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83章 外号带个钱字的男人
    第183章外号带个钱字的男人

    此时,八方酒楼已经开始上客人了,一个个全都支着脑袋看热闹。

    四郎提着账本,一脑袋浆糊,虽说这胖秃驴说话忒气人,但还不至于犯法吧?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布咚和尚也是酒楼的食客,怎么也得问两句。刘小能凑到贾九旁边,小声问道:“九儿哥,这是怎么回事儿,胖和尚犯事了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,何止是犯事儿,这胖和尚杀人了!”

    刘小能大大的吃了一惊,不可思议的瞪着布咚和尚,没看出来啊,这胖乎乎的傻和尚竟然会杀人。

    布咚和尚也瞪着眼睛,呲溜一下,将面条吸进嘴里,举着筷子吭哧道:“平僧没萨林....平僧没萨林......”

    关林将铁链子锁住布咚的脖子,黑着脸怒道:“闭嘴,当时是你自己喊着杀人的,好多人都亲耳听见了,你还敢狡辩不成?”

    “平僧没萨林.....泽位斧头,里可不楞冤枉林.....”

    关林咧着嘴,一脸懵逼,“你这秃头,说啥呢?说啥呢?你他娘滴好好说话,哪有斧头?哪有斧头,斧头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四郎放下账本,一溜烟的跑了过来,他算是看出来了,这事情有点不对劲儿啊。

    “关捕,你慢慢说说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关林吐口浊气,将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原来今个一早,家住城西的苏员外被人发现死在了西城河边上的破庙中。苏员外死状其惨,不仅被杀,连脑袋也被人割走了。

    由于案发地离着刑部比较近,刑部便派人接手此案,一番走访询问之下,许多附近百姓都说有个胖和尚一大早打那经过。

    当时胖和尚一边走,还一边嘟哝着,“饿杀人哦,饿杀人哦!”

    听到胖和尚这话,一开始行人也没当回事儿,毕竟,这世上还没有谁杀完人还满大街乱喊的。可是有两个百姓好奇之下,便去破庙看了一眼,结果真发现了丢了脑袋的苏员外。

    听完关林的叙述,四郎抚着额头,有气无力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杀完人还满大街乱喊,这不是傻子么?此事明显不对劲儿啊,再联想到布咚和尚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发音......

    唐嫣卿拿过一张纸,将毛笔塞在布咚和尚手中,“胖和尚,你把你之前说的啥,直接用笔写下来,千万别动嘴说。”

    关林一时间没看明白,不过还是松了松铁链子,布咚和尚弯着腰,垮着脸一笔一划的写了起来。布咚和尚是个文化人,很快就写完了。

    “额萨里哦,额萨里哦,额萨里哦,这里的山歌很好听,这里的姑娘美如花,我站在山上看呀看,妹妹你走过来哦........”

    看着纸上的内容,一帮子人全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唐嫣卿拿着筷子绰绰布咚和尚,冷笑道:“秃头,来,唱一唱!”

    “饿杀人哦,饿杀人哦,饿杀人哦.....”

    布咚和尚还真操着一口歪歪扭扭的口音唱了起来,唱了两句,就把关林和贾九唱懵逼了。

    这特么好好一首滇南山中小曲,到了胖和尚嘴里,愣是唱成了杀人恐怖曲。

    关林咧着嘴,很没脾气的瞪了瞪眼,“这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关捕,你是不知道啊,这个胖和尚说话吐字不清,发音不准,就在你来之前,我差点没端起板凳揍他!”

    刘小能苦着脸将刚才的事情叙述了一遍,听得关林目瞪口呆,普天之下,还有说话发音如此奇葩的人?

    到了这会儿,关林也明白了,自己这是抓错了人了,之前还觉得奇怪呢,为啥对方杀了人,还满大街乱叫唤。

    松开铁链子,贾九照着胖和尚的屁股就是几下飞脚,“你这秃驴,能不能改改发音,否则,早晚你得死在这张破嘴上边。”

    布咚和尚一脸委屈的哼了哼,这特么能怪我么,从小到大就这么说话的,哪是说改就能改的?

    关林失望极了,还以为这次能直接抓到真凶,破个凶杀案呢,结果碰到个奇葩的胖和尚。

    布咚和尚来自浙江法华寺,云游四方,也是最近刚到京城。昨晚上他确实住在西城河边,不过并不是住在破庙,而是破庙北面的树林子中。

    布咚和尚早上路过破庙的时候,并没有看到什么可疑人影。

    找张桌子,垂着头喝起了闷茶,布咚和尚吃完饭想走,直接让关林给揪了回来。案子不破,布咚和尚就得顶着嫌疑犯的身份,衙门可不会因为布咚和尚几句话,就彻底洗清他的嫌疑。

    “真是头疼,本来还以为是件轻松的案子,没想到这么棘手!”

    “关捕,有这么麻烦么?对方杀死苏员外,无非是仇杀或者劫财,只要耐心查,一定能查到线索的!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死的可是苏员外啊,压力可不小。苏家大公子刚刚在衙门放了话,谁要是能转到真凶,替苏员外报仇,苏大公子就奉上一千两白银做答谢!还有啊.....”

    关林话还没说完,就觉得身旁吹过一阵风,扭头一看,张二钱不知道啥时候出现在大厅中,手里还拿着把菜刀。

    这特么......

    刚刚厅中闹腾这么厉害,不见你露面,一提钱,你嗖的一下就出现了,真不愧是外号带个钱字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关捕,这事儿张某接下了,作为衙门新晋捕头,还没做过什么有意义的事情呢,那么,就从这件案子开始吧!”

    关林咧着嘴,手里捏着只茶杯,眉头都快成了倒八字。张二钱你特么抢买卖就直说,能不能别搞得这么正义凛然的......

    关林心中有一丝难以言说的痛,可是贾九却不觉得有啥,一脸兴奋的站了起来,“哈,二钱哥,你伤好利索了?有你出马,此案肯定能破!”

    听到贾九这话,关林真想开口骂人,哦,张二钱能破案,我这个当师傅的八舅爷爷就不能破案了?

    张戎可不管关林咋想的,跟李熙月请个假,领着两位美女保镖出了门。

    想着可能会追踪气味儿,便带上了二师兄,结果刚出门,大师兄就从二楼旗杆上滑下来。

    大师兄一身红色小衣服,头上还戴着一顶绿帽子,手里挥舞着一根骨头棒,嘴里吱吱乱叫。

    三人一猪一猴走出没多远,就听到酒楼传来李熙月暴怒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否几,你有本事别回来.....”

    大师兄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手里的骨头棒也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河边破庙,除了尸体被带回了刑部敛房,其他一切还保持着原样。

    地面上有血,却没有太多打斗痕迹,张戎抱着膀子,仔细观察着破庙中的一切。

    突然,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这是.....

    ??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