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73章 可怜的烧鸡
    第173章可怜的烧鸡

    “什么这啊那啊的,都什么时候了,还想那些有啊没啊的事情,你要想清楚,要是落到那些山匪或者蒙面人手里,他们可不管你是不是女王,总之,先嘿嘿嘿嘿了再说.....”

    “你.....你什么嘿嘿嘿嘿”凌清雪脸含蕴怒,却也知道张戎说的是实情,只好趴在张戎的后背上。

    抱着女王的两条大长腿,女王则紧紧地搂着张戎的脖子,山路崎岖,跑起来颠个不停。丰胸贴着后背,又是撞,又是蹭来蹭去,女王那张脸娇艳似血。

    张戎觉得后背软软的,没想到女王的本钱还挺丰厚的,平时看不出来啊!

    黑灯瞎火的,满山林的乱窜,反正张戎只负责跑,至于往哪儿跑,全都听凌清雪的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二人也不知道跑到了哪儿,只知道离着黑神鸟大寨已经很远了。附近没有山匪,也没有蒙面人,张戎将凌清雪放在一块石面上,随后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喘起了粗气。

    这一晚上又惊又吓,又是慌不择路的逃命,偏偏背上还有个气势逼人的凌女王。

    在地上躺了好一会儿,张戎才被一阵“咕咕咕”声叫起来。

    好饿啊,摸摸肚皮,脸色有点苦,不过那种“咕咕咕”声还是没停下来。

    嗯?转过头瞅了瞅,凌女王坐在石面上,仰着高傲的下巴。

    嘿嘿嘿,看来不光本公子饿了,就连凌女王也是饥渴难耐了啊。不对,怎么能说饥渴难耐呢,这词有点不正经。

    坐起身,三两下爬到大石头旁边,往怀里摸了摸,很快就掏出一个油纸包。纸包打开,顿时芳香四溢,肚子里的馋虫一股脑的往外冲。

    闻到这股肉香味儿,凌女王本能的垂下高傲的下巴,竟然是烧鸡。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凌女王相当的无语,张二钱什么时候往身上藏了只烧鸡,刚才忙着逃命,稀里糊涂的,竟然一点都没发觉。

    咕咕咕......

    凌清雪恨恨的瞪了一眼自己的小肚腩,这不争气的肚子,太丢人了。于是,女王脸色微红,羞恼万分。

    张戎摊开纸包,大手爪子咔哧咔哧掰开了烧鸡,随手将一根鸡腿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凌清雪紧蹙着眉头,嘴角直抽抽,她可是天生有点洁癖,偏偏张二钱还直接空手掰烧鸡,这怎么吃得下去?

    这一路上张二钱这双手到底摸过多少东西了?

    他拿过搬砖拍人,持着钢刀拍人,沿途还甩手扇飞了两个喽啰,还摸过她的腿和臀.....

    张二钱,你的手,脏不脏?脏不脏?脏不脏......

    凌女王眼露寒光,张戎却一点感觉都没有,见对方半天不接鸡腿,直接收回手,拿着鸡腿啃了起来,“女王,你真大方,你既然不吃,那我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“你.....”你是真看不明白,还是假看不明白?

    我不是嫌弃鸡腿,我是嫌弃你张二钱。

    “张二钱,你什么时候藏得烧鸡,本王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嘿,女王,你这就没经验了吧,你要是经常逃命跑路的话,就不会这么问了。这茫茫大山,深夜跑路,要是不带点吃的,还不得饿死?”

    凌清雪的张戎说得很有道理,在逃命跑路方面,她还真比不上张二钱。

    像张二钱这样的贱人,肯定是经常惹怒旁人,搞得天怒人怨,跑路还不是常事?

    咕咕咕....

    小腹的抗议声越来越强烈,看着张戎吃的满嘴流油,凌清雪气的脸色僵硬。

    你这个死贱人,你就不能劝一劝哄一哄,还真蹲地上吃个没完了?

    凌清雪越想越气,拖着软软的身子靠在石头上,狠狠地哼道,“你滚开,给本王留点!”

    女王一发话,张戎还真乖乖地停手停嘴。

    将张戎赶到一边后,凌清雪将所有的怒火对准了剩下的烧鸡,女王现在的吃相,用狼吞虎咽来形容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女王,你慢点吃!”

    张戎劝了两句,油乎乎的手又往怀里掏了掏,没一会儿又掏出一个油纸包,“女王,别急,烧鸡管饱,这里还有一只呢.....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凌清雪拿着根鸡骨头,一双凤目寒光闪闪,如果不是全身酸软无力,她现在就拿刀子把张二钱砍成十八段。

    这个死贱人,你既然有两只烧鸡,那刚才为什么不直接拿出来,你一只我一只,不是挺好的。

    现在倒好,逼着本王丢丑,还要沾染你这个死贱人的污浊之气,甚至还会间接接吻,本王......本王......

    丢掉鸡骨头,凌女王伸手接过油纸包,眼神如锋利的宝剑。

    “张二钱.....你很好......”

    “额.....女王别客气,这都是我应该做的”张戎讪讪一笑,肩头一缩,忍不住打了个寒噤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张戎觉得有必要跟凌女王解释一下,这完全就是个误会啊。

    “我的女王,你听我好好说,真是故意逗弄你的啊。你也知道,张某人穷惯了,打小养成了勤俭节约的好习惯,如果一个馒头能吃饱,那绝对不浪费两个馒头。虽然有两只烧鸡,但也不能浪费啊,如果一只就够吃的,何必再.....咳咳.....女王,你说我说的对吗?”

    凌清雪撕下一根鸡腿,去轻轻地咬上一口,牙齿咯咯作响,“嗯,你说的很对,你说什么都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女王的语气有点不对啊,哎,这下可就麻烦了,误解有点深啊。

    “女王,你看着我的脸,是不是很诚实,是不是很认真,是不是正气磅礴?”

    凌清雪盯着那张脸看了一会儿,嘴角一撇,优雅的黛眉跳着舞,“诚实?本王很认真的告诉你一句,你这张脸上,就突出一个字.....贱!”

    张戎脸色顿时就垮了,这就很伤心了啊,我已经努力隐藏自己的贱了,为何还是被女王一眼就看出来了呢?

    哎,我的涵养功夫还是不到家啊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,还有可怜的烧鸡。

    月上树梢,几个人慢悠悠的从山林北面走来,他们手持各种兵刃,衣着也是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“哟哟哟.....张二钱,你行啊,逃命的路上,还不忘带着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!”

    张戎和凌清雪一人捏着根鸡骨头,傻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这些人不是黑衣蒙面人,也不是黑神鸟山匪......

    张戎都懵逼了。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