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61章 女王的心
    第161章女王的心

    双鹤书院?

    双鹤书院坐落于京城南郊的通州县,书院规模很小,影响力自然跟顺天书院、太极书院没法比。

    不过,双鹤书院几十年来也出过两名进士,在北直隶也是小有名气。至少,京城百姓们大都知道双鹤书院的。

    双鹤书院,不是什么秘密,为何会小心翼翼的夹在《论语》中?

    张戎大拇指轻轻划着纸片表面,心中有一种感觉,或许,这张纸条才是陶伐云真正的死因。

    午时,三人回到了八方酒楼,虽然不断忙碌着,脑袋里想的却全是双鹤书院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忙碌的晌午,随着对面金香楼的生意越来越惨淡,八方酒楼的生意却是越来越好。午时和晚上客人非常多,大厅里的座位完全不够用,所以李熙月最近也在琢磨着将二楼装修一下。

    有时候张戎真的搞不懂李熙月是怎么想的,二楼那么好的地方,稍微装修整理一下,就能隔出十几间包房来,可是李大小姐却用二楼的房间装杂物。

    显然,二楼装修的事情,旁人也插不上手,李熙月一定要亲自负责。

    前厅柜台,三贱客闲来无事,凑在一起嗑瓜子。

    四郎翘着二郎腿,靠在墙壁上,全然没有风流才子的样,“小能啊,你到底咋想的,为什么你就这么确信养猪一定能发家致富?”

    刘小能抓起一把瓜子,很认真的说道:“锅哥,你不懂啊,猪,一身是宝啊。”

    “噗”四郎嘴巴一张,直接把瓜子仁吐了出来,“一身是宝?小能,莫逗我!”

    “锅哥,我说的可是真的,猪蹄猪脸猪耳朵可以做成酱肉,其他地方的肉虽然肥,但也可以吃。猪心猪肺什么的可以做猪杂汤,猪血可以炒菜,猪油也可以做调料,猪皮可以做衣服。那个....猪粪还以撒在地里做肥料.....”

    刘小能一本正经的说着那一套养猪理想,听得四郎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猪粪.....猪下水......

    看看手里的瓜子,四郎竟然一点食欲都没有了,“哼,那也不叫一身是宝,猪毛呢?猪毛没啥用啊!”

    这时旁边一直不说话的张戎插了一句,“孤陋寡闻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四郎扭过脸,没好气的挑了挑眉毛,“你倒是说说,猪毛能干嘛?”

    “猪鬃可以做毛刷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这特么也行?

    四郎很想反驳一下这一对师兄弟,却不知道该说啥,哼,要是你们养猪能发家致富,郭某人就......

    仔细想想,还是别发誓了,张二钱就是个怪胎,万一真发家致富了呢?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澄清坊,齐王府。

    妖艳勾人的君莫舞懒懒散散的靠在柱子上,一条红色丝带束着小蛮腰,那对丰胸巍颤颤的,似乎要裂衣而出。

    司听风蹙着黛眉,伸出一根纤纤玉指,恶狠狠地在君莫舞胸口按了按。

    “你这里这么大,走起路来方便吗?”

    “听风,你这是嫉妒!”君莫舞脸色微红,眨了眨醉人的桃花眼。

    姬如雨没好气的瞥了君莫舞一眼,“你这浪蹄子,勾搭男人也就算了,怎么连听风都要勾搭?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司听风那张俊秀的脸庞立马就红了,君莫舞却是毫无羞色,右手一甩,闪电般摸了把姬如雨的屁股,“啧啧,手感不错,如雨想男人了?”

    “无耻妖女!”

    “你是嫉妒!”

    就在三女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,房门一开,一身士子长袍的凌清雪慢悠悠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凌清雪的装扮,司听风松开君莫舞作怪的手,小声问道:“女王,这是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去吃饭,八方酒楼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三女面面相觑,女王这是去吃饭呢,还是去见张二钱呢?

    张二钱那个死贱人,到底哪里好,怎么让女王念念不忘的?

    司听风紧蹙着眉头,全无喜色,女王竟然对张二钱如此上心,这不是什么好事儿啊。

    坐在女王的位置上,享受风光的同时,同样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。

    尤其是婚姻大事,不能全凭喜好的。

    当然,以女王的聪慧,肯定知道事情轻重缓急,就算心里有张二钱,也不会真的做什么。可是,接触的越多,心里的负担就越多,以后不是更痛苦么?

    看到凌清雪已经向前走去,优雅的脚步踩着松软的樱花瓣,司听风快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殿下,东府那边可一直在催促着你跟小公爷的事情呢,你还经常跟张二钱接触,是不是有些.....”

    “有些不妥吗?”凌清雪抬起手,折断一根树枝,枝条上几朵樱花美丽而不艳俗。渐渐地,脸上的笑容慢慢隐去,脸色瞬间就寒了下来,“听风,本王如何做事,什么时候轮到你管了?”

    司听风心中一慌,后退两步,赶紧低下了头,“殿下息怒,婢子不敢!”

    看着身后三女,凌清雪目光清冷,全身散发着强大的威势。

    “莫舞、如雨,你们也是这么想的,对吗?齐王府和东府确实是有约定,可你们记住,至少现在东府是东府,齐王府还是齐王府,本王做什么事情,难道还要看东府的脸色?以后,再见到东府的人,什么事该做,什么事不该做,你们心里要有数....”

    司听风、君莫舞以及姬如雨背脊生寒。

    因为跟女王从小长到大,感情比较深,但同样,也因为常年生活在一起,对女王也有着足够的了解。

    女王倾城绝艳,看似柔弱,可她真要做什么事情的时候,却是杀伐决断,不输男儿。

    三女诚惶诚恐,拱手道,“女王息怒,以后婢子们再也不会理会东府那边。”

    凌清雪轻轻点了点头,纤手滑过枝条,几片花瓣纷纷落下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与本王一起长大,名为主仆,实则姐妹,我不希望你们被人利用,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”转过身,优雅的步伐继续往前走去,走得很慢却很坚定,“我不想看到有一天,手中的剑会对准你们之中的某一个人,刺中你们,本王的心也会痛.....”

    三女神情惶恐,思索着女王语重心长的话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来到八方酒楼后,听四郎嘀咕几句,才知道张戎竟然不在,好像是去双鹤书院了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见不到那个贱人,女王心中有点淡淡的失落。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