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88章 一对狗男女
    PS:终于回来了,话说十一长假,跑到旅游景点玩,真的是脑壳子进水。

    昨天听朋友发牢骚,长城那边人头碰人头,跟赶大集似的,爬都爬不动。

    哎,还好我有经验,找个人少的地方吃吃野餐跳跳舞,不比逛景点强?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第188章一对狗男女

    张戎那张脸黑如锅底,唐嫣卿也是一脸寒霜。

    最近是不是运气太差?找猎户的时候,猎户死了,找孟老板,孟老板又死了,确定不是开玩笑?

    唐嫣卿一把将男孩提了起来,急声问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?孟老板被杀了?”

    “千....千真万确.....”唐嫣卿脸色含煞,男孩颇为害怕,哆哆嗦嗦的朝门外指了指,“就在玉面狐狸家,好多人都看到了.....”

    唐嫣卿慢慢松开了手,眼神古怪的看了下张戎。

    张二钱真的是瘟神附体,走到哪儿,哪里就得死人。

    孟家妇人身子一晃,伤心中带着一丝怨气。张戎倒是能理解孟家妇人的心情,姓孟的彻夜不回,竟然去了别的女子家,能不有怨气么?

    不过,这个玉面狐狸又是谁?

    片刻之后,孟家妇人泣不成声的往玉面狐狸家跑去,张戎和唐嫣卿一直跟在后边。一路上跟男孩打听了一下,方才晓得玉面狐狸是何人。

    玉面狐狸名叫杜怜,双十年华,长得是媚眼含春,楚楚动人,在西城河一带也算小有名气。杜怜父母双亡,便靠着一张脸蛋讨生活,三年来,她与许多男子暧昧不清,这才被人称为“玉面狐狸”。

    杜怜家离着西城河大街有些距离,中间隔着两条胡同。当来到事发地点后,就看到门外聚集这不少看热闹的人,四名衙役堵着大门口,不让闲杂人进去。

    孟家妇人是受害者家属,很快就进了院,但是张戎和唐嫣卿却被挡在了外边。

    二钱兄现在可一心想着那只紫蓝鹦鹉呢,当即拿出腰牌,亮明身份,“我们乃是刑部的人,奉命调查苏员外被杀一案,孟老板与此案有关。”

    张戎亮明身份后,衙役没再拦着。

    进了院子后,张戎和唐嫣卿便悄悄寻找那只紫蓝鹦鹉,院子并不大,也就几间房,可是找了一圈,也没看到哪里有鸟儿。

    见鬼了,孟庆伟把紫蓝鹦鹉弄哪里去了?

    很快,二人便来到出事的房间,一张小桌子,旁边就是炕,看陈设这里应该就是卧房了。

    此时炕上并排躺着一男一女,男的将近四十,看孟家妇人泣不成声的样子,应该就是孟庆伟了。女子约有二十六七,颇有姿色。

    二人并排躺在炕上,孟庆伟光着膀子,女的则只有一件肚兜,二人躺在炕上干了点啥,用屁股想也能想得到。

    炕上并没有太深的打斗痕迹,二人应该是熟睡中被人杀死的,全都是身中数刀。孟庆伟最惨,脑袋耷拉在枕头旁边,脖子都快被砍断了。

    看样子,凶手也是怒下杀手啊,乱砍一通,都快把脖子砍成烂肉了。

    “这女子就是玉面狐狸杜怜?”

    顺天府的人知道张戎是刑部的捕头,所以有问便答,“此女并非杜怜,她叫谢双,乃是杜怜的好姐妹,平日里杜怜认识一些富商公子,都是谢双介绍的。”

    张戎哦了一声,原来是个拉皮条的。

    不过,这里不是杜怜的家么?怎么却是谢双睡在炕上?那么杜怜呢?

    正纳闷不已呢,就听院外一阵哭声,没多久一名妩媚横生的女子闯了进来,看着炕上惨状,她惊呼一声,脸色煞白,差点没吓晕过去。

    唐嫣卿揪揪张戎的衣角,努了努嘴,“这位才是玉面狐狸杜怜。”

    哦,张戎不禁仔细打量了一下,只见此女艳若桃腮,肌肤似雪,倒真有几分魅力。

    使个眼色,唐嫣卿便将杜怜提到外屋,等着杜怜回过神来,唐嫣卿冷声问道:“杜怜,说说吧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这不是你家么?为何却是孟庆伟和谢双睡在你炕上?”

    唐嫣卿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,杜怜面色苍白,哆哆嗦嗦的往里屋看了看,“这.....这......”

    “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藏着掖着不成?孟庆伟和谢双可是死在你的炕上,你要是不撇清嫌疑,哼哼......”

    唐嫣卿眼神清冷,伸手拍了拍桌面,吓得杜怜浑身打颤。

    杜怜用微弱的声音,断断续续的说了起来,张戎和唐嫣卿却是听得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原来孟庆伟与谢双早就勾搭在了一起,但是由于谢双是个寡妇,又开着一家杂货铺,附近人多眼杂。所以,孟庆伟和谢双勾勾搭搭的时候,就会到杜怜家中来。为了方面这对狗男女做些羞羞的事情,杜怜就会去谢双那边住。

    昨天孟老板又来了,他看上去很高兴,仿佛得到了一座宝山般。孟老板喝了些酒,并没有离开,杜怜则善解人意的去谢双家里住一晚上。

    以前,从来没出过事儿,哪曾想今天自己刚回来,就看到门口围了一群人,稍一打听,才晓得孟庆伟和谢双被人杀了。

    张戎揉揉太阳穴,轻轻眯起了眼睛,他觉得脑袋有点疼。

    全特么乱套了,孟庆伟和谢双这对狗男女也真够倒霉的,这是替杜怜这只骚狐狸挡刀了啊。

    只是,又是谁杀得这对狗男女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张戎就照着自己的嘴巴抽了下,我这是傻了不成?管凶手是谁呢,先把紫蓝鹦鹉搞到手才是要紧事啊。

    弯着身,张戎神过头,用极低的声音问着杜怜。

    “本公子问你,你可见过一只鹦鹉?”

    “鹦鹉?哦,见过,昨日孟老板将一只鹦鹉放在了谢双家,只是......捕爷,你问鹦鹉干嘛?”

    杜怜睁着一双楚楚可怜的泪眼,脸上满是疑惑,她觉得这张捕头有点不正经呢。炕上躺着两个死人,你不排查凶手,竟然问一只鹦鹉。

    张戎神色不变,淡淡的点了点头,只是心里却如翻江倒海一般,恨不得立马飞到谢双家中去。

    得抓紧时间才行,顺天府的人估计很快就会去谢双家找线索。

    转过身,张戎伸手挠了挠唐嫣卿的胳膊,还不断使着眼色。

    唐嫣卿面无表情的叹了口气,不过还是悄悄地离开了杜怜家。

    如今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两个死人和杜怜身上,倒也没人留意唐嫣卿的去留。

    呼,有唐姐姐出马,想来悄悄弄走一只鹦鹉应该不成问题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