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58章 崩溃的杀手之心
    第158章崩溃的杀手之心

    李航山撞得头脑发胀,满肚子的问号,正犯晕呢,就看到大水缸开始挪动起来。

    这.....天哪,大水缸真长脚了......

    李航山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要扭曲了,大水缸怎么会长脚?

    以前听庙里的和尚讲故事,传说中有猫妖、狐狸精、羊精、狗精,从来没听说过缸精啊!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,李航山看到水缸下边果然有两只脚,这也太恐怖了.....

    吱吱.....沙沙......

    大水缸重新落地,很快绕出来一个人,看到这个人,李航山差点没蹲地上。

    这不是张戎么?这口大水缸是张戎搬过来的?

    这就是那个战斗力为渣渣,能被泰迪日怀孕的人?一想到自己之前还鄙视张戎,李航山的心就有种碎掉的感觉。

    以为张戎长得文文弱弱的,肯定是只弱鸡,结果这家伙把面具一摘,真面目居然是个恐怖的大魔王。

    张戎也不废话,重新抱起大水缸,随后Duang的一声放在了门口,大水缸真的很大,直接把房门堵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拍拍手,很解气的冲李航山露出一丝春天般的微笑。

    嘿嘿,我让你跑,现在看你怎么跑,敢瞧不起我贱圣大魔王,肯定要付出代价的。

    其实吧,张戎真要是加入战团,配合两位美女姐姐,三个人很快就能干掉李航山。

    可张戎是个有脾气的人,敢瞧不起大魔王,哼,我不打死你,我恶心死你。

    李航山头皮发麻,脑门上冷汗直流,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你既然这么牛叉,直接冲上来打不就行了,非得弄个大水缸过来。

    这是个人?这特么就不是人,肯定是某座火山口喷出来的怪胎。

    “你.....刚才是故意开门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要是不帮你开门,你能跑的出来?你不跑出来,怎么往水缸上撞?本公子是个讲究人,既然要安排,就要把你安排的明明白白的!”

    张戎抱着膀子,右脚不断点着地面,看上去悠闲自在。嘿,要不是迷死神太难配,舍不得用在你身上,就你李航山这样的人,早趴地上装死狗了。

    李航山抹了把脸上的鲜血,眼珠子喷出阵阵寒光,这辈子就没见过如此贱的人。

    能打不打,非得恶心人。

    李航山决定了,既然逃不掉,那就狠狠地咬这个贱人一口,这次,他靠着双刃剑,直扑张戎。

    眼看着双刃剑就要刺中了,却见张戎伸手从水缸里捞出什么东西,直接将那东西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叮当一声,火星四溅,张戎猛地往前一推,李航山就感觉到一股巨力轰来,用来固定双刃剑的护臂绑绳竟然被绷断了,两把窄剑也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如此还不算完,张戎冲势不减,抱着怀里的东西,继续往前撞,撞断护臂绑绳,直接撞李航山的拳头。

    变故来的太突然,李航山根本没想到护臂窄剑会被撞掉,微微有些愣神,也就没来得及收手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,李航山那颗强大的心脏当时就凉了半截.....

    手腕折了.....

    那种钻心的疼痛,即使李航山内心坚韧,也忍不住惨叫一声。

    两把护臂窄剑掉在地上,右手手腕也折了,这下算是彻底失去了反抗力。

    坐在地上,左手扶着右手手腕,额头满是冷汗,突兀着眼睛,除了震惊还是震惊.....

    终于看清楚了张戎手里的东西,那是一块石板,李航山认识这块石板,这不是自己用来扑台阶的石板么?

    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胎?

    把大水缸扛过来也就算了,怎么还把地上的石板起出来了?

    你这是来拆家的吧?

    张戎可不会对李航山产生什么同情心,伸出手直接将李航山放到了桌子底下。

    “好了,李航山,现在咱们可以好好谈谈了。”

    李航山脸色惨白,眼下这个情况,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就是不想谈也不行啊。

    接下来,张戎问了很多问题,李航山还算配合。

    根据李航山的供述,去年的换头案确实是李航山所为。

    李航山是个杀手,时刻保持着警惕性,很难相信什么人,可偏偏看上了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有时候人生就是爱开玩笑,男女之间的感觉更是说不清道不明,李航山定性不差,可是看到应小雪,就会有一种特殊的感觉。

    爱情,就这样来了,李航山有了想要安稳下来的心思。

    李航山想安稳,但老天爷却不想,就在私下订婚后不久,李航山发现应小雪竟然暗中与那府上西门宏偷情。

    一怒之下,李航山再次尽了杀手本分,只是这一次,他不是简简单单的杀人,而是将两个人的头颅调换了。

    不洁之人,该死。

    可惜,没人能看懂其中的意思,刑部方面一直以为凶手乃是一个脑袋有病的变态。

    其实那个时候,李航山很生气。

    我的意思表达的很明白了啊,你们怎么还看不明白呢?生气归生气,李航山总不能自己跳出来阐述一下凶手思想理念吧?

    当然,李航山杀过很多人,至于杀了多少人,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张戎对应小雪以及李航山的杀手经历不感兴趣,他沉着眉头,神情严肃的问道:“说说陶伐云吧,为什么杀他?也和应小雪的情况一样?”

    李航山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,那女人是城郊病死的崔寡妇,有人将她送了过来,我便用铡刀砍下了她的头。陶伐云?其实,他并没有惹到我,至于为什么换头,是因为付钱的人刻意要求的,对方想把衙门的注意力引到去年的换头案上来!”

    “对方为什么要杀陶伐云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一个杀手,我只需要知道该杀什么人,至于为什么杀,从来不会去想,也不会多问。”

    张戎颇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,他看得出来,李航山并没有撒谎。

    “是谁付钱雇佣的你?这个你肯定心里有数吧?”柳薰儿手持箫剑,点了点李航山的脑袋。

    听到柳薰儿所问,李航山的脸色突然变得很复杂,眼神中也透出浓浓的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转眼间,李航山瞪着眼睛,仿佛看到了恶鬼一般,整个人打起了哆嗦。

    张戎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李航山手腕折断,被箫剑指着脖子,都没如此害怕。

    现在只是问到花钱买凶之人,他就已经开始浑身打哆嗦。

    李航山可是一个不在意生死的杀手,可还是害怕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对方到底是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