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60章 心不动人不妄动
    第160章心不动人不妄动

    这不是八太保张敬暟么?

    自从那日见到八太保在德通赌坊大展神威之后,张戎就彻底服气了,总之,没事儿别惹八太保。

    看到张敬暟后,别说张戎了,就连唐嫣卿和柳薰儿也是一脸的惊惧。

    八太保勇猛不凡,随英国公出征瓦剌的时候,杀人无数,一身罪业。要说八太保信佛,那不是扯犊子么?

    八太保明明不信佛,跑到增寿寺干嘛?

    三个人小心翼翼的溜着墙边走,生怕惹到张敬暟。

    张敬暟抱着膀子靠在门口一侧,眼皮抬了抬,就觉得这个年轻人有点眼熟,“张戎?”

    “......呵呵,没想到八太保还记得晚辈啊”张戎心头一紧,赶紧拱手施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我记性很好!”张敬暟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等着离门口远了,三个人才长长的松了口气,八太保忒吓人了,不仅脸色冷傲,说话也是惜字如金。

    扭头看了看门口,张敬暟依旧无精打采的靠在墙壁上,并没有进寺听禅的意思。

    八太保真是个怪人,你不听禅法,跑增寿寺干嘛?替增寿寺守大门?

    进了增寿寺之后,三人直接前往大雄宝殿,此时,大雄宝殿周围已经是人满为患,附近还有知客僧维持秩序。张戎将牌子拿出来,知客僧接过号牌,便请三人进了大殿。

    一入大雄宝殿,梵音袅袅,充满了淡淡的檀香味。

    其实张戎三人对禅法真的没什么研究,今日来增寿寺,最主要是想散散心。毕竟,四郎弄来号牌,也是费了一番心思的。

    巳时一刻,金佛之下一位白眉修长的老僧蹲坐于软垫之上,老僧宝相庄严,气度不凡,沧桑中布满了睿智。

    大雄宝殿中已经坐满了人,而张戎三人则坐在了后边最角落的地方。

    香客们一脸虔诚,惠明大师敲了几下木鱼,语声扩散开来,犹如天外梵音。

    惠明大师讲述着一段段佛法禅理,张戎听得一知半解,云里雾里,可即使是听不懂。听着惠明大师的声音,那颗浮躁的心竟然满满变得祥和。

    “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心不动,人不妄动,不动则不伤。”

    “如心动则人妄动,伤其身痛其骨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,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心动则物动,心静则物静。”

    “一念愚即般若绝,一念智即般若生。”

    “以物物物,则物可物;以物物非物,则物非物。”

    “物不得名之功,名不得物之实,名物不实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随着惠明大师蕴含佛理的禅音,张戎的内心变得越来越平静,脑海中闪过一丝清明。

    心不动,人不妄动,不动则不伤。

    这些天自己变得烦躁不安,脑海中毫无头绪,不知道该如何继续查下去。乱了,所有的一切都乱了,思维不再清晰,一切根源,是因为心不再安静。

    心不宁,则无法静心思考,也会忽略许多的事物。

    如果今天不是听惠明大师一番禅语,恐怕依旧感受不到自己的问题。今日,这一趟增寿寺,来对了。

    阳光透过窗口照进来,洒在张戎的身上,似万道佛光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终于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自己执着于谁杀了陶伐云,渐渐的忽略了对方为什么要杀陶伐云。

    李航山为什么要拿走换头案案宗?这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做法,之前自己就留意到了这个问题,可后来反而把这个问题给忽略掉了。

    李航山虽然解释过,说是要将注意力引到换头案上来,但李航山知道的,未必就是对的,那幕后之人会把自己真正的意图告诉李航山?

    陶伐云一定做了什么或者发现了什么,这才逼得对方在顺天府杀人。

    仅仅是为了阻止自己和陶伐云见面?这种可能性很小。

    如果陶伐云什么都不知道,一点威胁都没有,对方又何必冒险在顺天府杀人?

    在陶伐云身上,一定有线索的,如果在推官司房找不到线索,那陶伐云的住处呢?

    张戎有些哭笑的摇了摇头,自己是真的心不静了,查了推官司房,却忘了查陶伐云的住处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的讲禅结束,惠明大师宣一声佛号,便离开了大雄宝殿。香客们也慢慢离开大雄宝殿,张戎蹙着眉头,跟在人群后方,脑子里想的全都是陶伐云的事情。

    沿着台阶慢慢走着,刚刚走下台阶,却听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抬起头,就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位中年美妇,她一身淡粉色纱衫,长发挽起,插着些头饰,那头饰一看就是贵重之物。美妇眉若远黛,浑身散发着一种贵雅之气。

    此时,美妇掩着嘴,眸中布满了惊讶之色,愣愣的看着张戎。

    像,真的是太像了。

    张戎挠挠头,朝中年美妇走过去,拱手施了一礼,“这位夫人,你何故惊讶,可是认得我?”

    “你.....你是....”中年美妇似乎想起了什么,轻轻地摇了摇头,“不认得,只是觉得公子像极了某位亲人,这才惊呼出声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夫人是不是觉得我像极了已故定远侯?很多人都这么说,但我跟他真没什么关系.....”

    张戎说话的时候,一脸的可惜,夫人,其实我很想给柳侯爷当亲儿子的,可惜,柳承烈死得太早,他要晚死个四五年,我还能冒充下私生子。

    中年美妇微有些惊奇,轻声问道:“哦,不知谁也这么觉得?”

    “刑部尚书白老头!”

    “白老?”中年美妇掩嘴轻笑,这个年轻人倒是有趣,竟然敢直呼白昂为白老头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一看到这个年轻人,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。

    渐渐地,中年美妇淡淡的笑容里浮现出一丝伤感,如果那可怜的儿子能活下来,也和眼前这位公子一般大了吧。如果,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自己的儿子,那该多好?

    可惜,这是不可能的,当年儿子可是在自己怀里死去的.....

    直到今天,依旧忘不掉那种刻骨铭心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好生有趣,不知公子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夫人叫我张戎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张戎?”

    中年美妇笑着点了点头,她有心与张戎好好聊聊天,可是张戎因为心里有事情,寒暄几句,便匆匆忙忙的走了。

    其实,见到中年美妇后,张戎心中也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。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本公子的亲娘?

    这想法一冒出来,张戎就直接否掉了,开什么玩笑,哪有亲娘不认识亲儿子的?

    离开增寿寺之后,张戎领着两位美女来到了陶伐云的住处。

    推开屋门,房中陈设很简单却又不失风雅。

    唐嫣卿和柳薰儿漫无目的的查看着整个房间,张戎则坐在书案前,细细的翻阅着桌上纸张与书籍。

    张戎耐心的翻阅着,至于已经翻了几本书,他也记不太清楚了。

    一本《论语》,普通的不能再普通,拿起书随手翻阅,书页翻动,竟然从书中掉落一张纸条。

    捏起纸条,上边写着四个字。

    看到这四个字,张戎眉头紧锁,似有感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