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62章 我的名字叫什么
    第162章我的名字叫什么

    虽是酉时初,但天边依旧残阳夕照,落日的余晖洒满天际,如一片血色海洋。

    站在双鹤书院门口,看着那古朴而优雅的牌匾,竟有种既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。

    酉时,书院早已下课,看上去有些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沿着青石小路往前走去,看到尽头有一名蓝袍学子正慢悠悠的走过来,张戎赶紧迎上去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“这位兄台,跟你打听一下,董教谕住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董教谕啊,他就在.....”

    那名学子抬着手往后指了指,可是看到张戎的长相后,脸色立马变得铁青,眼中满是惊惧之色,后边的话就像卡在了嗓子眼里。

    蓝袍学子往后一个踉跄,便跌在了地上,他双腿蹬着地,不断往后挪动。

    “鬼.....鬼啊.....”

    一声刺耳的惨叫刺破耳膜,传遍整个书院。

    鬼?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蓝袍学子,张戎那张脸变得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自己的长相,虽然不算什么貌似潘安,但至少也算过得去吧,可是被人指着鼻子叫“鬼”,这就很伤心了啊。

    张戎跑上两步,猫着腰去抓蓝袍学子,对方却浑身打个哆嗦,如触电一般叫起来,“鬼啊.....你别碰我.....”

    蓝袍学子嗓门特别大,叫的人心烦意乱的,唐嫣卿最是听不得这种鬼叫,抬手照着那人的脸就是两巴掌。

    “啪.....啪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叫?你仔细看看,他是鬼吗?”

    被唐嫣卿狠狠地扇了两巴掌,蓝袍学子也不敢乱叫了,看着眼前的张戎,他吞吞口水颤巍巍的伸出手。

    摸摸脸蛋,咦,软软的,有温度,别说,手感还不错,于是,再摸摸.....

    “哎,兄台,你摸够了没有?”张戎黑着脸,打掉了蓝袍学子的手,摸两下就行了,你还又捏又摸的,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俩有什么亲密关系呢。

    蓝袍学子挠挠头,脸色正常了一些,“怎么不是鬼呢?”

    蓝袍学子嘀嘀咕咕,有点神经兮兮的,不过可以断定一点,蓝袍学子是认识张戎的。

    柳薰儿拿着碧玉长箫戳了戳蓝袍学子的胸口,“喂,你认识这个人,对吗?”

    “认识啊,他不是陶渊明么?可是.....之前听说他家出了事儿,死了啊......”

    陶渊明?

    张戎三人顿时就懵逼了,唐嫣卿和柳薰儿歪着头,上下打量一番。啧啧,张二钱的真名竟然叫陶渊明,这简直是玷污陶渊明三个字啊。

    张戎蹲下身,指了指自己的鼻子,“兄台,我叫陶渊明?真的假的啊?”

    “哎,我说陶兄,你装鬼吓我也就算了,怎么还装个没完了?你自己叫什么,你自己不清楚啊?”

    蓝袍学子拍拍屁股站起身,还报了下名号。

    “两位姑娘,小生县学秀才童秀基,熟悉的人都叫我一声大基,你们若不嫌弃,也叫我大基吧!”

    二位美女还没回话呢,张戎黑着脸挡在了童秀基面前,“叫什么大基?我看还是叫小基吧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童秀基顿时就无语了,我好歹也快三十了,你们叫我小基,过分了呀。

    什么大基小基的?唐嫣卿和柳薰儿听着怪怪的,尤其是张戎那一脸愤怒的表情,不就是个称呼么?

    聊了两句后,童秀基才知道张戎竟然失忆了,不过他对张戎的具体情况也不是太了解,便带着张戎一行人往董教谕的住处走去。

    通过童秀基的叙述,张戎对自己的身世也算有了些了解。

    陶方,字渊明,通州县学子,去年考中顺天府举人,今年双鹤书院唯二的会试考生。

    董教谕就住在书院东北角,当童秀基带着张戎出现在小院子里后,差点没把董教谕给吓死,好在有童秀基在一旁解释一番。

    确定眼前这位不是鬼之后,董教谕不禁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看到董教谕满脸悲伤,痛哭流涕的样子,张戎有些懵了。我姓陶,你姓董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爹呢。

    童秀基小声嘀咕一番,说了些以前的事情,张戎这才明白董教谕为何会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张戎,不,应该说是陶方,自从进入县学之后,一路过童试中秀才。董教谕对陶方可以说是喜爱有加,陶方平日里也经常惹是生非,但老先生一直不忍责罚,好多学院学子都说陶渊明乃是董教谕的亲孙子,搞得两名训导也是颇有微词。

    陶方也争气,去年第一次乡试,便考中了举人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自己喜爱的学生死而复生,自然是高兴地,等心情平复之后,董教谕脸上也不禁浮现出一丝愁色。

    这个学生竟然失忆了,怪不得他明明活着,却这么久都没来双鹤书院。

    “渊明,老夫一直以为这次会试你能为我双鹤书院再添一位进士名额的,可是....考完第三场后,老夫却再也没能见到你!”

    “让教谕费心了,学生....其实并没有考第三场!”

    “第三场不是你考的?”董教谕大吃一惊,双鹤书院这边并没有接到陶方缺考的消息啊,到底是什么人,竟然能安排人冒名替考?

    “老教谕,学生这次来,就是想知道自己的身世,我....我想回家看看!”

    “家?”董教谕眉头深锁,面露苦色,想说什么,却又欲言又止,“渊明,你难道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么?”

    张戎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哎”董教谕叹口气,有些不忍心道,“渊明,你家住百花山桃花源村,只是.....今年会试的时候,一股山匪袭击了村子,听说....桃花源村被杀的鸡犬不留.....”

    虽然早有心理准备,可听到董教谕亲口说出,张戎还是忍不住会伤心,会愤怒。

    自己被人袭击,失去记忆,桃花源村也被人灭的鸡犬不留,那个小小的桃花源村,到底藏着什么秘密?

    夜色彻底暗下来后,张戎便拜别董教谕。

    “老先生,学生现在就住在理刑街八方酒楼,若有什么事儿,可派人告诉学生一声!”

    “渊明,你不回书院了么?”

    “书院?”张戎苦笑着摇了摇头,“发生这么多事,学生还能安心当个学子么?”

    董教谕脸色纠结,直叹可惜。

    是啊,发生那么多事情,还能继续读书么?陶渊明已经不是原来的陶渊明,他再也回不到从前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星夜无月,清风徐徐,行走在黑暗的街道上,心情越来越沉重。

    桃花源村,是必须要去的。

    那里又有什么样的秘密等待着自己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