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74章 血战与死亡
    第174章血战与死亡

    二钱兄表示很懵逼,我这是得罪哪路神仙了,为什么走到哪儿都要被人砍。

    凌清雪丢下鸡骨头,美目锁着张戎,脸上挂着一层寒霜,张二钱这个死贱人,到底得罪了多少人,为什么这么多人要砍他?

    一共六个不速之客,他们站的位置很讲究,逞圆形将张戎和凌清雪困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一名手提钩刀的瘦猴眯着眼睛,不断舔着猩红的舌头,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凌清雪,脸上满是淫邪之色。

    另一个胖乎乎的蓝袍子大汉搓着腮帮子,晃了晃手里的铜锤。

    “桀桀....今天活该便宜了我们啊,没想到还能碰到如此漂亮的小娘子,咱们兄弟可以好好享受下艳福了!”

    凌清雪扶着石头,慢慢靠在石壁上,黛眉拧做一团,凤目中透着冷冷的杀意。如果不是中了四日软筋散,这些狂徒一个都别想活。

    张戎不着痕迹的将凌清雪挡在身后,提着两把钢刀,阴晴不定的看着几个不速之客,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张某不认识你们吧?”

    一名手持双刀的马脸汉子往前走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自然是不认识我们的,但我们找你可是找得很辛苦啊。张戎,那日你抓捕稻草人秦修文的时候,应该在他那里拿走了一样东西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冲着那张黄皮纸来的?”张戎猛地想了起来,那天抓秦修文的时候,确实搜出来一张黄皮纸。

    后来,也拿着黄皮纸研究了一番,可惜毫无所获。既然看不出什么用处,便直接塞到布袋里随身携带。

    “不错,将那张黄皮纸交出来吧!”

    张戎看着马脸汉子,眼中满是戒备之色,“告诉我,你们是什么人?若是将那东西交给你们,你们就能放过我们?”

    马脸汉子将一把刀扛在肩头,无所谓道:“告诉你也无妨,我们乃是摘星楼的人。我们也是拿人钱财,与人消灾,你只要把东西给我们,我们也没必要杀了你。毕竟,对方只是花钱买东西,却没有花钱买命。”

    摘星楼?

    张戎对摘星楼也有些了解,这个摘星楼可不是酒楼花楼,而是一个赫赫有名的江湖组织。摘星楼所涉及的业务很杂,找人、寻物、杀人等等,只要你肯给钱,就没有他们不敢干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们言而有信!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”钩刀瘦高个眯着三角眼,目光火热的越过张戎,“你想走就走,但是这个小娘子,要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张戎阴沉着脸,却是看向了马脸汉子,“咱们之前可不是这样说的吧?”

    马脸汉子心头一愣,有些烦闷的瞪了瘦高个一眼,这个色鬼,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。

    那点男女之事,就不能忍忍?现在可是在出任务,随时都可能碰到危险,还特么精虫上脑。

    就算一心要玩玩那个女人,能不能等到张二钱把黄皮纸交出来,再行变卦?

    “张二钱,把黄皮纸交出来,我们保证让你活着离开,至于这个女人.....我不会伤她分毫的!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..你不会伤她分毫,但别人呢?马脸,你觉得本公子还会信你的鬼话?”

    张戎双臂用力,握紧了刀柄,看来今晚是无法善了了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要逃,这几个人还真不一定能拦得住他张某人,可是凌清雪呢?

    凌清雪靠在石壁上,看着张戎不算伟岸的背影,心中竟有一丝感动。难道,这就是被人保护的感觉么?

    “老唐,跟他费什么话,直接动手,宰了他以后,黄皮纸和女人都是我们的!”

    瘦高个说着话,人如脱缰的野马,钩刀朝着张戎腹部割来。瘦高个一动手,马脸等人也随后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六个人眼中只有张戎,在他们看来,只要宰了张二钱,就不会有任何麻烦了。

    张戎虽然不会什么招式,身法也不怎么灵活,但强在眼疾手快,臂力惊人,迎着钩刀,狠狠地撞了一下,顿时火星四溅。

    瘦高个只觉得手臂发酸,虎口发麻,就连钩刀也差点脱手。

    腾腾腾狂退两步,瘦高个摸着有些酸痛的手腕,“老唐,小心点,这小子力气很大......”

    瘦高个话还没喊完,马脸汉子老唐就吃了个闷亏。

    老唐手持双刀,张戎也是双刀,双刀对双刀,谁会赢?

    张戎不会什么刀法,但是跟刘大能混了几个月厨房,不会耍钢刀,还不会耍菜刀?不管是什么刀,直接当菜刀用就行了。

    张戎挥舞着双刀,如同剁菜一样,又快又猛,一时间竟然剁的老唐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老唐心中大为吃惊,若是换做旁人,敢这样抡着钢刀当菜刀用,如此毫无招式可言的打斗方法,他老唐早就反手挑飞,将对方砍死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张二钱力气大的出人意料,好几次想挑飞对方的刀,根本挑不动,还差点被他顺势砍中肩膀。

    逼退了老唐,张戎握紧钢刀,原地转了一圈,胖子四人赶紧拿着各自的武器挡着,结果也被磕的双臂发麻。

    娘滴,这个张二钱怎么力气这么大?

    老唐等人脸色惊异,张戎同样也不好受,这么猛冲猛打,人没事儿,但是刀有事儿啊。这么一会儿的功夫,两把钢刀都卷刃了,刀刃上还磕出一个个豁口,就像锯齿一般。

    娘滴,要是手里有狼牙棒,早把老唐和瘦高个砸成肉饼了。

    凌清雪瞪着美目,半张着小嘴,眼中满是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张二钱发飙,没想到这家伙发起疯来这般可怕。

    惊讶归惊讶,心中却忍不住担心起来,张二钱看起来很厉害,但他毫无招式可言,就靠着一身神力正面乱打。

    马脸几个人吃个闷亏之后,肯定会避开正面的。

    果然,马脸让大家散开,一个人正面纠缠,其他人找机会抽冷子偷袭。

    这下张戎可就郁闷了,自己几斤几两,还是很清楚的。正面硬刚比谁更狠,一点不怕,大不了就是同归于尽嘛,可是人家跟你玩游斗,那只有干瞪眼的份儿了。

    瘦高个的钩刀神出鬼没,抽冷子就在张戎后背上割了一下。

    鲜血瞬间浸透了后背,那种钻心的疼痛袭来,额头也渗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这只是一个开始,钩刀、短枪、拳脚......

    张戎也不知道自己受了多少伤,马脸老唐趁着机会,狠狠地一刀戳在了张戎腰间。

    终于.....

    还是倒下了!

    脸上带着凄惨的笑,眼中充满了悲伤。

    就这样死了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