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54章 消失的案宗
    第154章消失的案宗

    手指掐着那东西从肉上拔下来,仔细观察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这是一片木屑,木屑融入肉里,如果不是张戎观察细致入微,根本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木屑?

    张戎有点想明白凶手是怎么斩断女子头颅了,凶手应该用了铡刀。也只有这样,才能解释为什么女人脖颈的切口会如此平滑。

    如果使用铡刀的话,一下子斩落头颅,难度并不是太大。

    不过,这对破案帮助并不大,许多农户为了铡草,几乎十户人家就会有一把铡刀。

    石耀峰等人在外边吐了半天,舒服一些后,才面色纠结的重新回到屋中。咳嗽两声,石耀峰走到樊修赞和张戎身旁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发现么?”

    “回石大人,经过现场勘查,基本可以推测出,陶推官应该是头部受到重创,昏迷过去。然后凶手才将他杀死,割掉头颅。”

    樊修赞之前就跟张戎交流过这些事情,所以应答如流。

    这时都察院的魏都事皱着眉头,淡淡的说道:“陶推官的脑袋都被凶手拿走了,你们怎么知道是头部受到重创?昏迷过去之后才下杀手,难道不能直接用利器刺?”

    魏都事如此针对张戎二人,这让石耀峰很不高兴。不过石耀峰可不是张戎,身份摆在那里,总要顾及形象,总不能像张戎那样一言不合就唱歌吧。

    “魏都事,你有其他看法?”

    “石侍郎,下官以为,凶手应该是府衙的人,陶推官当时正坐在椅子里看公文,没有任何防备。凶手在后方,手持利器,直接杀死了陶推官,然后割下了他的头颅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一阵不阴不阳的冷笑声传来,听得魏都事心头火大,扭头一看,那发出笑声的正是张戎。

    “张二钱,你笑什么笑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魏都事头皮都快炸开了,问你话呢,你呵呵个屁啊,怎么你这笑声,总是充满了浓浓的不屑与鄙视呢?

    裴炬和王嵩也看出气氛有点不对了,王嵩只好当起了和事老,“张二钱,你觉得魏都事所言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“不妥?大大的不妥啊,王大人,你来看,如果按照魏都事所言,利器刺入后,为何椅子上会没有血?难道陶推官身体构造特殊,利器插入后,不会流血?就算陶推官当时并没有坐在椅子上,哪怕他蹲在地上或者站着,只要利器刺中,不管有没有立刻死亡,血都会溅出来的,椅子上不可能一点血迹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王嵩表情有些尴尬,听张戎一分析,魏都事所言简直处处漏洞啊。利器刺入,怎么可能不流血?可是椅子上,偏偏一点血都没有。

    张戎走到桌子前,指着陶伐云的尸首,“大家请看,陶推官尸首平躺在地上,四周没有任何挣扎的痕迹,所以,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。陶推官被割去头颅的时候,已经失去了意识,昏迷或者已经死亡。而脖颈的伤口,出血严重,皮肉有明显的牵拉撕扯痕迹,这些都说明,陶推官被割掉头颅的时候,很可能只是昏迷,并没有死去。”

    这时,几个仵作也交头接耳议论起来,“不错,根据《洗冤录》记载,死后被割和活着被割,伤口是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张戎顿顿口,继续说道,“根据尸首伤口,以及墙上的血迹,可以得出一个结论,陶推官当时很可能是昏迷失去了意识。想要一个人昏死过去,最好的方法就是重物击打头部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道理,事情是否是这样的,只要找到陶推官的头颅,一切就明白了”裴炬郑重的点了点头,“张二钱,如果照你所说,陶推官应该是直接失去了意识,可是这书桌上公文凌乱,又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凶手故意弄乱的,至于凶手为什么会这样做,张某还没想明白。这就要顺天府帮忙了,看看这桌子上是不是少了什么公文!”

    石耀峰点点头,对跟在身后的知府廖玉农吩咐道:“廖知府,这事儿就要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这就让人查!”

    公文进出推官司房,府衙都会有记录,所以查起来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找到推官司房的记录,几名书吏便翻阅着桌子上的公文,细细比对起来,很快,几名书吏就将核对结果整理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知府大人,经过我等核对之后,少了一份公文,是关于换头人的案宗。”

    换头人的案宗?

    张戎不禁大皱眉头,为什么总觉得进展的太顺利了呢?如此容易就查出丢了哪份案宗,那凶手拿走案宗,弄乱书桌公文的意义何在?

    “换头人?樊大人,这件案子不是刑部接手的么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去年京城北郊外有人连杀两人,死者一男一女,凶手将死者的头调换过来,此案情节恶劣,顺天府就上报到了刑部。”

    “那对方为什么跑到顺天府杀人换头?拿走案宗也没多大用啊,刑部那边肯定有备份的。”

    当然,张戎之所以怀疑凶手别有用心,还有其他原因。陶伐云死的如此凑巧,很可能跟自己的身世有关系。

    换头人再次行凶,还好死不死的等着自己找陶伐云的时候动手杀人,世上有这么巧的事情?

    拿走卷宗,意义并不大,可凶手还是这么做了?那么唯一的解释,就是凶手想将大家的注意力都引到去年的“换头人凶杀案”上来。

    陶伐云到底做了什么事,给他招来了杀身之祸?

    张戎看着桌上一堆公文,他敢断定,这里边有一份公文是真正要陶伐云性命的东西,而凶手拿走换头人案宗,也是为了掩盖那份公文。可是,这么多公文,如何找呢?

    陶伐云作为顺天府推官,手上处理的案子不知凡几,又如何知道陶伐云最关心的是哪个?

    但,张戎有一种感觉,或许,陶伐云关心的案子与他张戎有关系。

    在顺天府待了足有两个时辰,看着天色不早,案子也没什么新的发现,樊修赞和张戎便拜别石耀峰。

    离开顺天府衙门,晃晃悠悠的来到了永定门集市,傍晚时分,这里有着许多玩杂耍的。

    二人说说笑笑,走了一会儿,张戎突然停住了。

    看着人群中挖杂耍的人,脸上露出了几分喜色。

    “哈哈,有发现了!”

    樊修赞有点急了,有什么发现?

    你倒是说啊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