这话也太侮辱人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不懂!”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说说?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们听好喽....”

    张戎捏着嗓子,酝酿一番,总算张开了口。只是,接下来他却唱了一首歌。

    我是一根葱

    站在骄阳中

    汗流浃背稳如熊

    吹过一阵风

    甜酱和豆腐

    鸡蛋炒大葱

    烹炒油炸连环煮

    真的好轻松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刘寺正张着嘴,魏都事弯着腰,旁边几个仵作吏员全都傻了眼,就连樊修赞也有点发懵。

    这里可是杀人现场,血淋淋的尸体,还有一颗诡异的死人头,这么恐怖紧张的气氛,你特么居然能唱歌,这真的合适么?

    听完一首歌,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是鸡蛋炒大葱、是各种各样的美食,总之,就一个字,吃!

    可在这种血淋淋的杀人现场,想的竟然是吃东西,这就很可怕了,吃什么吃?

    要是不想吃的,大家查完案子,也不会有太大感觉。可被这首歌勾起想象后,那种恶心感腾腾的往上窜,别说食欲,估计三天之内不敢沾油水了。

    这个张二钱,简直是坏到流脓了,你这是故意唱首歌恶心人呢。

    张戎一脸不屑,洋洋得意的摸了摸鼻子,咋地,不服啊,本公子就是故意恶心你们的。

    我堂堂贱圣大魔王,要是治不了你们这群书呆子,还怎么混江湖?《大葱歌》够用不?要是不够,再给你们唱一首《水煮鱼》。

    刘寺正和魏都事一点脾气都没有了,这个张二钱脑回路完全不正常,没事儿还是别惹他了。

    狠狠地恶心了众人一把后,张戎便接着忙活正事,根本不受之前事情的影响。

    陶伐云的尸体平躺在地上,胸口、腹部没有任何伤口,那滩血都是从颈部切口流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里应该就是第一现场,尸体没有挪动过。

    伤口参差不齐,皮肉有着明显的撕扯痕迹,凶手应该是用一把利刃慢慢将头割下来的。按照血迹喷溅情况,凶手身上肯定会染上不少血,可是为什么没人发现凶手呢?

    “二钱,顺天府门口有人当值,如果谁身上有血迹,不可能不被发现的,你确定凶手身上染上了血?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会错的,你看看尸体到墙的距离,足有三尺,墙上都溅上了血。凶手靠的如此近,怎么可能不被血溅到身上呢?”

    “可是,当值的人没发现任何异常啊!”

    “那应该是凶手有什么特殊的方法,能够掩盖身上的血迹。”

    到此为止,此案已经有了三个难点。

    女人头是谁的?凶手是如何带着死人头出入顺天府的?凶手是如何掩盖身上血迹的?

    这些难点都要一一解开。

    只要能解开这些难点,很多问题就会迎刃而解,凶手也将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皱着眉头想了想,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东西,重新戴上手套,提起了那颗死人头。

    苍白的女人脸正对着张戎,微微张开的嘴巴,有一股难闻的咸菜味儿。

    仔细观察着脖颈的伤口,阳光照耀下,森白的肉上有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咦,这是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