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66章 做人要懂规矩
    第166章做人要懂规矩

    康喜哭打个滚儿,来到贝喜笑身边,伸手提了提左手狼牙棒。

    “笑儿,以后我们说啥也不能得罪张二钱,这家伙不仅武力变态,人还那么....那么贱.....”

    “嗯,这次幸亏我们聪明,要是来硬的,搞不好也跟计诅命一样了!”

    一想起如流星划过的计诅命,二位游神忍不住打了个寒噤,从高空坠落,狠狠地骑在残墙上,那种痛,想想都觉得可怕。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从唐嫣卿手中接过计诅命,张戎和柳薰儿二人合力,直接用铁索把计诅命捆了起来。

    拽着铁索另一端,张戎挺着胸膛,一脸不屑的瞅了瞅乌丧门三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还打不打了?”

    说着话,手上发力,计诅命嗖的一下又飞了起来,张戎轻松无比的抡着计诅命转了两圈。

    计诅命本来晕晕沉沉的,被这么一抡,整个人清醒了许多,看着地面飞速旋转,他整个人都快吓尿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.....二钱爷爷.....你停手.....是我们有眼无珠.....哎.....别抡了.....呕.....”

    计诅命这人有个毛病,不能看着地面转圈圈,有的人晕车,有的人晕机,而计诅命晕地。

    转了两圈,再也忍不住,张嘴就喷了出来,一肚子呕吐物,好死不死的洒在了乌丧门三人眼前。

    闻着那熏人的味道,乌丧门三人腿脚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张二钱太猛了,那可是一个一百六十多斤的壮汉,在他手里就像抡小鸡。

    转了几圈后,张戎停了手,只是计诅命已经软成了一滩泥,气喘吁吁的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好了么?打,还是不打,给句痛快话,大家都是爷们,怎么跟一群娘们一样磨磨唧唧的?”

    唐嫣卿眉头微皱,照着张戎的后背轻轻打了一下,“张二钱,你这是什么意思?瞧不起女人?”

    “额,我不是瞧不起女人,绝对没那个意思,我是瞧不起他们”张戎一脸讪笑的指了指乌丧门三人。

    乌丧门、狄扫星、安咒生全都都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,张戎这般作践人,他们愣是生不出半点火气。

    这就是被打服气的感觉么?

    三人嘀咕一番,乌丧门动作僵硬的拱了拱手,“这次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,认栽了,我们这就走!”

    乌丧门说完话,还真转身就要走,这时计诅命从地上爬了起来,“哎.....我呢.....我还在这里呢.....”

    “这.....”狄扫星手抚额头,神情无比尴尬,麻痹,光想着跑路了,竟然把计诅命给忘了。

    四大鬼卒作恶作端,阴险狡诈,但四人感情却很不错。

    听到计诅命的声音,乌丧门三人迈不动脚了。

    回过头,狄扫星勉强的挤出一个贱笑,“张英雄,你看.....能不能放了诅命?真杀了诅命,也就跟我冥殿结了死仇.....”

    “嘿,你让放我就得放啊?幽冥殿怎么了?在本公子面前,什么幽冥殿、共苦会、通文阁的,全都是个屁。还有,请叫我大魔王!”

    张戎如此强势,身后还站着虎视眈眈的唐嫣卿和柳薰儿,乌丧门三人皱皱眉头,只好拱了拱手,“见过大魔王!”

    “还算懂事!你们想走不是不可以,放人也不是不能商量,但是你们不能不懂规矩!”

    “规矩?”乌丧门三人满脑门的问号。

    就在三人疑惑不解的时候,日夜游神踉踉跄跄的走了过来,一人拖着根狼牙棒。

    “大魔王,你的棒子”将两根狼牙棒放在张戎身旁,二位游神乖乖地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乌丧门三人不懂规矩,他们却是懂得很,放下狼牙棒后,二话不说,当即往怀里摸了摸,很快摸出几两碎银子。

    “大魔王,这次出门有点急,就带了点吃饭钱,你别嫌弃!”

    接过几两碎银子,张戎皱着眉头一脸嫌弃的瞪了日夜游神一眼,“就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真的就这么多,不信,你可以搜!”

    贝喜笑和康喜哭心下暗笑,我们来的时候就知道要倒霉,跟你张二钱碰面,身上还带一大堆值钱的东西,这特么不是傻?

    吃过那么多次亏,要是还不长记性,我们日夜游神这么多年的江湖不是白混了?

    一看日夜游神这个架势,就知道他俩没撒谎。

    乌丧门三人也看明白了,张大魔王所谓的规矩,就是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留下啊。

    为了活着离开,为了救计诅命的命,乌丧门三人只好将身上钱财一股脑的拿出来,至于计诅命本人,早被柳薰儿刮干净了。

    得到一堆钱财,张戎也很讲信用,直接把计诅命踢到了安咒生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滚了,回去告诉你们那个什么鬼王,要是不服气,接着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额!”

    乌丧门嘴角一咧,心中不由得想到,以后谁愿意来谁来,我们反正是不来了。还来找张大魔王的麻烦,嫌自己命长钱多?

    幽冥殿六人组风风光光的来,灰溜溜的走,日夜游神跟在最后,贝喜笑一步三回头,“大魔王,那铁索你看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铁索啊,我用着挺顺手的,先借来用一段时间,下次见面的时候再还给你!”

    贝喜笑后背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还见面?咱们最好是再也不见,不就是一根铁索,送给你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送走了幽冥殿六人组,张戎站在瓦砾之中,沉眉苦思起来。

    自己跟幽冥殿没什么太大的过节,幽冥殿何须大张旗鼓的对付他张二钱?

    看来是有人请幽冥殿那位鬼王出手啊。

    唐嫣卿持着长剑,行走在桃花源村,满目尽是残垣断壁,在这片灰烬之中,又能查到什么?

    搜寻了半天,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找到,桃花源村被毁的太彻底了,一件完好的物品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回到桃花源村,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找到,记忆也没有恢复。

    失望,肯定是有的。

    今夜月色撩人,燃起篝火,听任性兄弟聊着以前当山匪的事情,也颇为有趣。

    戌时中旬,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,唐嫣卿神情戒备的看着桃林方向,难道幽冥殿的人又回来了?

    很快桃林中走出一个人,月光明亮,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人的脸。

    任性兄弟突然一惊,郝性晃着朝天辫,不敢置信道,“怎么会是他?”

    嗯?张戎和两位美女不由得转头看着任性兄弟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“他是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