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81章 谁触动谁的心弦
    第181章谁触动谁的心弦

    一支羽箭,如流星般划破天空,带着微弱的蜂鸣声。

    太快了.....快到根本来不及反应......

    突变陡生,张戎扔掉拐杖,踏前一步,本能的抬手将柳若云挡在身后。

    噗......

    羽箭洞穿手背,鲜血夹杂着刺骨的疼痛滴落下来,此时,张戎怒不可遏的瞪着远处。

    是谁,到底是谁?为什么躲在齐王府内,依旧逃不过被刺杀的命运?

    右手握住羽箭尾端,轻轻用力,掰断羽箭,拔出箭杆,鲜血染红了整个左手。此时的张戎,瞪着猩红的双眼,喘着粗气,犹如一头狂暴的野兽。

    “是谁?不要藏头露尾的,老子就站在这里,你们来啊......来啊......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张戎冷静不下来,他就是觉得烦躁,想要将心里的怨气吼出来。

    “出来.....出来.....不是要杀我么.....来啊......”

    看到张戎狂躁的样子,凌清雪没来由的有一丝心痛。

    张二钱是个很怕死的人,可是他现在就像一条不惜命的疯狗,无论他怎么隐藏,依旧掩不住内心的烦躁不安。

    凌清雪紧咬着粉唇,双手有些发抖,或许,就不该让他知道订婚的事情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有人敢在齐王府搞刺杀,更没人能想到张戎会用手挡那支箭。

    听着张戎的吼声,如同野兽的咆哮,让人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司听风等人带着王府侍卫往远处奔去,片刻之后,便拖着一名蓝袍男子回到池塘旁。

    “女王,对不起,此人乃是一名死士,我们赶去后,他便.....自杀了......”

    凌清雪扫了尸体一眼,缓缓上前两步,突然抬起手狠狠地抽在了司听风的脸上,她目光森冷,眉头紧紧地蹙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本王让你们加强防卫,你们是怎么做事儿的?还有,谁允许张二钱来西院的,还不把他带下去!”

    “是,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还愣着做什么,去请李神医啊!”

    一场突如其来的刺杀,让这场订婚宴没有开始便已经结束,毕竟事发突然,张敬晧也没多说什么,倒是柳若云,并没有急着离开,而是留在齐王府看看情况。

    那千钧一发的一刻,张戎并没有把她推出去,而是伸手挡在了身前。

    此子虽然惫懒无赖,贪财油滑,但秉性真的很不错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房间里,李神医来了一趟,包扎好伤口,确定没什么大碍后,便叹着气离开了。

    此时,屋中只有两个人。

    张戎捧着包扎好的左手,神情抑郁,凌清雪面色森寒,紧咬着粉唇,凤目中有水雾在打转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么?好不容易躲过去,你还站在那里叫,你叫什么叫,真被人弄死,你就开心了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是不是疯了,可我就想那样做。倒是你,订婚这么大的事情,你之前提都没提....”

    “本王.....本王为什么不提,你难道不懂么?可是就算如此,你站在那里发疯,又是何故,你若真出了事儿....我....我.....”

    凌清雪转过身,背对着张戎,那一双凤目早已微红,泪水滑落,再不似之前的镇定自若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怪我刚才对你那般冷淡,你不了解张振岱,若是我与你太过亲近,恐怕张振岱会对你不利!”

    张戎闭上眼睛,有些自嘲的笑了两声,只是这笑有多苦涩,就只有自己知道了。

    过大的身份差距,就算张戎这样洒脱的人也生出一种无力感。

    喜欢凌清雪么?应该是喜欢的,否则,刚才又怎么会失去理智?

    责怪凌清雪么?不怪她,同样他张戎也没有错,错的是身份悬殊太大,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。可是眼看着喜欢的女人跟别的男人订婚,无论如何忍耐,依旧会愤怒,甚至想到了死。

    “后天就是中秋节了吧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二人都是心中一颤,中秋节么?这是最后一次相聚了吧,也许过完中秋节,就要恢复各自的生活了。

    也许,那天司听风说得对,既然无望,就不该痴缠,最终,爱的越深,伤的越深。

    庭院里,柳若云欣赏着假山花坛,长廊下微风徐徐。

    司听风、君莫舞、姬如雨三人站在不远处,垂手而立,不敢言语。

    “殿下喜欢二钱,对么?”

    “嗯?这....”君莫舞微微蹙眉,不知该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看来我猜对了,哎,这都是命运使然,别人都羡慕勋贵豪门的权势,却哪里懂得豪门子弟的牺牲。”

    柳若云对此事深有感触,仔细说起来,自己跟张敬晧也算是良缘了。可世上不是都如她柳若云这般幸运的,大部分豪门子弟联姻,都非心中所愿。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两天时间,匆匆而过。

    八月十五,明月虽圆,却总有一丝残缺。庭院幽静,花香沁人,张戎与凌清雪相对而坐,痴痴地望着空中明月,桌上酒菜,未动分毫。

    “你明天就回八方酒楼,难道就不能多待几日?”

    “多待几日又如何,徒增伤感罢了,好了,今天大好的日子,谈这些做什么?你父母双亡,我也父母双亡,同病相怜之下,何不干一杯?”

    说罢,张戎喝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凌清雪寒着脸,拿起筷子敲了敲张戎的右手,“你又偷奸耍滑,这是茶,不是酒!”

    “本公子重伤在身,哪能喝酒,你喝酒,我喝茶,有那个意思就成了!”

    “狡辩!”

    明月之下,一男一女,不断有笑声传来,没人能分辨出来,这到底是真笑,还是苦笑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什么时辰,不知道喝了多少酒,女王醉了,她俏脸羞红,凤眼含情。此时的女王哪有半点女强人的姿态,整个人偎在张戎怀中,口中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这一夜,凌清雪说了很多话,小时候的趣事,齐王府内部的权力争斗,第一次杀人,第一次骂人。说着说着,一会儿哭了,一会儿又笑了。

    当阳光透过云层,朝霞慢慢散去,新的一天开始了。

    凌清雪揉着有些发酸的额头,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突然悲从中来,拽过锦被,无声地哭泣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.....

    房门打开,一身米黄锦袍的女王来到廊下,她眉目如画,英姿卓卓。

    “听风,尽一切手段,找出是谁要杀张戎,还有,查出张戎真正的身世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张开双臂,凌女王呼吸着新鲜的空气。

    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巳时,一辆马车停在刑部对面,不久之后一个残疾人士慢悠悠的下了车。

    抬头看看近在咫尺的牌匾,残疾人士笑了。

    八方酒楼,我张二钱又回来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