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87章 米酒店
    第187章米酒店

    九月深秋,雾气越来越重,再加上时间太早,路上行人稀稀拉拉。

    被张戎拽着走了好一会儿,唐嫣卿终于有些受不了了,虽然路上行人不多,但耐不住脸皮薄啊。

    “张二钱,你赶紧撒手,你还想抓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额,失误,失误,这就很奇怪了,唐姐姐,你什么时候抓住我的手的?”

    张戎回过头,一脸的茫然,眼珠子一阵乱转,好像是在说“我很无辜”。唐嫣卿柳眉倒竖,却又拿着个无赖的家伙没办法,只好抽出手,冷冷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哎,唐姐姐,你别生气啊,急着来西城河,真的有急事呢。你还记得昨天咱们去万象林那边,酒馆老板说过的话么?”

    “记得啊,不就是苏大肚子和北郊猎户争执不休的事儿么?”唐嫣卿歪着头,有些搞不懂张戎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事儿啊!”

    “那还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你不记得了?当时老板说过,米酒店的孟老板本来是赶着车子出城送货的,结果不知是什么原因,又赶着马车返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唐嫣卿寒着脸,美目剜了张戎一眼,“这事儿我当然记得了?这有什么奇怪的?你到底想说什么,能不能别卖关子,真是急死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唐姐姐,你好好想想,咱们之前不是一直犯愁苏大肚子是被何人所杀么?对方杀苏大肚子,显然和苏大肚子杀王秀全的原因一样,也是为了那只紫蓝鹦鹉。不过苏大肚子和王秀全交易紫蓝鹦鹉,肯定不会大肆声张,那凶手又是怎么知道的呢?所以啊,我猜测很可能是苏大肚子无意之下被盯上了。”

    顿顿口,张戎继续说道:“昨天早晨,苏大肚子和王秀全起争执,声音有些大,那个时候被人盯上的可能性非常大。而恰巧,本该出城送货的米酒店孟老板,竟然急匆匆的折返回去,你不觉得这事儿有点太巧了么?”

    听张戎一番解释后,唐嫣卿顿时眼前一亮,“咦,照你这么说,确实有点可疑。苏大肚子和王秀全起争执,恰巧被孟老板看到或听到些什么,倒也不无可能,若是孟老板也一心想要抢夺紫蓝鹦鹉,也就可以解释他为什么突然折返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小声嘀咕着,很快就来到西城河边上。

    西城河正对理刑街的丁字路口处,有一个摊位,每天一大早都会弄些油炸桧。

    此时还有些早,摊位前并没什么客人,二人坐在桌子旁,要了些油炸桧,弄了两碗米粥,就着小咸菜慢慢吃起来。

    腹中半饱,张戎看似随意的跟摊位老板老芋头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芋头,昨天早上可有什么车子打此经过?”

    “车子?倒还真有一辆,不过当时雾气有些浓,看不太清楚,只闻到一股子酒味儿!”似乎想起了什么,老芋头攥紧长竹筷,小声嘀咕道,“想起来了,当时还跟对方打了声招呼,听声音,好像是南边米酒店的孟庆伟孟老板。”

    张戎心中一喜,唐嫣卿也是面色一变,“老芋头,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应该错不了,以前孟老板经常来我这买油炸桧,对他的声音熟悉的很。”

    唐嫣卿略有深意的看了张戎一眼,没想到又让张二钱说对了,这个孟老板果然有问题。

    从米酒店出城送货,只有万象林那条路最方便,就算走其他路,也不可能走到破庙附近来。而且,昨日孟老板从万象林折返回去,无论怎么回米酒店,也不用经过破庙附近啊。如此一来,就只剩下一个解释了,孟庆伟出于某种原因,先赶着马车去了破庙附近,然后才返回米酒店。

    确定孟庆伟有重大嫌疑后,留下点碎银子,二人急吼吼的沿着西城河大街往南走去。

    张戎没急着通知刑部,至于为什么这么做,当然是为了那只紫蓝鹦鹉了。若是让刑部的人跟着掺和,到时候逮到紫蓝鹦鹉后,鹦鹉算刑部的还是算他张二钱的?

    唐嫣卿对张戎这种财奴心态早就见怪不怪了,但愿那只鹦鹉没事儿,否则,还不把张二钱给心疼死?

    来到米酒店门口后,就看到门板还没卸下来。唐嫣卿伸手敲了敲门板,过了好一会儿,屋内才传来动静。

    门板缓缓卸下,一名三十余岁的女子迷迷糊糊的探出头,她头发有些散乱,显然是刚刚起床。

    “二位,这辰时还没到呢,你们就跑来买酒,是不是有些太早了?”

    女子苦笑一番,话中透着些怨气,店铺辰时中旬才开门,你们不到辰时就敲门,这不是扰人清梦么?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来买酒的,是来找孟老板的!”

    “找外子的?不知二位是?二位来的有些巧,外子昨日出城给昌平县卢员外送酒,至今还没回来呢。估摸着是卢员外留他住了一宿,不过,看时辰,也该回来了,二位若是有急事,不妨先在店中等等!”

    说着话,女子让开门,作势请张戎二人进屋。

    张戎和唐嫣卿对视一眼,心里直犯嘀咕,看女子神情不似作假。而且,若是孟庆伟已经回到家中,女子应该想办法把人往外赶才是,而不是把人往店中请。

    难道孟庆伟真的没回家?

    这特么就见鬼了,孟庆伟昨天早晨折返回来,有万象刘酒馆老板以及油炸桧老芋头作证,不可能有假。可是,孟庆伟却没回家,那他去哪儿了?

    心中有疑惑,张戎也没忙着暴露身份,进了屋拱手施了一礼,“本公子家住东城,这位乃是内子,后日家中小儿正好满周岁,想设宴款待亲朋好友。这不,一大早就来找孟掌柜,想跟他商量下酒水的事情,他真的不在家?”

    妇人拢着头发,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原来是孩子的周岁酒,这可是好事儿啊,倒是耽搁不得,我家那位挨千刀的也真是的,有如此要紧事儿,还留宿昌平县。二位先在店中等等,待外子回来,我让他给你们算便宜些.....”

    看妇人说话反应,张戎顿时就无语了,孟庆伟是真没回家啊。

    唐嫣卿和张戎有些犹豫,要不要在店中等着呢?

    刚喝了口热水,就看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慌慌张张跑进米酒店。

    男孩一进店,抱着孟家妇人的腿就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孟家妇人有些犯晕,推推男孩的脑袋笑骂道:“小板凳,又有人打你了?你别哭,快跟我说说.....”

    “不....不是.....婶子....是孟老板.....他....他死了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张戎和唐嫣卿猛地站了起来,心里都要骂娘了。

    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