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57章 被人鄙视的愤怒
    第157章被人鄙视的愤怒

    即使之前已经猜到了,可当事实在眼前发生后,依旧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一个人佯装十一年的残疾,这要何等的毅力?

    这个李航山,绝对是个疯子。

    “李航山,你果然是装的!”

    李航山双目寒光闪烁,此时他也反应过来了,刚才柳薰儿那一击,其实只是试探。没想到仅仅一个试探,自己就现了原形。

    “你们找李某,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张戎慢慢站起身,神色变得凝重起来,“李航山,本公子并不想知道你是谁,你以前杀过多少人,为什么要装残疾,也没兴趣。本公子就问一个问题,为什么杀陶伐云?”

    “哼,你凭什么说李某杀了陶伐云?就因为李某装残疾?”

    “能带着人头出入顺天府,除了你李航山,张某想不出第二个人来。将人头藏于大瓷罐中,然后双腿用力夹住瓷罐,顺天府都知道你双腿残疾,所以,你慢悠悠的夹着瓷罐进顺天府的,大家根本发现不了任何异常。还有就是,那件衣服.....”

    说罢,张戎伸手指着靠床榻的屏风,那里晾着一件黑色长袍,“如果张某没猜错,那件长袍应该是双面的,正反两面都可以穿,你当日就是穿着这件袍子杀的陶推官。当然,你可以继续狡辩,但你应该知道,刑部、顺天府有的是方法找出衣服上的血迹.....”

    李航山的眼睛不受控制的看向那件黑色长袍,他心里很清楚,张戎不是装腔作势。

    在顺天府待久了,平日里也与刑部以及锦衣卫打交道,自然见识到许多东西。

    刑部有着许多能人,他们有许多方法让洗去的血迹显现出来。失策,如果自己回来后烧掉这件长袍,就没这么多麻烦了。

    只能说自己太自信,以为没人能怀疑到自己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被人识破,李航山反而没那么多忌讳了,他双手下沉,只听咔嚓两声,双手小臂竟然探出两把寒光闪闪的利刃。

    利刃似锥子又像剑,表面还带着血槽,看到这怪异的武器,柳薰儿和唐嫣卿眉头深锁,眼中露出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唐嫣卿冷冷的望着李航山,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:“你是杀手曹柏雄?”

    曹柏雄?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苏瞻也不禁想了起来,之前曾经看过锦衣卫的通缉名单。

    杀手曹柏雄,绰号“双刃剑”,十几年来替各方势力杀了许多人,锦衣卫和东厂一直想要将曹柏雄缉捕归案,却毫无进展。

    不怪锦衣卫和东厂不用心,谁能想到一个杀手,会隐藏在顺天府呢?

    顺天府户房管事曹柏雄,十九岁中举,十一年来双腿残疾,任谁看到他也不会往杀手方面想。

    正所谓,大隐隐于朝,中隐隐于市,小隐隐于野。

    说李航山是杀手,谁信?

    如果不是碰到了张戎这个怪才,恐怕依旧没人会怀疑李航山。

    被人认出身份,李航山并不觉得意外,看着双臂上的利刃,这两把窄剑太过特殊,被人认出来一点都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曹某,呵呵,只要曹某想走,你觉得你们可以拦得住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试试!”

    唐嫣卿和柳薰儿上前两步,站在左右,将李航山夹在了中间,此时,柳薰儿转动长箫,抽出那把锋利的箫剑。

    李航山嘴角上翘,就在三人以为他要说些什么的时候,李航山突然抬手,人如猎豹一般朝着唐嫣卿撞去,手臂上的窄剑如同夺命毒蛇。

    唐嫣卿没想到李航山的速度会如此快,倒转剑柄,右脚猛地蹬了下旁边的桌子,借着这股力道,整个人往后退了几寸,堪堪躲过李航山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转眼间,李航山就和两位美女厮杀在一起,屋中刀光剑影,寒光闪烁,桌椅板凳被打的破破烂烂,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李航山左突右冲,眼里只有唐嫣卿和柳薰儿,根本没在意门后边的张戎。

    二钱兄脸色相当的难看.....

    你全神贯注的跟两个女人搏杀,却不把我一个大男人当回事儿。

    这就很尴尬了啊.....

    还别说,李航山真没把张戎当回事儿,从见面那一刻起,他就有了基本的判断,两个女人很扎手,那个张戎是只弱鸡。

    瞧瞧张戎那身板,一副文弱书生小白脸的样子,像是能打能杀的人?就张戎那点战斗力,一只泰迪冲上去都能把他日怀孕了。

    对于一只弱鸡,何必担心呢?

    奶奶个熊的,无视我,行,你特么等着。张戎也没急着参加混战,拉开门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李航山差点没笑出声来,自己独斗两位美女,真打起来之后,才发现这两个女人一个比一个难缠,尤其那个姓唐的,剑法飘逸,迅若闪电。斗了一炷香时间,李航山心里都开始打鼓了,要是不逃出去,今晚上铁定要栽。

    正犯愁呢,那个张二钱竟然把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逃跑的好机会,李航山卖个破绽,等着二女刺过来的时候,他猛地往前窜去。

    嘿嘿,两个愚蠢的女人,上当了吧?真以为我李航山是这么好抓的?

    可很快李航山心里就有些纳闷了,为什么这两女人不忙着追上来呢?

    稍微回过头,看到两个女人一脸轻松,毫无担忧之色,那个唐嫣卿最过分,竟然捡起剑鞘收回了长剑。

    这特么.....什么情况啊?

    李航山万分不解,可这个时候也来不及多想,还是先逃命要紧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不追,正好,只要我李航山能逃出去,咱们再慢慢算账。

    李航山速度真的很快,三两步就窜出了门口,当踏出门口那一刻,李航山笑了。

    可是李航山刚松口气,笑容就僵在了脸上,只看到眼前多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。

    然后.....

    Duang的一声,整个人就像撞在了一块大石头上,整张脸麻麻的,脑袋嗡嗡作响,鼻子嘴唇火辣辣的,渐渐变得湿润。

    伸手一摸,满手是血。

    被撞回屋子后,李航山傻愣愣的看着自己撞上的东西,此时,他整个人都快崩溃了.....

    这不是自己院里的大水缸么?而且水缸里还装满了水。

    谁能告诉我,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装满水的大水缸,足有三百多斤,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门口?

    难道?

    大水缸长了脚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