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79章 乌龙与婚事
    第179章乌龙与婚事

    姬如雨扶着柱子,凝着眉头,似乎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张戎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是不是有点太孟浪了?齐王府有什么要事,没必要对他张某人说吧,而且他张某人也没资格过问齐王府的事情。

    阳光温熏,约有片刻,姬如雨转过身,后背轻轻倚靠柱子,右脚微微抬起,脚后跟磕着后面得栏杆。

    “是东府那边来人了,殿下年纪也不小了,这婚事是拖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婚事?东府?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听到这个消息,张戎心里有种淡淡的失落,偏偏又说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凌清雪今年已有二十四,在大云朝也算是大龄女青年了,更何况她身为齐王,这婚事更为重要。作为齐王府之主,她的婚姻是为王府利益服务的,而不能但凭着喜好做事。

    心中明白,可依旧忍不住会失落,就好像某种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了。

    感受着温暖的阳光,张戎慢慢合上了眼睛,他也不知道自己对凌清雪是什么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喜欢?不喜欢?爱亦或者不爱。

    即使真的是爱,那又如何呢?

    自己与凌清雪之间的鸿沟,如同天堑一般,根本跨越不了。自己根本够不到凌清雪的衣袂,而凌清雪即使心中有爱,也不能停住脚步,伸手把他拽上去。

    凌清雪是齐王,她从一出生,就注定背负了许多的责任。

    司听风不知何时站在张戎身后,姬如雨微微侧身,笑着问道:“听风,你不是在前边守着的么,怎么跑到后院来了?”

    “在那里守着又如何?有莫舞在就行了,那地方,也没有我们说话的份!”

    说着话,司听风伸出玉臂,纤指点了点张戎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张二钱,女王让我告诉你一件事儿,摘星楼已经被剿灭了!”

    “哦”张戎反应有点淡淡的,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还有件事儿,那个.....河洛神图在你手上?”

    “河洛神图?就那张黄皮纸?”张戎有些纳闷的转过了头,就那张破黄纸,也能叫河洛神图?

    司听风和姬如雨对视一眼,全都一副尴尬的表情。

    张戎更纳闷了,“你们这是什么神情?”

    司听风咬咬粉唇,苦笑道:“罢了,看来女王还没告诉你事情,今日索性告诉你吧。你可知道是谁请摘星楼出手寻找河洛神图的?就是齐王府!”

    司听风将之前齐王府不便出手,请江湖组织代为寻找河洛图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张戎整个人都懵逼了,脸色红中带黑,两只眼睛差点没瞪出来。

    怪不得之前凌清雪不提这茬,敢情是不好意思说啊,自己请江湖组织干活,结果江湖组织差点把主顾给弄死。这乌龙闹得,都没脸见人了好不好。

    张戎觉得自己冤得很,自己受这么重伤,搞了半天罪魁祸首是凌清雪,这找谁说理去?

    更过分的是,连凌清雪自己也差点被胖子等人玷污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想要什么河洛图,直接跟本公子说一声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姬如雨没好气的哼了一声,“你说得轻巧,我们那时候哪里知道河洛图在你手上?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说了,生气,本公子差点死在自己人手上,想想都冤得慌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司听风和姬如雨也觉得冤,白花钱请摘星楼出手了,结果闹到最后,钱打了水漂不说,还把摘星楼剿灭了。

    虽然嘴上聊得是河洛图,但是心里,想的却全都是凌清雪。

    东府么?或许,能配得上齐王府的,也只有东府了吧。

    凌清雪的联姻对象乃是英国公府小公爷张振岱,说起来,也算是门当户对了。

    张振岱今年二十有一,比凌清雪小三岁。张小公爷并非嫡子,乃是二夫人薛傲双之子。由于嫡长子张振岳早亡,庶出的张振岱便有了继承权。

    虽然庶出,但张振岱的背景并不差,母亲薛傲双乃是丰城伯薛翰之妹,作为丰城伯的亲外甥,张振岱的继承权可以说是稳如泰山。

    东府英国公张敬晧,一生共有三子,嫡长子张振岳,庶子张振岱和张振峦。

    嫡长子张振岳早夭,继承人只能在两个庶子中间选一个,这时候就要拼背景家世了。张振峦乃是三夫人宁秀儿之子,而宁秀儿只是普普通通的商户之女,在继承权的争夺上,自然是毫无胜算。

    张戎的心情一直不怎么好,一个人拄着拐杖慢悠悠的往西院池塘走去,他想一个人走走,便没让司听风和姬如雨跟着。

    其实,司听风和姬如雨又何尝不明白张戎的心情,这些天,女王也一样不开心。

    可是那又如何呢?这都是命。

    司听风以前就说过,女王与张二钱接触的越深,付出的感情越多,对这两个人的伤害就越深。从一开始,司听风就知道,女王与张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相爱,却未必就能走到一起,如果走不到一起,爱的越深,伤的越深。

    好在,张二钱并没有付出太多,而女王呢.....

    经历过那么多喜怒哀乐,重重的生死难关,女王心里恐怕容不下第二个男人了,可是她还是要接受自己的命运,履行作为女王应该承担的责任。

    八月中旬,樱花早已凋零,路边花池中,秋菊正在盎然的盛开,芬芳不浓郁,却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仰卧在光滑的石面上,晒着暖阳,感受那阵阵秋风。

    张戎并不是唯一一个跑到池塘散心的人,在池塘另一侧有一个雍容的身影,正在你怔怔的望着池中游鱼。

    眉头微蹙,望着对岸的人,总觉得对面的中年女子有些面熟,仔细想了想。

    咦,这女子不是那日在增寿寺见到的中年美妇么?

    那中年美妇显然也看到了张戎,她迈着莲步,缓缓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美妇颇有些惊讶,她没想到能在齐王府碰到那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你叫张戎,对吗?我听老八说起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,你是?”

    张戎有点懵,中年美妇怎么会出现在齐王府?

    似乎看出了张戎脸上的疑惑,美妇淡淡的笑了笑,只是笑容中带着颇多苦涩。

    “我啊,是英国公府的!”

    英国公府的?

    张戎顿时有点明白了,今天是小公爷张振岱和女王凌清雪订婚的日子,能跟着英国公张敬晧一同前来的,除了张振岱的生母薛傲双,剩下的也只有那位英国公原配夫人柳氏了吧。

    哎,怪不得美妇眉宇间带着些苦涩。

    如此大好的日子,恐怕又想起亲儿子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