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80章 认亲
    第180章认亲

    柳氏,本名柳若云,乃是现任定远侯柳承志的亲姐姐。

    正如张戎所想,今日来到齐王府后,看着旁人纵谈张振岱的婚事,她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如果那儿子能活到今天,也该成婚了,可惜,今日订婚的不是自己的儿子,而是那薛傲双的儿子。

    自古豪门多恩怨,势力庞大的东府也不能免俗。柳氏和薛氏相处并不融洽,以前薛氏还算安分,可嫡长子早夭后,薛氏便母凭子贵,大有压柳氏一头的趋势。

    好在柳氏平日为人和善,八大太保以及张淑妃都心向她,再加上定远侯府的势力,这才堪堪保住主母之位。

    不过薛氏并非大度之人,而且野心勃勃,只要有奚落柳氏的机会,就一定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今日在齐王府大厅内,薛氏一边喜气洋洋的谈论婚事,一边说些不阴不阳的话刺激柳氏。

    柳若云可不是那种任人欺凌的女人,又不好在齐王府当着众人的面让张敬晧难堪,便只好找个理由离开客厅。

    两个心情低落的人,不约而同的聚在这西院池塘旁边。

    张戎半坐着身子,草草的拱了拱手,“小民张戎,见过大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咦,你晓得本夫人的身份了?”柳氏颇有些诧异的蹙了下眉。

    “这有何难?东府那边有资格跟着张国公来齐王府谈婚事的,也只有大夫人和二夫人了。二夫人自然不会舍了亲儿子,跑到这池塘旁边散心,所以....夫人的身份并不难猜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聪明,哎.....若是我那孩子还活着,那该多好......”

    柳若云靠着石面,弯腰捡起一丝花瓣。眉宇间透着浓浓的忧愁,犹如片片秋菊,隐藏着层层萧索与微寒。

    丧子之痛,深入骨髓,时间的洪流,并不能让这伤痛减轻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“大夫人,你瞅瞅,晚辈与已故定远侯长得如此像,会不会是你的儿子呢?人家不是常说,外甥像舅嘛!”

    张戎有些惫懒的往后躺了躺,可惜扯到腰间伤口,疼的龇牙咧嘴的。

    “噗.....嗤.....”

    柳若云展颜一笑,不知为何,被张戎这么一打岔,心情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你呀,与我那哥哥长得有颇多相似之处,可惜.....你不可能是我的孩子,虽然我也希望一切都是真的。当年,那孩子就死在我怀里,我却毫无办法!”

    “那就很奇怪了,那我为什么跟柳侯爷长得那么像呢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普天之下,总有些长得很像的人,却又无法解释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,柳若云和张戎很投缘,二人靠在石面上,闲聊一番,各自的心情也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二钱,既然你爹娘已去,不如认我做干娘如何?”

    干娘?张戎心里咯噔一下,哎呀,这可是东府大夫人,定远侯柳承志的亲姐姐,认她做干娘,岂不是认了一座大靠山?

    不能激动,一定要忍,微微侧过身,挠了挠头,“那个,认夫人做干娘,可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干娘给你封个大大的红包!”

    大大的红包?张戎眼睛一亮,当即就跪了。

    “娘亲在上,儿子在这里给你磕头了!”

    砰,二钱兄借着跪姿,动作无比流畅的磕了个头。

    柳若云抿嘴含笑,纤手停在半空,神情有些愣愣的。这个臭小子,还真是脸皮厚,刚刚还端着架子,一听有红包,立马磕头认亲。

    这小子虽说有些惫懒无赖,却是真性情。

    有时候人就是这样,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觉得他什么地方都好,讨厌一个人的时候,就觉得他什么都不对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赶紧起来吧,你身上还有伤呢!”

    柳若云素手一扶,张戎顺坡下驴,反身坐好,眼睛直勾勾的望着柳若云的脸,那意思好像是再说,“娘,红包呢?”

    柳若云笑着弹了下张戎的脑门,伸手往腰间摸了摸,将一块通体碧绿的孔雀玉佩挂到了张戎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干娘出来的急,可没带什么钱,这块玉佩可是我随身携带之物,也值不少钱呢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....那就好!”张戎煞有介事的把玩着玉佩,虽然不太懂古玩玉器,但光看色泽,就知道这块玉佩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这可是干娘送的玉佩,到底是卖还是不卖呢?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临近午时,池塘附近多了些人,凌清雪与张敬晧等人谈完事情,便来到西院观景用餐。

    远远地,凌清雪便蹙了蹙眉头,也不知道柳氏和张二钱是怎么认识的,看二人相谈甚欢的样子,难道早就认识了?

    凌清雪身旁,还有一位身材魁梧,面色刚毅的中年男子,此人儒雅中透着一丝悍勇之气,行走间虎虎生威,气定神闲。

    他便是当代英国公张敬晧。

    张敬晧身后还跟着一对母子,女的自然是二夫人薛傲双,另一个年轻公子便是小公爷张振岱了。

    张振岱遗传了张敬晧的特征,虽然身材偏瘦,但也算相貌英俊,儒雅不凡,只是少了些彪悍之气。

    看到张戎后,张敬晧也忍不住吃了一惊,“齐王殿下,不知这位是?”

    “他便是张戎,在燕山上多亏他誓死相救,由于伤势过重,本王便让他在王府将养一段时日!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他就是张二钱,此人临危不惧,至死不退,也算是大好男儿了!”

    “大好男儿?也许吧!”

    凌清雪微微一笑,一双美目往远处瞥去,此时,心中的苦涩又有几人知晓?

    如果张二钱不是大好男儿,如果他没有誓死护着,也许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牵绊。今日,知道订婚的事情,他会心疼么?

    至少,她凌清雪很不舒服,心烦气躁,有种要杀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她不想,却偏偏不得不去做,她是女王凌清雪,不是为一个人而活,总要逼着自己去做一些不想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张振岱看着远处的张戎,怔怔的有些出神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直到薛傲双碰了一下他的胳膊,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薛傲双微微垂下头,眼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鸷之色。

    看到凌清雪等人后,柳氏扶着张戎慢慢站稳身子。

    刚刚走了没几步,张戎只觉得后背发紧,猛地回过头去。

    迎着阳光,一点寒芒如闪电般飞来。

    张戎呆住了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