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70章 舔的你怀疑人生
    第170章舔的你怀疑人生

    后寨房间不少,但亮着灯就只有两间。蹲在窗户底下,偷偷瞧了瞧,很快就找到了凌清雪。

    房中还算整洁,凌清雪依旧被五花大绑,寒着脸坐在榻沿上。看守的婆子也不知道去了哪儿,一看到屋中没有旁人,张戎赶紧推开窗户爬了进去。

    凌清雪浑身酸软无力,心里正自暗恼,就听到窗户咔咔作响,没一会儿就爬进来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张....二钱,你有病啊,有门不走,非要爬窗户......”

    “额,习惯了,习惯了”张戎站起身,讪讪一笑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,赶紧给我松绑,这群山匪,本王要是不灭了他们.....就....哎哟.....”

    凌女王俏脸含煞,气呼呼的站起身,结果身子一晃,又瘫坐在床上。

    张戎赶紧上前扶了一把,只是慌里慌张的,脚下打滑,整个人歪倒在床上,凌女王也跟着身子一歪,光滑的脸蛋便感受到一丝温热。

    凌女王眼冒寒光,又羞又气,竟然被张二钱这个贱人吻了脸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双手怀抱女王娇躯,闻着淡淡幽香,吻着那张千娇百媚的脸,当真是心旷神怡......

    “你个死贱人,还不赶紧松手,扶我起来......”

    “咳咳.....意外,绝对是意外.....”

    张戎赶紧恋恋不舍的放过女王的脸颊,慢慢扶着她坐好,“我的女王,你这是什么情况,怎么被黑神鸟逮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“这是黑神鸟的大寨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“哼,说起此事,还不是要怪你?”

    “怪我?”张戎指指自己的鼻子,一脸的莫名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怪你?”

    凌女王恶狠狠地瞪着张戎,小嘴吧嗒吧嗒,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的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昨日凌女王在八方酒楼没见到张戎,只能闷闷不乐的吃吃喝喝,由于喝的有点多,回去的时候,女王半路上来了尿意。

    大云朝京城是有许多公共茅房的,女王要去上茅房,姬如雨等人总不能也跟着吧?

    被人近距离看着,女王哪里尿的出来?

    所以,女王便一个人进了公共茅房,结果刚起身,就觉得浑身软软的。再然后,就被两个凶神恶煞的婆子塞住嘴,绑个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也就是那时候,凌女王才晓得,这处茅房竟然是有后门的。

    “浑身软软的?这到底是什么东西,如此厉害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四日软禁散,只要吸食此物,不管是谁,都会浑身酸软无力,不熬上四天,别想恢复过来!”

    “四日软禁散?这玩意儿这么厉害,比我的迷死神还强?”

    “呸,你懂什么?这四日软禁散味道太冲,很容易被人发觉,只要捂住口鼻,少量吸食一点并无大碍,也就放在茅房那种地方。否则,本王又怎么会轻易着了道?”

    凌清雪狠狠的咬着银牙,眉头微蹙,突然又抬起头,“你问这么多干嘛,赶紧给我松绑啊!”

    “哦.....不行啊!”张戎伸出手,却又犹豫了。

    凌清雪冷岑岑的望着张戎,酥胸起伏,黛眉如剑,“你个贱人.....不想活了?”

    “啊,凌女王,你听我说啊,我可是来报仇的。好不容易查出身世,结果却被黑神鸟屠了个干干净净!”

    张戎坐在凌女王身旁,小声的将最近发生的事情叙述了一遍。饶是凌女王冷静睿智,也轻轻地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张二钱竟然是桃花源村的人,怪不得他会来黑神鸟大寨。

    凌清雪神情变得严肃,清澈的眸子锁着张戎,“张二钱,你相信本王,只要你现在带着本王离开,本王保证调兵活捉黑神鸟!”

    “不妥不妥,一旦我带着你离开,黑神鸟肯定心生警觉,到时候不知道又藏到那个山旮旯里!”

    “张.....二.....钱......”

    感受着女王清冷的目光,张戎也忍不住打了个寒噤,“女王,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出事的!”

    扭过头,摆出一张正气无邪的表情,认认真真的问道:“女王,你相信我么?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,又有何意义?”

    “额!”

    “女王,问个问题啊,你没跟别人提起你的身份吧?”

    “你当本王傻?那黑神鸟要是知道了本王的身份,本王还能活着?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!”张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,只要凌女王的身份还没暴露,那一切还有机会。

    正想着离开呢,就听到外边出来婆子的声音,张戎顿时有点急了,这个时候再想爬窗户离开,已经来不及了。扫视一圈,屋子里连个藏人的地方都没有。

    凌清雪也着急,要是被人发现张戎的身份,张戎倒霉,她凌清雪也别想逃了。

    “张二钱,赶紧钻床底下去!”

    看看那低矮的床,张戎脑壳子有点疼,这能藏人么?

    没奈何,只能按照凌清雪的吩咐往床底下钻,可是床太窄,再加上床比较矮,没法撅着屁股,张戎只能叉开腿,贴着地面,宛若一只大蛤蟆。

    已经努力往里边缩了,可是脑袋依旧露在外边。

    眼看着婆子就要进屋了,凌清雪抬起脚跟磕了磕张戎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头,头还露在外面呢!”

    “我的好女王,你别踢,我又不是缩头乌龟,缩不回去啊!”

    这下可怎么办?

    凌清雪呼口气,咬着粉唇,双腿一分,直接将张戎的脑袋盖在了裙摆之下。

    呼呼呼.....

    张戎一点都不好受,两只眼睛直溜溜的,呼吸也有点喘。

    女王裙摆之下竟然没有穿长裤,两条光滑白皙的大长腿清晰可见,由于两条玉腿分开,张戎稍微晃晃脑袋就会蹭到女王的腿。

    天哪,女王这两条修长的美腿,就算二十年也是魅力不减啊。

    凌清雪心里又羞又臊,感受到胯下温热的气息,浑身麻痒,那种舒爽的感觉,说不清道不明。

    张二钱,你个贱人,给本王老实点。

    心里生气,女王用力夹紧了腿,这下可就苦了二钱兄了。

    我特么缩在床底下,如同大蛤蟆,本来就憋屈了,你还拿腿夹这么紧,真以为本公子好欺负呢?

    感受着光滑柔软的玉腿,张戎伸出舌头狠狠地舔了舔.......

    凌清雪做梦也没想到张二钱敢这么干,舒爽之下,浑身打个颤,差点没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我夹死你!

    我舔死你!

    婆子进了门,打量一下屋子,又看了看床上的美人,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,却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“本小姐要吃饭!”

    “咦.....小娘子,你终于想开了啊,哎,你等着啊,老身这就帮你端些饭菜过来!”

    婆子眉开眼笑的走了,她刚走没多久,张戎就从床底下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想想刚刚被舔的都快崩溃了,凌女王抬起脚照着眼前的屁股踹了下去,只可惜,酸软无力,一脚下去如同挠痒痒。

    张戎再次从窗口爬了出去。

    哼哼,女王算什么,把本公子逼急眼了,照样舔的你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第二天傍晚,黑神鸟大寨喜气洋洋,如同过大年。

    张戎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的,正犯愁呢,门口就响起了一串声音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张戎浑身毛毛的,尿都快出来了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