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84章 鸟儿去了哪了
    第184章鸟儿去了哪了

    空荡荡的破庙屋中,房梁位置挂着一个鸟笼,鸟笼子挂的有些高,需要抬起手才能够到。

    风顺着破门洞吹进来,鸟笼子摇摇晃晃。

    破庙之中怎么会有鸟笼子?

    屋中到处蒙着一层灰尘,唯有这个鸟笼子干净异常,应该是这两天才挂到此处的。

    “咦,这鸟笼子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经张戎提醒,唐嫣卿和柳薰儿也看到了这个鸟笼子,破烂不堪的庙屋中,挂着崭新精致的鸟笼子,看上去是如此的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将守在门外的衙役唤进来,指着鸟笼子问道:“这个鸟笼子是怎么回事儿?是苏员外的?”

    “回张捕的话,之前打听过了,据苏家人所说,苏员外出门的时候并没带鸟笼子。至于这个鸟笼子是谁的,我们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张戎托着下巴,定定的望着眼前的鸟笼子,难道这鸟笼子是凶手留下的?

    空有鸟笼却无鸟,怪事啊!

    伸手将鸟笼子摘下来,放在二师兄鼻子前晃了晃,二师兄当即翻了个白眼。这破笼子不知道被多少人摸过了,再加上隔得时间有点久,周围又是人来人往的,怎么追踪气味儿,你还真把我当神猪了?

    得,一看二师兄这幽怨的小眼神,张戎就知道想靠二师兄破案是没戏了。

    唐嫣卿伸手接过鸟笼子,仔细打量了一番,柳薰儿也凑在一旁观察了半天。

    “二钱,这鸟笼子虽然精致了些,但想靠鸟笼子找到凶手,是不是有点异想天开了?”

    张戎耸耸肩,慢慢走到门口处,“二位姐姐,这鸟笼子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里边的鸟。凶手杀完人砍掉脑袋,还不忘偷走鸟儿,可见这只鸟儿十分贵重。”

    “鸟儿?”柳薰儿举起鸟笼子,不解道,“难道不是鸟儿自己飞走了?”

    “我的柳姐姐,你仔细想想,鸟笼子挂那么高,就算破屋中双方发生争执,也很难碰到鸟笼子吧?无人打开鸟笼子,鸟儿还能自己飞走?所以啊,那只鸟儿肯定被人拿走了。”

    张戎自信满满,唐嫣卿却是十分疑惑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对啊,照你这么说,凶手是冲着鸟儿来的,那杀完人直接提着鸟笼子走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柳薰儿放下鸟笼子,少有的附和了一下唐嫣卿,“是啊,姓唐的说的不错,留下鸟笼子,单独拿走鸟儿,不嫌麻烦么?”

    张戎想了想,小声说道:“凶手不直接提着鸟笼子,肯定是不方便喽,你们好好想想,若是提着这么大鸟笼子走街串巷,很难不被人发现吧?”

    二女沉吟片刻,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......人头呢?既然不方便带走鸟笼子,那人头呢?”

    “杀人带走人头,无非三种解释,第一种,凶手是个变态,第二种,为了掩藏死者身份,第三种,出于某种原因,凶手不得不带走人头。仔细想来,只有第三种可能性最大,或许,苏员外头上有什么伤,而这伤口能直接暴露凶手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来到破庙外,驻足而望,向东百丈距离,便是西城河,西城河两侧商铺林立,行人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破庙中血迹早已干涸,可是血迹在距离门口一丈距离便消失不见了,在靠近门口的地上,有一个很浅的圆形痕迹。

    按照圆形痕迹大小,应该是大点的瓮,有点类似酒坛子的器皿,若是将人头放到器皿之中,便能悄无声息的带走人头了。

    不过,最让张戎费解的是,苏员外为什么会跑到破庙中来?

    唐嫣卿似乎也想到了这个问题,看着破破烂烂的庙屋,再看看繁华的西城河两侧,不禁蹙起了黛眉。

    “奇怪,苏炳添腰缠万贯,注重身份之人,为何会大清早的来到破庙中?就算有事要谈,茶楼酒肆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张戎也在考虑这个问题,可是一时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“这些问题只能慢慢查了,不过,以苏炳添的身份,跑到这种地方来,所做之事,八成也是些龌龊事。”

    倒不是胡乱揣测,若是光明正大的谈事情,何必来这破庙之中?

    破庙就这么大,绕着四周逛了好几圈,也没再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。无奈之下,三人一猪一猴晃悠悠的往西城河走去。

    如今已是九月金秋,看河水清幽,风中带着丝丝凉意。自受伤之后,还是第一次来西城河。一个多月的时间,并不长,可是对张戎来说,却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片片金色花叶顺着河水飘走,水中倒映着每个人的脸。

    一叶知秋,叶叶成愁!

    张戎坐在河沿青石上,望着河水怔怔出神,柳薰儿靠在垂杨柳下,把玩着那把碧玉长箫。

    唐嫣卿坐在张戎身旁,语声轻柔而微弱。

    “二钱,还在想着你的身世么?真不打算继续查了?”

    “唐姐姐,你觉得现在我想不想查还重要么?就算我什么都不做,对方也会来找我,不是么?与其费心费力的去查,不如耐心等着对方主动送上门!”

    张戎微微一笑,笑若秋风,带着丝丝萧瑟。

    唐嫣卿将长剑放在身旁,双手托着下巴,静静地望着河边风景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二钱从齐王府回来后,就有些变了,变得不再像之前那般洒脱,整个人也沉闷了一些,仿佛一下子成熟了许多。

    可是,更喜欢以前的二钱,以前的二钱虽然口花花没正行,却让人轻松惬意。

    现在的二钱,竟然给人一种淡淡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未时初,刑部敛房,秋风呼啸,更给敛房平添几分阴冷荒凉的气息。

    木板上躺着一具无头尸体,尸体身材还算魁梧,只是肚子很大,犹如怀孕一般。

    苏炳添苏员外,号称“苏大肚子”,西城一带,能有这么大肚子的,可真不多见,再加上一身黑色锦袍,即使没了脑袋,也不妨碍别人一眼就认出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看着苏炳添的肚子,张戎苦笑着摇了摇头,这特么得存积多少脂肪,才能挺起这么大肚皮?

    女人怀双胞胎,估计也没你肚子大。

    张戎三人仔细检查着苏炳添的尸首,没过多久,唐嫣卿就发现一点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