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64章 拼的是演技
    第164章拼的是演技

    六个男子站在瓦砾之中,他们手持各种兵刃,脸色阴鸷。

    六个人一字排开,中间两个人还是熟人。

    “道路坎坷招霉运!”

    “铁锁勾命接冤魂!”

    贝喜笑和康喜哭往前一步,一人左手持牌,一人右手持牌。

    听着熟悉的口号,看着熟悉的人,张戎慢慢站起身,拍拍手上的泥土,颇为不屑的瞥了日夜游神一眼。你们一出面就是这两句口号,连造型都不带变的,你们不嫌烦,别人还嫌烦呢。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幽冥殿的鬼,还真是阴魂不散,走到哪,你们跟到哪!”

    张戎仔细观察着六个人,其余四人显然是以日夜游神为尊。四个人服饰不一,武器也各不相同,看装扮,也不可能是普通喽啰角色。

    幽冥殿之中,等级森严,居于日夜游神之下的主要头目,只有黑白无常和四大鬼卒。

    看样子,这四个人应该是四大鬼卒了。

    四大鬼卒:豹尾、鱼鳃、鸟嘴、黄蜂。

    豹尾邬丧门

    鱼鳃狄扫星

    鸟嘴计诅命

    黄蜂安咒生

    日夜游神再加上阴险狡诈的四大鬼卒,对方是来者不善啊。

    张戎想不通,自己好像跟幽冥殿没什么仇啊,怎么对方就死咬着不放呢?

    唐嫣卿和柳薰儿显然也认出四大鬼卒来了,神情变得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四大鬼卒,虽然在幽冥殿头目之中排行末尾,可这四个人绝对不容小觑。要说真刀真枪的打,这四个人未必有多厉害,可是这四个家伙全都身怀绝技,阴险狡诈,好多江湖好手,稀里糊涂的被他们阴死了。

    拔出长剑,唐嫣卿清冷的目光扫过四大鬼卒,“日夜游神,我们与幽冥殿并无冲突,你们此举是何意思?”

    贝喜笑收回牌子,有些尴尬的吞了吞口水,恰在此时,张戎冲着贝喜笑阴阴一笑。贝喜笑心中一愣神,手里的牌子差点掉地上。

    “鬼王要你三更死,绝不留人到五更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贝喜笑就闭紧了嘴巴。他说这些话,就是告诉张戎等人,不是我们要针对你,实在是上头有令,我们不得不遵从。

    话说,贝喜笑和康喜哭是真不想接这个活,他们现在见了张戎心里就打哆嗦。

    之前哪次见了张戎,不是被坑的凄惨无比?现在电光鬼王竟然下令让他们带着四大鬼卒弄死张二钱,这特么不是坑爹么?

    鬼王啊,你哪里知道张戎有多厉害?

    日夜游神不想掺和这事,可又不能对电眼鬼王明说,只能硬着头皮来到了百花山。要不是身后跟着四大鬼卒,他俩早找个由头闪人了。

    四大鬼卒可不明白日夜游神为啥要放句嘴炮,还以为这俩人装逼吓唬人呢。

    不过别说,日夜游神这话挺有气势的。

    鬼王要你三更死

    绝不留人到五更

    我们幽冥殿,就是这么嚣张,就是这么牛逼。

    四大鬼卒不明白,张戎却是明明白白的,吆西,日夜双游这俩货是真怂了啊,看来自己之前连坑两次的举动,把这俩家伙吓破胆儿了。

    从布袋子里抽出两根硕大的狼牙棒,宛若战神般站在最前方,朝着日夜游神挑了挑下巴。

    “别瞅了,就你们俩了,一起上吧!”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看到那两根黝黑硕大的狼牙棒,日夜游神眉头狂跳,心里直抽冷气。娘滴,这两根狼牙棒,每根重量都超过了五十斤,直到现在,还记得那晚上被狼牙棒压扁的裤裆。

    张戎说打就打,日夜游神只能硬着头皮上,四大鬼卒在后边看着呢,他们要是转身逃命,回去怎么交差啊?

    不过,贝喜笑早就想好了,打是肯定要打的,但不能真打,既干了活,又不能得罪张二钱。

    日夜游神照样挥舞着两根铁索,只不过这次他们很聪明的没有甩出去,上次被人当了回大风车,要是还不长记性,干脆别要脑袋了。

    张戎可不会跟幽冥殿的人客气,双臂伸开,人如陀螺一般,狼牙棒虎虎生风。

    叮当.....叮当......

    狼牙棒与铁索碰撞,火星四溅,而此时,唐嫣卿和柳薰儿也迎上四大鬼卒,郝任郝性则拿着鱼叉和铁枪在一旁帮忙。

    双方四对四,看上去谁都不吃亏,可是真纠缠在一起,唐嫣卿才明白四大鬼卒合力有多让人头疼。

    乌丧门手持一把弩,不断发射弩箭,狄扫星则是打着打着就抽冷子撒几根针。计诅命和安咒生一人刀,一人钢鞭,死死地挡在狄扫星和乌丧门前方。

    四个人,两个远程两个近战,配合相当默契,狄扫星的针上还撒了麻毒,搞得唐嫣卿等人不胜其烦。

    郝任一不小心,左胳膊被刺了两针,没一会儿就抱着胳膊骂了起来,“娘滴,这针上有毒,左手不听使唤了.....”

    四大鬼卒眼看着就占据了上风,可另一边却异变陡生。

    张戎狼牙棒往前一扫,就看到贝喜笑腾腾的往后踉跄,猛地跌倒在地,嘴里还吐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“哭儿,小心点.....咳咳.....张二钱......好强.....”

    二钱兄提着狼牙棒,心里一阵懵逼,我特么刚才都没打到你好不好,你怎么就坐地上吐血了?

    康喜哭也是吓了一跳,甩着铁索就往张戎身上砸,可是铁索还没甩出手,张戎眉头一挑,甩手把右手狼牙棒扔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戎臂力惊人,狼牙棒就像炮弹一样朝着康喜哭的面门轰去。

    康喜哭真的要哭了,狼牙棒还可以当铁球用的么?张二钱,你特么能不能走点寻常路?

    眼看着康喜哭就要被狼牙棒砸中,贝喜笑一个驴打滚窜过去,用力拽了下康喜哭的双腿,失去平衡,康喜哭整个人重重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躲过一击后,康喜哭心下骇然,刚想重新站起身,就听贝喜笑狠狠地捶了下地面。

    “哭儿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康喜哭有点懵,笑儿,你这个时候喊我干嘛,还一个劲儿的冲我眨眼睛,到底是个啥意思?

    贝喜笑心里那叫一个急,你怎么这么笨,反应也太特么慢了。

    心急之下,贝喜笑往地上一躺,很流利的又吐了口血,然后开始翻起了白眼。

    康喜哭终于看明白了,他也不起身了,借势往地上一躺,抱着肚子打起了滚,一边打滚,两条腿还不断乱踢乱蹬。

    “哎哟.....贼子厉害.....我的胃.....疼死我了.....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张戎绷着脸捡起了狼牙棒。

    他很想说一句,康喜哭,你特么捂错地方了,胃不在那儿。

    这两个戏精,你们不去好莱坞,简直是整个人类的损失。

    我张二钱能装!

    你们比我还能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