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78章 谜
    第178章谜

    热粥入口,烫的嘴巴都快冒烟了,“咳咳.....你能不能先吹吹凉气,你想烫死我啊,还有,不要弄那么多米,多舀米汤......”

    凌女王俏脸羞红,凤眼含煞,长这么大头一次伺候人,你还挑三拣四的。

    抽抽鼻子,凌女王轻轻哼了哼,竟然低着头吹了吹勺子里的粥。

    凌清雪俏脸微红,纤细的玉指捏着瓷勺,小嘴轻轻吹着热气,平添几分温柔。张戎有些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女子,倾世绝颜,柔中带俏,这还是那个英姿飒爽,指点江山的凌女王么?

    屋外窗口下,蹲着三个鬼鬼祟祟的女人。

    司听风、君莫舞、姬如雨紧紧靠在一起,不时地偷偷地瞧一瞧屋内情景,天哪,女王竟然亲自喂张二钱喝粥。

    张二钱出声斥责,女王居然还没生气。

    不,女王还是那个女王,她现在只是在报答张二钱的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李神医就来到了齐王府,替张戎把了把脉,又看了看伤口,李神医不禁惊讶道:“真是神奇,老夫行医数十年,还是第一次碰到如此硬朗之人,受如此重的伤,居然挺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张戎人不能动弹,耳朵却灵敏得很,听李神医这番话,脸色当即就有点难看了。

    李神医,你这番话是什么意思,你是希望我醒过来呢,还是不希望我醒过来呢?听你那语气,好像挺失望的啊。

    “咳咳....你这老头会不会说话.....本公子能挺过来,让你失望了.....”

    凌清雪正与李神医说着话,听张戎出口发牢骚,忍不住瞪了瞪凤眼,伸手弹了下他的额头,“你给本王老实点,成了这幅样子,还满口胡言乱语的。”

    张戎翻着白眼,很是伤心,我是实话实说,好不好?

    李神医可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医者,自然不会跟张戎一般见识,提醒了一下注意事项,又重新开了一副药方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凌清雪亲自将李神医送到门口,等她回来时,看到张戎睁着双眼,呆呆的看着床顶,一脸的愁苦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事儿?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,怎么也不见你有半点喜色?”

    “喜色?”张戎咧了咧嘴,自嘲的笑了笑,“若是你不知道自己是谁,你高兴的起来么?”

    凌清雪面露狐疑之色,“你为什么这么说?你不是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了么?”

    “陶方陶渊明,桃花源村二世祖?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,可是.....那晚摔了一跤,却恢复了记忆.....”

    “恢复记忆不是挺好?本王着实有些看不懂你了!”

    “恢复记忆当然是好事儿,可是记忆中,我才发现爹娘都是单眼皮.....”

    “单眼皮?”凌清雪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可是看到张戎的眼睛后,她便猛然一惊。

    凌清雪自然不懂什么遗传学,但是她却知道常理,父母双方都是单眼皮,生的孩子都是单眼皮,除非那个孩子不是亲生的。

    可是张戎呢,却实实在在的长了一对双眼皮.....

    “这.....你难道也不姓陶?”

    “或许吧!之前我一直不明白黑神鸟为什么要突袭桃花源村,现在想来,也许是因为我吧。哎,怪不得当初中了举人后,爹爹和娘亲百般阻挠往参加会试......这一切都是我的错.....若是听了他们的话,桃花源村还是那个桃花源村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话,张戎面露惨笑,眼角划过两行浊泪。

    这都是命么?

    这不是命,当自己决定参加会试的时候,爹娘就想到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自己的身世,爹娘在百花山上避世而居,可自己不知道这些,中了举人后,执意去考会试,直接跳到了某些人的视野之中。

    看到张戎如此自责,凌清雪也有些伤心,捏着帕子擦去泪水,轻声说道:“你也不要自责了,你当时也不知道实情.....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应该能猜到的,爹娘是为了我好,可是,当时一心要考取进士....功利蒙蔽了双眼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了,别说这些了,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养伤,等身体恢复差不多了,就继续查。有我....我....齐王府保着你,再没人能动的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查找真相么?呵呵,白老尚书说我很像已故定远侯,可定远侯明明没儿子......”

    “已故定远侯柳承烈?你要真是他的儿子,那就见鬼了!话说,你既然已经恢复记忆了,告诉本王,你到底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十八!”

    “好好说话!”凌清雪抬起手,作势要打,只是嘴角含笑。

    “二十三!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”

    二人闲聊一会儿,看到张戎面露疲态,凌清雪才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来到屋外,轻轻地伸了个懒腰,“听风,你们好生伺候着,另外,着人加强府上防卫。”

    “加强防卫?这是何故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多问了!”

    关于张戎的身世问题,凌清雪不想多谈,倒不是信不过司听风三女,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,张戎一直养在齐王府,李熙月等人来过几趟,看张戎没什么大碍后,便不怎么来了,有什么事儿也只是让四郎带句话。

    四郎倒是挺喜欢来齐王府,有事儿没事儿就来串串门。

    十来天过后,张戎总算解去一部分束缚,不再像个粽子了,卧坐在榻上,四郎坐在床边剥着橘子。

    “二钱兄,你最近可是享清福了,楼里那边正在搞装修,郭某等人天天被李大小姐抓苦力,别提多累了.....”

    四郎发着牢骚,倒点苦水,随后捏着橘子瓣往嘴里扔,拒绝一番,继续吐苦水。

    “.....”二钱兄脸有点黑,“四郎兄,你觉得本公子这是在享清福?要不张某把你砍成这个样子,让你也享享福?还有,你这橘子不是替我剥的?”

    “额....忘了,二钱兄,来,张嘴,也吃点.....”

    “郭四郎,你特么给我滚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行,二钱兄,好好养着,郭某不打扰你了!”四郎挑眉一笑,随手抓起两个橘子,哼着小曲慢悠悠的走了。

    喷走郭四郎,屋子里就剩下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,颇有些无聊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哪来的劲头,张戎抓起床边的拐杖,如同蜗牛爬树一样往屋外挪腾。

    姬如雨推开门,就看到张戎咧着嘴傻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张二钱,你疯了?谁让你下床的?”

    “屁股长痔疮,活动活动!”

    “痔疮?”姬如雨顿时闹了个大红脸,放下手里的果盘,扶着他慢慢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长廊下,阳光正暖,眼看着中秋节就要到了,还真有些想念八方酒楼。

    “如雨小姐姐,女王今天怎么没过来?”

    “殿下在前边会客呢!”

    “有贵客?”

    “是啊”姬如雨柳眉微蹙,若有深意的瞥了张戎一眼,“殿下那边有要事呢!”

    “什么要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