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86章 紫蓝鹦鹉
    第186章紫蓝鹦鹉

    死者为男性,约有三十余岁,一身粗布衣料。尸体侧趴在坑中,后脑勺一片血肉模糊,想来是被重物击打所致。

    看死者衣着打扮,与之前酒馆老板描述的猎户非常像。

    张戎腰上的伤还没好利索,唐嫣卿和柳薰儿便合力将尸体拽了出来。

    仔细验看一遍尸体,死亡时间要比苏员外早一些。

    围着尸体研究了一会儿,柳薰儿便离开万象林,好让刑部方面派人收敛尸体,顺便布控现场。

    等着柳薰儿走后,张戎和唐嫣卿慢慢往枫林深处走去,没多久便在杂草从中找到一根染血的木棒。看木棒粗细,倒与死者脑后伤口吻合。

    发现木棒的地方,竟然在尸坑东面,看地上足迹,似乎有人匆匆忙忙的穿过枫林,直接往东面而去。

    “唐姐姐,从枫林往东,是不是能直接到达破庙?”

    问完话,张戎才反应过来,自己好像是问错人了。唐姐姐是个重度路痴啊,问她这种问题,不是找不自在么?

    果然,唐嫣卿寒着脸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,“我怎么知道?我又没来过这破地方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沿着枫林慢慢向东摸索,渐渐来到东面的竹林中。秋风吹动,竹林摇摆,片片竹叶发出沙沙声。

    竹林深处,竹子纵横交错,宛如一道道天然的篱笆,根本无法通行。

    张戎顿时有些郁闷了,难道自己猜错了?

    就在此时,唐嫣卿扒开一根竹子,有些兴奋地喊道:“二钱,你快过来看,这里有条小路。”

    张戎赶紧走了过去,将竹子扒开,一条溪流静静地从脚下流过,在溪流另一侧则有着一条羊肠小径。

    小路很窄,窄到只能落下两只脚,由于有竹林遮挡,若没有扒开溪流侧面的竹子,根本发现不了这条小路。

    沿着羊肠小径继续往前走去,这次走了约有一盏茶工夫,便走出了林子。站在林外,一条青石小路就在脚下,青石路蜿蜒向东,驻足而望,破庙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破庙门口,两个留守现场的衙役百无聊赖的聊着天,突然听到一声喊,扭头望去,顿时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二人忙不迭的跑了过去,有些惊讶道:“张捕,你什么时候过来的,我们怎么没发现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们是从万象林那边穿过来的,你们自然看不见的!”

    “咦,能直接穿过万象林,来到西城河?”

    张戎没纠缠这个问题,双手抱着膀子,若有所思的看着不远处的破庙,“唐姐姐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们就发现苏大肚子鞋底泥土较多,袍子上也有些脏兮兮的,现在想来,估计枫林中的人便是死于苏大肚子之手。苏大肚子杀完人,穿过万象林,却不知被什么人盯上了,然后被杀死在破庙中。”

    “唐姐姐所想,与我不谋而合,看来那只鸟儿果然很值钱啊,竟然惹出了两条人命。现在,我越来越好奇了,那到底是一只什么样的鸟儿呢?”

    唐嫣卿也是挺好奇的,虽说世上有不少爱鸟之人,但还从没听说过因鸟杀人的。

    “等咱们查清楚枫林中死者的身份,想来很快就能知道那是一只什么样的鸟儿了。”

    再次回到枫林后,柳薰儿已经领着刑部的人将现场围了起来,看着张戎和唐嫣卿过来的方向,不禁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“你们跑到什么地方去了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们刚才去了破庙!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前边竹林子跟篱笆圈似的,哪有路?”

    柳薰儿犹自不信,可是看张戎和唐嫣卿一副信誓旦旦的表情,顿时有些惊异了,难道真的有路?

    关林指挥着衙役收殓尸体,另外派人去附近知会一声,顺便打听一下死者的身份。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次日,天刚蒙蒙亮,贾九便敲响了八方酒楼的门。

    张戎刚卸下门板子,贾九就兴冲冲地说道:“二钱哥,快跟我去衙门,枫林死者的身份确认了,果然是北郊山村的猎户。”

    听着外边有动静,唐嫣卿也急匆匆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随着贾九来到刑部,就看到班房之内有一名女子不断抽泣着,关林不断出声劝慰。

    看到张戎进屋,关林起身说道:“二钱,这女子便是死者王秀全的婆娘,你有什么话赶紧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大嫂,王秀全最近是不是得到一只鸟儿?”

    女子抹着眼泪,轻轻地点了点头,“当家的前些日子着实搞到一只紫蓝色的鹦鹉,那鹦鹉通人性,能人言。他便想着卖个大价钱,前日便兴冲冲地进城,却是一夜未归,未曾想.....竟然.....竟然.....呜呜.....”

    紫蓝鹦鹉?张戎有些咋舌的抽了口凉气。

    唐嫣卿和关林对紫蓝鹦鹉全无概念,于是好奇的小声道:“紫蓝鹦鹉,很值钱?”

    张戎斜着眼瞥了下关林,无奈的耸了耸肩,“何止是值钱,简直是太值钱了。紫蓝鹦鹉,那可是鹦鹉界的汗血马王。喜欢鸟儿的人,恨不得倾家荡产买一只紫蓝鹦鹉,只可惜,这种鸟儿非常稀少,有钱都没处买,所以,一直都是有价无市。真要说值多少钱,恐怕不少于七千两吧。”

    “啥?啥玩意儿?”

    关林瞪着眼,心里顿时暗道一声,我勒个大草。

    一只鸟儿至少值七千两银子,我关某人这辈子能赚七千两么?

    别说关林了,就连唐嫣卿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,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么值钱的鸟儿。

    照这个价,一只紫蓝鹦鹉,都能买一栋宅院了。

    张戎暗自撇了撇嘴,七千两,其实已经很保守了,正常情况下,紫蓝鹦鹉出世,很少有低于一万两的。

    娘滴,无论如何也得把这个案子给破了,不图别的,就图那只紫蓝鹦鹉,有了这只鸟儿,还愁没钱买宅院?

    现在二钱兄可谓是干劲十足,两个眼珠子红红的,就像一条疯狗。

    离开刑部后,连早饭都没顾上吃,急吼吼的拉着唐嫣卿往西城河走去。

    唐嫣卿清冷的面容上挂着一丝微红,这个张二钱,查案就查案,你抓手抓这么紧做什么?

    也不知道张二钱想到了什么,跟赶着去投胎似的。

    ..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