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69章 人设不能崩
    第169章人设不能崩

    那女子一身水蓝色士子长袍,虽然头发有些乱,但依旧可以看清她的面貌。

    眉若远黛,清雅脱俗,浑身散发着一股高贵气息。

    女王,凌清雪。

    我滴亲娘哎,凌女王怎么会被抓到黑神鸟大寨来?看样子黑神鸟的人肯定不知道凌女王的身份,若是知道,还敢玩什么双喜临门?

    凌女王也真是的,出入都有保镖,那三个劲装美女更是寸步不离,怎么就被黑神鸟的人绑了票?

    张戎一脸古板的看着凌清雪,而凌清雪也看到了张戎。

    凌女王转过头,不断冲着张戎这边使眼色,嘴巴想说些什么,却因为被布绸堵着,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戎心里有点急,你这娘们叫什么叫,就算要救人,也不急于一时啊。你这么一折腾,张某人也漏了陷,咱俩都得完蛋。

    看着凌女王越来越近,张戎小声嘀咕一句,“胡兄弟,你跟她认识?”

    “啊?”胡舟正笑眯眯的看热闹呢,听张戎一句话,身子猛地打了个哆嗦,“哎,安兄弟,这话可别乱说,胡某并不认识这名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胡兄弟,你反应有点大?”

    胡舟歪歪嘴,立刻凑近一些,嘴巴几乎亲到张戎的脸。

    “安兄弟,你有所不知,咱们黑神鸟头领性格怪异,这女子可是他要娶的女人,若是胡某再跟这女子有什么关系,黑头领还不立马宰了我?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啊,安某晓得了!”

    啧啧,这个黑神鸟还真是够霸道。

    一会儿的功夫,凌清雪就被押到了张戎和胡舟附近,刚才胡舟说话声音并不小,而张戎也可以着重说了下“安某”两个字,凌清雪心中便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安某?张二钱什么时候姓安了?看来这小子也是冒充别人身份混进来的。

    想清楚这些,凌清雪也不再折腾了。

    等着凌清雪被押走之后,胡舟便带着张戎往大寨正中央走去。

    大寨中央,乃是黑神鸟的居所,唤作“紫气东来厅”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一帮子杀人不眨眼的山匪,怎么想的名字,紫气东来?邪气东来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大厅之中有很多人,场面别街上还热闹,穿过人群,张戎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黑神鸟。

    黑神鸟身材魁梧,脸如圆盘,满脸的大胡子,他赤着上身,露出胸前腱子肉,下身一条齐膝短裤,赤着脚丫子大马金刀的坐在虎皮椅上。

    “八达岭墨大当家坐下安友轩,拜见黑头领。”

    黑神鸟睨了张戎一眼,“墨跳的人啊,嗯,去下边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黑头领!”

    刚说完话,张戎眼睛一眯,胃里就开始泛酸水,差点没把隔夜饭吐出来。

    只见黑神鸟右手食指插在脚趾缝里,用力搓了搓,没一会儿搓下一颗泥丸,随手一弹,不知道飞到了哪里。

    我靠,知道你们是山匪,为人粗犷,不拘小节!

    可黑神鸟这个.....

    也太恶心人了。

    就你这熊样,还想娶凌女王?怕不是吃了龙胆吧?

    厅中人数众多,大都是附近的山匪,虽然号称十八座山头,可哪有十八座啊。

    大云朝天平盛世,国泰民安,山匪也只能窝在山里当野人,真要是敢光明正大的搞事情,早被朝廷兵马剿的渣都不剩了。

    张戎现在扮演的可是安友轩,老实木讷,不怎么说话,于是,他只好木着脸坐在角落里。

    听着山匪们交头接耳,你一言我一语的,渐渐的有些明白黑神鸟为啥要过四十大寿了。

    黑神鸟这是要借机会捞礼钱啊,不过这也从侧面证明,大云朝的山匪真的不好混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外边杀猪宰羊,好不热闹,借着火热的气氛,黑神鸟站在虎皮椅前,大声宣布了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“诸位,经过牛仙人夜观星象,明日就是难得的黄道吉日,所以,本头领决定,明晚酉时成婚大寿!”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满大厅全都是抽冷气的声音,好家伙,你这寿辰之日说改就改的么?刮礼钱也别刮的这么明显啊。

    张戎可就不仅仅是抽冷气了,不是说好后天结婚过大寿么,怎么说提前就提前了?这特么也太不靠谱了。

    按照约定,唐嫣卿后天才会带人攻山,张戎倒是能等,但是凌女王等不了啊,别说多等一天,多等一个时辰,都要提心吊胆的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。

    黑神鸟宣布完所谓的好消息,众人就跑到外边喝酒吃肉了。

    一名壮汉拿着根猪蹄膀,大刺刺的坐在张戎旁边,斜着眼露出满嘴大黄牙。

    “呀,你就是墨跳的人?啧啧,倒像个兔相公,嘿嘿嘿.....”

    兔相公?你特么说谁是兔相公呢?信不信老子一拳把你屎尿打出来?

    张戎刚想教训下这个不开眼的黄牙大汉呢,猛地又想起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我是安友轩,老实木讷,行,我忍。

    也不理会黄牙壮汉,垂着头慢条斯理的吃着鸡腿。

    胡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,他坐在另一边,伸手拍了拍张戎的腰,一脸不屑的瞥了黄牙一眼。

    “大黄牙,这是我的人,你少他娘滴乱来。”

    “哟,你的人啊,不过这小子细皮嫩肉,唇红齿白,倒是不错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麻痹,张戎心里都快炸开了,你们这是真把老子当兔相公了?一想到自己被胡舟揽腰摸臀,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是安友轩,要忍,受点委屈不要紧,人设不能崩。

    为了寻求真相,为了逮住黑神鸟,为了拯救凌女王,受点委屈不打紧。

    张戎不断安慰着自己,总算把火气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大约到了戌时中旬,张戎借口尿遁,逃也似的离开了院子。

    坐在胡舟和大黄牙中间,老是被这俩家伙占便宜,要不是院子里人多眼杂,真特么怀疑这俩货是不是要当场按住自己玩三批。

    胡舟、大黄牙,你俩等着,等老子崩了人设,要是不把你们揍成狗,就跟你们姓。

    张戎尿遁之后,根本没去找茅房,而是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后寨。

    此时,大多数人都在前边喝酒吃肉,后寨的人很少,这倒方便了张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