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59章 增寿寺
    第159章增寿寺

    李航山紧闭嘴巴,一言不发,整个人如筛糠一般。

    看他如此,唐嫣卿心里有些不耐烦,拿着剑鞘戳了一下,“问你话呢,赶紧说,到底是谁买凶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你们最好不要问,我不会说的.....我是不会说的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话,李航山缩着脖子,蜷起双腿,这一刻,他不是胆大包天的杀手,而是一个脆弱不堪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张戎眉头皱的紧紧的,后脑勺头发丝儿都有些愣神,到底是谁?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威力,竟然将一个杀手吓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伸手拍拍李航山的肩膀,张戎摇头叹了口气,似乎有些理解李航山。

    “哎,看来对方的背景很深厚啊,竟然把你吓成这幅样子,不过,你怕他,就不怕我么?”抬起手,用力拍了拍李航山的脸,“你怕他,不怕我,这让本公子很伤心。你可能还是不太了解本公子,没关系,本公子跟你好好说道说道。”

    “李航山,你知道一种叫做‘黄蜂炮’的戏法么?话说将人埋在土里,露出半个脑袋,把头发剃干净,在最上方刮下一块头皮来,然后撒上蜂蜜。这个时候呢,找一窝蚂蚁,蚂蚁见了蜂蜜,一定会迫不及待的扑上去,于是,一群蚂蚁在头顶爬呀爬.....爬呀爬.....”

    听着张戎阴森邪恶的声音,李航山哆嗦的更厉害了,只是听着,就感觉到有上万只蚂蚁在头顶爬,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    割了头皮,撒上蜂蜜,然后放上一群蚂蚁,那是什么样感觉?听说过万蚁噬心,这头顶开瓢撒蜂蜜,比万蚁噬心还恐怖啊。

    李航山不怕死,可是他怕生不如死!

    恰在此时,柳薰儿蹲下身,深感兴趣的问道:“那最后呢?”

    “最后啊,由于身子被埋在土里,压力太大,再加上蚂蚁爬呀爬的,气血往上冲,久而久之,就听到砰地一声.....脑浆.....血什么的就像炮竹一样炸开....”

    想象着脑浆迸裂的画面,别说李航山了,就连唐嫣卿的脸色都变得有些惨白,心里直犯恶心。

    这个张二钱,到底从哪知道这么多酷刑?

    上次碰到贾吕树的时候,阐述了一种叫做“干自己”的刑罚,现在又整出一个“黄蜂炮”,张二钱到底有多邪恶?

    极端恐惧之下,李航山蜷缩在桌子底下,不断摇头晃脑,口中说着混乱不清的话,似乎是被吓傻了。

    “不.....不要黄蜂炮.....我.....我不能说.....不能说......”

    李航山突然抬起头,两只眼睛布满血丝,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左手推开面前的张戎,整个人猛地向前窜去。

    由于李航山一身是伤,毫无威胁,所以三人心里就放松了戒备,不查之下,张戎被推了个趔趄。

    唐嫣卿黛眉微蹙,目光清冷,李航山要做什么?以眼下的情况,他难道还想逃?

    砰.....

    李航山没有逃,他就像一头下山猛虎,用尽全身力气撞在了大水缸上。

    那骨骼碎裂,清晰地撞击声,搞得张戎三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一撞,用出了全身的力气,水缸上留下殷红的血迹,地上李航山也是脑浆迸裂。

    唐嫣卿走过去探了探鼻息,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.....

    李航山自杀了,头撞大水缸,脑浆迸裂,死得透透的。

    张戎有些失望的扶着桌面,好不容易抓住的线索,就这样断掉了。那幕后之人到底是谁?李航山宁愿自杀,也不愿说出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此时,屋中三人心里全都感受到了一丝寒意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大家心里有数,只是谁也没有明说。

    陶伐云被杀,再到李航山以诡异的方式自杀,一切都说明了一件事,张戎的身份绝对不简单。

    如果继续追查下去,最终结果如何,谁也无法保证,或许他们也会像陶伐云一样,成为敛房里的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张戎收拾好心情,握紧了双拳。

    陶伐云死了,李航山死了。

    所有接触到这件事情的人,相继死亡,这是恐吓么?

    张戎很怕,可既然决定查下去,就已经没了回头路,就算自己放弃追查真相,那隐藏于幕后的人又会放过他张某人么?

    呵呵,如果自己不是待在八方酒楼,或许,对方早对他张某人下杀手了吧。

    八方酒楼就在刑部对面,守着三司衙门,李熙月同样身份尊贵,对方做事情的时候不得不投鼠忌器。

    可就算如此,八方酒楼又能保他张二钱多久呢?

    当初调查稻草人案的时候,张戎就有一种隐隐的不安,一定是自己去贡院调查的时候,引起了对方的注意。

    李航山已死,线索断掉,张戎挪开大水缸,三人将这处宅院搜了个底朝天,除了搜出几百两银子,毫无所获。

    丑时,刑部就派人来到了院中,张戎跟樊修赞交待了一下事情始末,便领着两位美女姐姐返回了八方酒楼。

    以前,干掉一个朝廷通缉的杀手,得到一笔赏银,张戎都会高兴地眉开眼笑,唯有这次,他一点都开心不起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刚到辰时,四郎就来到了八方酒楼。

    往日,四郎都是不到巳时不进门,今日竟然如此早。进了门之后,四郎将一块土黄色的小木牌扔到了张戎旁边。

    张戎正跟三位美女吃早饭呢,看四郎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,只好放下碗筷,将小木牌子捏了起来。

    木牌上刻着一个古怪的符号,看了半天,张戎也没看出这木牌有什么用,“四郎兄,这是何物?”

    “这是增寿寺的号牌,今天惠明大师会在大雄宝殿讲禅,你拿着此牌就可以进殿听大师宣讲佛法。你也别一副见了鬼的表情,听说增寿寺很灵验的,你去听听又何妨,若能增加阳寿,少些血光之灾,也能多活上几年不是?”

    四郎找了个空碗自顾自的盛了一碗粥,为了弄到这块木牌子,可是费了不少事,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。

    张戎将木牌收起来,无比真诚的笑了笑,“四郎兄,谢谢你的好意了,一会儿我便去一趟增寿寺。”

    莫看四郎说的轻松,但张戎知道,想拿到这块牌子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增寿寺,顾名思义,求寿命者最为灵光之地,而惠明大师也是大云朝有名的得道高僧,每逢他讲禅,大雄宝殿座无虚席,可以说是一席难求。

    这块木牌子,就相当于后世的“专家号”。

    四郎喝口粥,眯着眼不咸不淡的说道:“别忙着谢,郭某是怕你死的太快,你要是死了,郭某平日里都找不到人骂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四郎好傲娇,敢情你就是为了骂人练嘴炮啊?

    得了,张戎懒得戳穿四郎的虚假面孔。

    吃了早饭,张戎便带着两位美女姐姐来到了菜市街,不是二钱兄太胆小,实在是危险重重啊,出门在外不带着两个女保镖,真怕会被人弄死在外边。

    菜市大街宣北坊,这里道观寺庙众多,不仅有着增寿寺、大报国慈仁寺这样香火鼎盛的寺庙,同样也有着玉虚观这样的道观。

    沿着长街往西走去,朝增寿寺门口望了一眼,张戎猛地刹住了脚。

    此时,增寿寺门口站着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,此人相貌冷酷,气势不凡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人,二钱兄当即就有点怂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怎么也来了增寿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