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55章 喝醉酒的螃蟹
    第155章喝醉酒的螃蟹

    张戎并没有理会樊修赞,有点愣愣的看着场中玩杂耍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擅长变戏法,每一个小把戏都让围观的百姓鼓掌叫好,此时,那中年男子一身黑色长袍,慢悠悠的走进一个被蓝色布幔包裹的木箱子中。

    木箱子有七尺高,足够容纳一个人,蓝色布幔盖住,中年男子走进木箱子,过了半柱香时间,当他再走出来时,却是一身紫色长袍,怀里还一盆花。花盆虽然不大,问题是之前中年男子两手空空,这花盆到底是怎么变出来的?

    “好.....好.....好.....”

    围观众人争相鼓掌叫好,张戎拍拍樊修赞的肩头,满是深意的笑道:“樊大人,看出什么门道了么?”

    “嗯?张老弟啊,你就别逗弄愚兄了,你到底看出什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樊大人,你仔细瞧瞧,这没看出这中年男子是如何将黑袍变成紫袍的?呵呵,其实,这男子的袍子是可以两面穿的,一面黑色,一面紫色。”

    樊修赞若有所思,“你的意思是说杀死陶推官的凶手也用了这种小把戏?穿了一身两面的衣服,一面染血之后,换上另一面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凶手的衣服应该也是两面的,只不过两面颜色是一样的,所以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差别。想来,凶手的衣服里边应该夹杂着羊皮牛皮之类的东西,可以起到隔绝作用,避免了血迹浸透到另一面。”

    听着张戎的解释,樊修赞缓缓点头,如此一来就可以解释为何凶手杀了人,衣服上却没有血了。

    “就算如此,可是那人头又是如何出入顺天府的?”

    “樊大人,刚才那个戏法已经告诉我们答案了,你没发现么?走进木箱子的时候,那男子双腿分的有些开,走的很慢,步子很小,出来时则很正常,我想,他很可能将花盆夹在双腿之间了,袍子下摆挡住了众人视线,而且,大家也不会刻意盯着下边看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樊修赞挠挠头,依旧有些不解,“这就是凶手带着人头出入顺天府的方法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?我们回顺天府查查不就知道了?”张戎也不知道自己的推理是不是对的,既然有了想法,那就去查。破案,就是这个样子,有了合理的想法,那就去想办法证明或者推翻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于是,樊修赞和张戎离开没一个时辰,再次返回了顺天府,当值守门的衙役看到刑部的人去而复返,有点愣神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顺天府,张戎很快就跟衙门主簿问起了顺天府人员情况,尤其是那些腿脚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按说,顺天府掌管着京师诸多事宜,注重形象,像那种长相怪异,身有残疾的人肯定是不会用的。但万事都有例外,顺天府诸多人员中,还真有一个走路不正常的。

    此人乃是户房管事李航山,这李航山年轻的时候出了点意外,导致两条腿弯曲的厉害,走路的时候只能蹲着身分着两条腿,走起路来就像只喝醉酒的螃蟹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情况,顺天府早就将李航山辞退了,可这个李航山着实有能耐,不仅过目不忘,还写了一手好字,写起公文来,一个能顶两个用。

    由于李航山的本事,历任知府都留下了他,就这样,李航山以醉酒螃蟹的形象,愣是在顺天府干了十一年的户房管事。

    说起李航山,主簿还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,李航山一年前好像跟人订了婚,后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,这婚事就黄了。

    听主簿介绍完李航山的情况,樊修赞就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,这个李航山应该没啥问题的。

    如果凶手为了来顺天府杀人,临时想出主意,顶多也就佯装个两三个月。

    若说一个人佯装残疾十一年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樊修赞能想到的,张戎自然也想到了,十一年的残疾人,怎么可能是凶手?

    若说他是装的,谁信啊?

    张戎紧皱着眉头,之前的好心情也荡然无存,难道自己搞错了?亦或者说找错了人?

    可顺天府走路不正常的,除了李航山,也没有别人了。

    失望之下的两人,并没有急着离开顺天府,而是跑到旁边刑房看案宗去了。

    这份案宗是刑部那边刚派人送过来的,正是凶手拿走的“换头人凶杀案”抄录备份。

    此案发生在去年三月份儿,死者一男一女,男的乃是北城米商西门宏,女的是农家女子应小雪。

    米商西门宏薄有家资,应小雪普通人家女孩,父母双亡,没有兄弟姐妹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怎么看都没有什么联系,为什么会同时被杀呢?凶手杀人砍掉头颅,还把双方的人头调换过来,到底图什么?

    刑部、顺天府以及厂卫方面,从来没碰到过类似的案子,也就是说去年的换头案是第一起。

    凶手为什么要将人头调换过来?

    越是想下去,越是觉得脑袋疼,手持案宗,看了一遍又一遍,到底有什么地方自己没留意到?

    就在头晕眼花的时候,脑海中突然闪过什么,张戎猛地瞪大了眼。

    应小雪,未婚,非完璧之身.....

    “樊大人,应小雪当时是不是有婚约了?”

    “等等啊,我这就让人去问问”案宗上没有记载,樊修赞赶紧派人去问。

    其实打听这种事儿并不难,衙役到了应小雪家附近,稍微打听了一会儿,就把结果送到了樊修赞手中。

    不出张戎所料,应小雪果然是有婚约的,不过按照乡邻所说,此女应该属于跟人私定终身,至于男方是谁,大家倒不是太清楚。

    有婚约?但肯定不是西门宏,西门宏本身就有家室,而且,西门宏就算娶妾,也不可能娶应小雪这样的女子的,双方差距太大,要是随便玩玩,倒是有可能。

    未婚、非处、有婚约、换头.....

    樊修赞不知道张戎想到了什么,心里很是着急,“张老弟,你嘀嘀咕咕什么呢?有没有订婚,跟此案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关系,换头案之所以如此难破,说到底是因为我们搞不懂凶手为什么要杀人换头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樊修赞轻轻点了点头,“你现在想到凶手为何要换头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樊大人,在民间一直有句老话,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!”

    “什么老话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