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90章 欲擒故纵
    第190章欲擒故纵

    秋日,凉风阵阵,落叶纷飞,桂花树随风摇曳,多了几分凄凉与凋敝。

    午后比较空闲,沏一壶茶,坐在凉棚之下,唐嫣卿、柳薰儿和李熙月三个女人仰着头你一言我一语,看上去十分开心。

    此时,桂花树下挂着一根吊杆,一只紫蓝色鹦鹉停在吊杆之上,它歪着脑袋,眼珠子转来转去的。

    这只鹦鹉约有五寸,翅膀通体深蓝,羽毛轻柔,光泽亮丽,显得十分漂亮。

    四郎端着茶杯子,同样是有些心动的看着眼前的紫蓝鹦鹉。

    李熙月拿着一根柳枝,轻轻挠着鹦鹉的脖子,“快说....快说.....张二钱是大坏蛋.....”

    鹦鹉张开翅膀,学着李熙月的声音,叽叽喳喳的说道:“张二钱是大坏蛋,张二钱是大坏蛋......”

    张戎立马就不开心了,教你说别的你心不在焉,骂人的话你倒是学的十分利落,瞧你长得漂漂亮亮的,原来还是只流氓鸟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?闭嘴,你这只破鸟儿,信不信老子拔你的毛?”

    张戎刚想起身,李熙月一甩柳枝,抽在了张戎头上,“你敢,你敢动小蓝,本小姐就把你煮了!”

    紫蓝鹦鹉扑腾着翅膀,欢快的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你敢你敢你敢.....煮啦煮啦......”

    张戎气的脸色发黑,三个女人却掩着嘴不断发笑。

    看到三个女人的反应,张戎觉得自己办了一件错事,就不该让唐嫣卿把紫蓝鹦鹉带回酒楼。现在自己说两句都不行,要是想把紫蓝鹦鹉卖了,李熙月还不得拼命?

    四郎靠着门边,单手支着下巴,啧啧发笑,“二钱兄,郭某觉得你这地位好像还不如一只鹦鹉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..要不四郎兄把这只鹦鹉买了吧,咱们都是老熟人了,友情价八千两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八千两?”四郎真想立刻答应下来,八千两买一只极品紫蓝鹦鹉,绝对是稳赚不亏啊。

    四郎还没点头呢,就感受到六道冷冷的寒光。

    李熙月眯着眼,狠狠地盯了四郎一下,“郭四儿,你想买?”

    “嘶.....掌柜的,你误会了,郭某从来不喜欢养鸟儿.....”

    四郎嘴角直抽抽,心里暗自发苦,张二钱,你特么又坑我,我不就是说了几句风凉话么?你还真是一点亏都不吃。

    逗弄了一会儿紫蓝鹦鹉,唐嫣卿便抽身坐在张戎身旁,“二钱,孟庆伟的案子都没怎么查,你就让人从玉面狐狸家撤了出来,到底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一会儿你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看张戎故作神秘的样子,唐嫣卿索性也不多问了,起身又站到柳薰儿旁边逗弄着鹦鹉。

    女孩子都喜欢漂亮的东西,而紫蓝鹦鹉恰恰光彩艳丽。

    大师兄坐在树杈上,可怜巴巴的看着空荡荡的猴爪子,自从有了紫蓝鹦鹉,它大师兄的待遇直线下降啊。

    以前,只要闲暇下来,三个女人不是给桃子就是送骨头棒,现在倒好,眼里光剩下鹦鹉了。

    哼哼,你这只烂鸟儿,别嚣张,等没人的时候,看本猴王怎么教训你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申时初,郝性晃着那根朝天辫急吼吼的跑了进来,“公子,公子.....果然如你所料,衙门的人刚撤走没多久,便有一个男的去找杜怜了。”

    张戎顿时来了精神,“哦,是谁?”

    “西城河大街卖酱油的田满恒,他进院子跟杜怜问了些话就离开了,现在我哥还在那边盯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田满恒?”这不是杜怜的相好之一么,“除了他还有别人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,玉面狐狸家刚发生人命案子,晦气的要命,连杜怜都想搬出去住些日子了,别人谁会这个时候去杜怜家?”

    张戎拍拍手,朝旁边喊了句,“二位姐姐,有活干了!”

    没多久,张戎便领着唐嫣卿和柳薰儿出了门儿,柳薰儿临出门前,还不断嘱咐李熙月,千万看好小蓝,可不能让四郎和刘小能给祸害了。

    四郎觉得很冤,我郭四郎长得有那么猥琐么?我堂堂忧郁派杠把子,会去祸害一只鹦鹉?

    走在长街上,柳薰儿眯着醉人的桃花眼,纤腰晃动,“二钱,你这家伙真的是太鬼了,我说你之前为何找任性兄弟呢,敢情让他们去盯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.....”

    张戎得意的挑了挑眉毛,毫无谦虚之色。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田满恒,年近三十,丧妻独居,在西城河附近开了一家杂货铺子,另外还有一家粮铺,也算是薄有家资。田满恒正值壮年,哪里耐得住寂寞,一来二去就跟杜怜勾搭上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玉面狐狸杜怜的本事也不差,水蛇腰骑着好几匹马,愣是没翻身掉下马,胯下烈马一个个还以为她重情重义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打听后,便了解到,田满恒对杜怜用情极深,几乎到了迷恋的地步。不过,今天,田满恒看上去有些古怪,整个人魂不守舍,浑浑噩噩的。

    据邻里描述,昨天晚上田满恒离开过家,约有一个半时辰后,又慌慌张张的回来了。今个一大早,听说玉面狐狸家死了人,很多人在外边看热闹,田满恒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衙门的人离开杜怜家没多久,田满恒就找到了杜怜。

    田满恒安慰杜怜一番,又问了一些话,大体是询问杜怜,衙门都问了什么话,有没有怀疑过谁。

    总之,田满恒非常可疑,值得一查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田满恒看上去心情很差,便在旁边酒馆多喝了一些。

    临近亥时,晃晃悠悠的回到家,推开房门,便醉醺醺的往床榻走去。手刚扶住床边,就感觉到身后吹来一阵冷风,田满恒忍不住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回过头,房门开着,凉风呼呼的吹了进来。

    咦,这是怎么回事儿,记得进屋后把门关上了啊。

    捶捶有些发酸的额头,田满恒又反身将门重新关好。

    喝了许多酒,心里又装着事情,到了此时,真的是又累又困,躺在床上,鞋子都没脱就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咔咔....咯咯......

    什么声音?田满恒微微坐起身,却是什么都没看到,难道是床板的声音?

    刚想重新躺下,又有声音传来,那声音似乎很近,几乎贴着耳朵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田满恒浑身颤抖,如坠冰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