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63章 重归家乡无故人
    第163章重归家乡无故人

    次日,张戎早早地来到了刑部,一方面催促下杀手李航山的赏银,另一方面是找樊修赞帮个忙。

    如今樊修赞已经从刑部主事,升职为刑部郎中,可谓是意气风发,前途无量。

    张戎一直觉得樊修赞这个官名不咋样,见了面就喊“樊郎中”,不知道的还以为樊修赞是个看病的呢。

    推开樊修赞办公的屋门,熟门熟路的走了进去,“樊郎中,小弟心有微恙,可否帮忙开几服药?”

    整个司房内,从管事到吏员,足有十几个人,听到张戎这话,一帮子人全都绷着脸,想笑不敢笑。

    樊修赞脑门上三道黑线,气不打出一出来,“说过多少次了,不要喊郎中.....”

    “可你就是郎中啊!”

    “张老弟,你可饶了我吧,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说说吧,到底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樊修赞现在就想赶紧把张戎打发走,让他在这里呆着,一会儿还不知道说出啥话呢。

    “樊大人,你帮小弟把桃花源村的案宗弄来,可好?”

    樊修赞眉头一皱,想也未想,低声哼道,“不好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张戎瞪着眼,双手拍了拍桌面,“你我既是朋友,又是同僚,这点小忙,真的不帮?”

    “朝廷有朝廷的规矩,顺天府那边没将案子转到刑部,刑部怎么好强行索取?”

    规矩?哼哼,都是借口,不想帮忙就直说,扯这么多犊子干嘛?刑部真要是接手顺天府的案子,顺天府高兴来不及呢。

    “真不帮忙?我可是刑部捕头!”

    樊修赞嘴角一咧,脸皮子抽了抽,“就算你是捕头又怎样?我还是刑部郎....啊刑部五品大员呢,该守的规矩还得守!”

    “我为刑部流过汗!”

    “此事真的不行啊,顺天府那边还是很看重这个案子的!”

    “我为刑部立过功!”

    樊修赞脸都黑了,抓毛笔的手一直在哆嗦,“咱们刑部总不能以势压人啊,强行索要,这不是抢顺天府的功劳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为刑部流过血!”

    手里的毛笔啪的一下掉在了桌子上,樊修赞瞪着眼,差点没被气疯了,“你什么时候为刑部流过血?”

    “跟李航山打斗的时候,胳膊受了很严重的伤,不信,你看看”张戎撸起袖子,将左胳膊往前伸了伸,嘴上说个不停,“我对朝廷可是忠心耿耿,轻伤不下火线,重伤还在奋战。你瞧瞧我这伤......”

    轻伤不下火线

    重伤还在奋战

    神特么的伤,樊修赞嘴角一抽一抽的,就擦破了点皮,这也叫伤?这也叫为刑部流过血?

    “不行,你这也叫流过血?”

    “咋?鄙视人啊?樊郎中,你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么?工作不分贵贱,努力就值得尊重,血少怎么了?一碗血叫流血,一滴血就不叫流血了?”

    “张老弟,为兄是不是没法跟你谈了?”樊修赞撑着桌面,脑袋往前一顶,要是能打得过张戎,现在就开打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法谈?咱们之前逛西市烟花柳巷的时候,谈的不是挺.....”

    嘎!樊修赞双手一软,差点没趴桌子上。张二钱啊张二钱,你这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,良心不疼么?

    樊某人什么时候跟你逛过烟花柳巷?什么时候......

    “张老弟,你啥也别说了,为兄帮你这个忙!”

    “哎,早这样多好?”张戎拉张椅子,直接坐在了书案旁边,大有不见到案宗不走人的架势。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巳时未过,张戎就拿着案宗蹦蹦跳跳的离开了刑部。

    蹦蹦跳跳?那不成兔子了?对,二钱兄就是一路蹦蹦跳跳,像只兔子一样离开的刑部。

    樊修赞都快哭了,白老尚书,这就是你无比看好的年轻俊杰?屁的年轻俊杰,这是一只流氓兔。

    桃花源村,地处百花山深处,这是一个很小的村子,全村只有六户人家。根据案宗记载,二月十六夜里,盘踞在燕山北部的山匪“黑神鸟”袭击了村子,将整个村子杀了个鸡犬不留,临走时,山匪还放了一把火,将整个桃花源村烧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黑神鸟山匪,六年前出现在燕山北部,黑神鸟内部全都是些穷凶极恶之徒,这群人贪婪成性,杀人无数,很快就成了燕山一带最强横的山匪组织。

    这股山匪的头领真名叫什么,没人知道,只知道此人天生大光头,头顶纹着一只黑色神鸟,大家便将这股山匪成为“黑神鸟”。

    燕山北部距离百花山足有五十里地,桃花源村位于百花山深处,村民以种桃树以及打猎为生,并不是什么富裕的村寨,黑神鸟为何会跑到桃花源村烧杀抢掠?

    午时过后,张戎收拾好行囊,踏上了前往百花山的路,这次不仅带着两位美女保镖,也带上了任性兄弟。

    一行五个人,走的并不是太快,眼看着申时就要过去,一行人才赶到百花山。

    夏末初秋的季节,踏着晚霞,看着宁静的百花山,远处一簇簇蓝色野花在风中飘摇,暗香盈袖,芬芳夜未央。

    沿着山路往深处走去,约有半个时辰,便走进一片桃林,这个秋风酝酿的季节,桃花早已凋谢,枝头结满了熟透的桃子。一片桃林,一片心情,纤陌纵横,回归乡土,却再无故人。

    桃花源村的人忙碌了一个春天,可是,他们却无法活着采摘成熟的果实。

    来到这片桃林之后,张戎的心情越来越沉重,微风吹过,带着阵阵伤感。

    这是自己的家,也许,小时候曾在桃林中忘情的奔跑嬉闹,可是现在,只有桃林,却无种桃人。

    晚霞散去,夕阳沉落,唐嫣卿等人也终于走出了那片广阔的桃林。

    桃林尽头,一片平坦,这里就是曾经的桃花源村。

    桃花源村,取名于陶渊明的《桃花源记》,追求的是山中隐居,惬意的生活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入目一片残垣断壁,黑色的泥土中埋藏着数不清的瓦砾,风声肆虐,如山中的幽鬼,不断呜咽。

    桃花源村没了,而陶渊明却还活着......

    走到一片黑色瓦砾中,蹲下身,手心抚摸着黑色的泥土,虽然岁月侵蚀,可是依旧能感受到那曾经烈火灼烧的温度。

    这里是家么?

    不知为何,眼角有一滴泪水慢慢滑落.....

    沙.....沙.....沙.....

    突然有脚步声传来,他们就像山中的幽灵,突然出现在视野之内。

    唐嫣卿手握剑柄,小心翼翼的看着对面的人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你们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