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91章 一鸟五命
    第191章一鸟五命

    声音低沉,就像林中厉鬼在哭泣,听的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田满恒.....你好狠的心啊.....为何要杀我....为何要杀我......”

    质问声越来越尖锐,黑乎乎的房间里突然多了两点绿光,微弱的绿光下,可以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飘在空中,那是一个女人,她披头散发。

    那两点绿光,正是女人的两只眼睛。

    鬼.....鬼啊......

    田满恒的酒意立马醒了一半,冷汗顿时就冒了出来,看着女鬼越来越近,几乎是从床上掉下来,跪在地上如筛糠般打着哆嗦。

    “谢双.....你别来找我啊.....我真不是故意要杀你的......我不是有心的,求你了,你别怪我,我以后多为你烧些钱.....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杀我?.....为什么杀我?”

    女鬼似乎没听到田满恒的话,依旧自顾自的问着,语速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田满恒脸色苍白如纸,看到女鬼白色裙角离着自己只有一根手指的距离,他惊呼一声,猛地往后窜去。

    扶着床沿,半跪在地上,胯下渐渐变得湿润,“我真不是有心的,我以为你是杜怜.....看到炕上还有其他男子,我一气之下便提起了菜刀......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不知道是你啊....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.....”

    突然响起一阵诡异的掌声,那女鬼飘在半空也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没想到啊,你还是个痴情男,一怒之下,为爱杀人,可歌可泣啊。可是你特么连人都没看清楚,就提着菜刀砍人,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啊?”

    房门再次被人推开了,几个人慢悠悠的走进来,为首之人是一位年轻公子,脸上带着贱贱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是你.....为什么?”

    看到这个年轻人,田满恒惊诧不已,脑袋都快炸开了。此时,他心里就一个反应,我特么被坑了。

    屋中有了亮光,这才看到半空中的女鬼是什么东西,那就是一个布偶人。眼睛上撒了磷粉,夜色下便会发出幽幽绿光,犹如两只鬼眼。

    田满恒崩溃的瘫软在地,刚刚自己不打自招,全都落到别人耳朵里,这个时候,说什么都晚了。只是不明白,为什么衙门的人这么快就盯上了自己?

    “为什么?我不明白,你们是怎么这块找到田某的?”

    “真有意思,不是你自己告诉我们的么?怎么,不明白?杜怜家现在可是个晦气之地,别人生怕受到牵连,躲还来不及呢,只有你,迫不及待的去找杜怜,还问了那么多问题。你若不是凶手,何必急着问那些问题?就算你关心杜怜,也没必要问衙门的询问情况吧?”

    田满恒有些绝望的惨笑两声,怪不得衙门的人那么快就离开了现场,原来是要银蛇上钩啊。可笑的是自己还真迫不及待的送上门,只能说,衙门的人太阴了。

    能迅速破案,这让李东常很是开心,他指挥着衙役说道:“把田满恒锁了,关到府衙大牢,明日午时开堂公审。”

    田满恒就像一个傻子,任由顺天府衙役带走。别的人犯被抓的时候,还会大声叫唤两声“冤枉”,他田满恒却连喊冤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带走田满恒之后,李东常由衷的谢了谢张戎,此时,他是真的有点佩服这个张二钱了,这家伙是真的有点邪乎。

    一桩凶杀案,一天时间就破了,想不服都不行。

    李东常是开心了,张戎就没那么开心了,孟庆伟被杀案可以结案了,可是苏大肚子的案子该怎么结案?

    现在事涉苏大肚子一案的主犯全部嗝屁,这案子连审都没法审,该如何结案呢,头疼啊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离开西城河大街后,柳薰儿晃着手里的碧玉长箫,嘴上不断嘀嘀咕咕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着算不算报应呢?苏大肚子见鸟起歹意,杀了猎户王秀全,随后又被孟庆伟杀死在破庙之中。结果,孟庆伟也没落到什么好下场,还想着跟谢寡妇分享一下呢,最后被人砍死在炕上。天理循环,报应不爽啊!”

    唐嫣卿点点头,却无多少喜色,“报应不报应的,已经不重要了。现在重要的是怎么结案,尤其是,保住那只鹦鹉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提起紫蓝鹦鹉,一男两女全都有点懵。苏大肚子的案子要结案,无论如何也绕不开紫蓝鹦鹉,可是,三人实在舍不得这只宝贝鹦鹉啊。

    紫蓝鹦鹉如果去刑部走个过场,那最后会落到谁手里?按说,应该归属猎户王秀全家,可现实很残酷,这只鹦鹉绝对回不到王秀全婆娘手中,最有可能的是落到某位权贵子弟手里。

    第二天,张戎晃悠悠的来到刑部,进了司房之后,直接将一张纸放到了樊修赞面前。

    纸上写的是苏大肚子一案的情况,总之,张戎写的很仔细,而樊修赞看得也是很用心。

    数日前,北郊猎户王秀全得到一只及其稀有的紫蓝鹦鹉,欣喜之下,王秀全便进城想卖个大价钱。恰巧,苏大肚子也是一名爱鸟之人,本来说好了的,结果那日早上,王秀全把鹦鹉带到万象林后,苏大肚子竟然想压价,这下子二人就起了争执。二人来到枫林深处,争执过程中,苏大肚子拿棍子敲死王秀全后就地掩埋,将紫蓝鹦鹉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苏大肚子没想到争执过程会被米酒店老板孟庆伟看个正着,这孟庆伟不仅没有报案,竟然也对紫蓝鹦鹉起了贪念。于是,孟庆伟放弃送货,直接折返回去,到西城河大街堵住了苏大肚子。

    苏大肚子生怕孟庆伟将他杀人的事情声张出来,便同意跟孟庆伟商谈,二人就来到附近无人的破庙之中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没谈拢吧,孟庆伟一气之下弄死了苏大肚子。最后还把苏大肚子的脑袋砍了下来,至于为何将脑袋砍下来,这一点很好解释。昨日衙门从谢双院子里搜出了一个酒坛子,酒坛子中就装着苏大肚子的脑袋。经过清洗之后,可以清楚的看到额头上有“孟氏米酒店”的印章,估计是孟庆伟暴起伤人的时候留下的。事后,孟庆伟为了不让衙门的人顺着印章痕迹找到自己,便直接把脑袋割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,最后孟庆伟也没得到好,跟姘头偷情的时候,被田满恒一怒之下,因爱误杀。

    总之,这个案子相当的离奇,一报还一报,真算得上是“一鸟五命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