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89章 人生与理想
    第189章人生与理想

    唐嫣卿走后不久,顺天府新任推官李东常便到了。李东常是认识张戎的,有些小惊讶的拱了拱手,“张捕,你怎么也在?”

    “哎,张某正在调查苏员外的案子,刚刚查出孟庆伟与此案有牵连,这才追查到此处,只是,没想到......”说罢,张戎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李东常皱着眉头,往里屋瞅了一眼,“孟庆伟还与苏大肚子的事情有牵扯?难道,这对男女也是因为此事被杀?”

    “咳咳.....李大人,这里不是孟庆伟家,此处乃是杜怜杜小娘子的宅院!”张戎伸手指了指坐在角落里抽泣的杜怜。

    李东常顿时就有点乱了,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既然这里是杜怜家,为什么孟庆伟会死在炕上?就算孟庆伟背着媳妇偷情,那也应该是跟杜怜啊,怎么死的却是另一个女人?

    “这.....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张某也不是太清楚,估计,是有人要杀杜怜,孟庆伟和谢双倒霉透顶,遭了无妄之灾!”

    李东常嘴角抽了抽,苦笑着摇了摇头。无妄之灾,应该算不上吧?要说是报应,倒是更贴切。

    孟庆伟这个人挺有意思的啊,家里有个长相不错的媳妇,还跑到外边偷腥,偷腥就偷腥吧,还不敢在女方家中偷腥。

    勘察完现场,李东常便开始询问起杜怜,“杜怜,你好好想想,最近可得罪过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得罪人?李大人,奴家平日里与人为善,一不偷二不抢,能得罪什么人?就算跟邻里偶有口角,但也不至于杀人吧?”

    张戎和李东常也觉得杜怜没有撒谎,虽说杜怜风评不佳,但是她顶多跟男人搞搞暧昧,也不会做什么大恶,又有谁会想杀她呢?

    这就很头疼了,难道凶手不是冲着杜怜来的,而是冲着孟庆伟或者谢双来的?

    沉吟片刻,李东常又问了杜怜一番话后,便提议去谢双家看看。

    张戎靠着门,一副皱眉沉思状,已经过了有一刻钟了,以唐姐姐的办事效率,应该已经把紫蓝鹦鹉弄走了吧?

    看杜怜的样子,估计这女人也不知道那只鹦鹉有多值钱。

    琢磨着唐嫣卿那边已经办完事了,张戎也没拦着,一行人便往谢双的杂货铺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杂货铺,张戎直接推门去了后院,搜寻了没一会儿,就在谢双的房间里看到一个鸟笼子。此时空荡荡的鸟笼子挂在绳子上,看上去有点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鸟笼子晃晃悠悠的,上边贴着一张纸。

    踮着脚凑近一些,就看到之上画着一个怪异的圆形笑脸。

    唐姐姐什么时候学会画表情了?

    张戎总算松了一口气,关键时刻,还是唐姐姐靠得住啊。

    既然紫蓝鹦鹉已经搞到手,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,接下来就可以一心破案了。

    李东常可不知道二钱兄心里在想啥,瞧二钱兄脸上露出轻松地笑容,还以为是有了什么线索呢。

    “张捕,有什么发现么?”

    “没发现啊!”

    看着张戎一脸无辜的表情,李东常差点没晕过去,哥们,你既然没发现线索,那你笑个什么劲儿?你知不知道,这可是凶杀案,凶杀案啊......

    张戎歪着脑袋,翻了个白眼,我碰到高兴事,还不能笑了啊?

    “咳咳.....李大人,张某觉得搜查谢双家意义并不大,凶手应该是冲着杜怜去的。”

    李东常不由得问道:“为何如此确定?”

    “李大人,你仔细想想,如果是你想杀孟庆伟或者谢双,你会选在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人少的时候啊.....反正不会凑在两个人一起的时候,咦.....如此说来,凶手针对孟庆伟或者谢双的可能性就很小了啊.....”

    想通此节,李东常眯着眼瞥了张戎一下,你既然早就想到这些了,为什么不早说啊?

    总之,李东常觉得张二钱有点怪怪的,至于哪里怪,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没多久,重新回到杜怜家中,张戎认真的琢磨着眼前的案子。

    除了孟庆伟和谢双被杀,杜怜家中并没有丢什么东西,连翻动过的痕迹都没有。这件案子太诡异了,杀人,无非是仇杀、情杀、劫杀。

    凶手不是谋财,劫杀可以排除,仇杀可能性也不大,难道是情杀?

    自己是不是忽略了什么东西?情杀?张戎猛地想到了些什么,虽然这个想法有些大胆,甚至有些还骇人听闻.....

    “杜怜,本公子接下来问你的话,你必须照实回答,明白么?如果敢有丝毫隐瞒,可是要负责任的!”

    “捕爷请问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相好的?”

    张戎刚刚问完,杜怜的脸色立马就红了,就像一个熟透的苹果,楚楚动人。妩媚的眼睛剜了张戎一下,随后慢慢垂下了头。双手揪着衣服,十分羞赧。

    这位张捕头真的好恼人,你这般问,人家该怎么回答嘛。

    “捕爷,你问的是哪个相好的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张戎顿时就有点懵逼了,哎哟,本公子还是低估了你的骚劲儿啊,敢情相好的有好几个呢。

    “好好说话,就是晚上来找你聊聊人生谈谈理想,对你特别痴迷的,总之,对你感情特别深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奴家蒲柳之姿,不过倒也有几位相好之人,要说对奴家痴迷的.....哦.....想起来了呢,田满恒就特别喜欢奴家,有时候会半夜来找奴家聊聊.....人生理想.......”

    田满恒?

    “就一个田满恒?”

    “哦,还有呢.....南边的姚掌柜.....北边的宗先生......”

    “停,你别说了!”

    张戎脸都黑了,真不愧是玉面狐狸,还以为你是单纯搞暧昧呢,闹半天你是直接把人给骑了。真没看出来,杜娘子还是个出色的骑手,识马无数啊。

    杜怜果然不敢再说了,她微微抬起头,略带娇羞的勾了张戎一眼,“捕爷,奴家....也想和你谈谈人生理想呢.....”

    嗯哼,张捕头真的好坏,做那事儿就做那事儿,非要说什么谈人生,真有点不习惯。

    “算啦算啦,本公子从不跟人谈理想!”

    翻个白眼,张戎就拉着李东常去了院子中,二人小声嘀咕一番,没多久衙门的人收敛好尸体,便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杜怜家。

    杜怜还有点恍惚,衙门的人这就走了?

    她杜怜的嫌疑洗清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