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92章 鸡妹与鸭哥
    第192章鸡妹与鸭哥

    张戎将案情分析写的很清楚,至于如何结案,那就不是她张某人能管的了。现在张戎就有点担心赏银能不能拿到手,苏家大公子拿出一笔赏银抓凶手,结果查到最后,却是苏大肚子才是凶手,苏公子会不会一怒之下撤掉赏银呢?

    樊修赞抚着额头,很是头疼,“张老弟,那只紫蓝鹦鹉呢?”

    “紫蓝鹦鹉啊,本来想送到刑部的,可是齐王殿下看到那只鹦鹉后,甚是喜爱。樊大人,你也知道齐王殿下的性子,我也很无奈啊。”

    樊修赞右手轻轻地抖了抖,神特么无奈,你这是要借齐王的名义,把那只紫蓝鹦鹉私吞了吧?

    张戎才不会管樊修赞咋想呢,反正紫蓝鹦鹉是不可能送到刑部的,起身走到门口,又回过头说了句话。

    “樊大人,别忘了赏银啊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赏银?樊修赞苦笑着摇了摇头,查来查去,苏大肚子反而成了杀人凶手,这对苏家来说,可是一件丑闻啊。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四天时间过后,刑部终于发下了公告,宣布苏员外被杀案告破。与此同时,猎户王秀全被杀案、孟庆伟被杀案,也连带着告破。

    三件凶杀案,最后只抓到了一名凶手。刑部公告上将这一连串案件详细的叙述了一下,京城百姓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一只鸟引发的血案,还是三件血案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不少人开始谴责痛骂苏大肚子,要不是苏大肚子起了贪念,或许就不会有这一连串的惨剧了。受害者苏大肚子,成了百姓们口诛笔伐的对象。

    外边议论纷纷的,但是八方酒楼内却不怎么关心这些案子。【…*爱奇文学www.i7wx.com !¥免费阅读】

    巳时未过,张戎、唐嫣卿、柳薰儿、四郎、刘小能,五个人一字排开,靠在柜台前,全都盯着一张桌子看个不停,神情也有点丰富多彩。

    此时一个胖和尚坐在桌子旁,身前放着两个大海碗,另外还摆着一盆水煮白菜。

    布咚和尚也不知道咋回事儿,明明是云游僧人,这几天也不继续云游了,每天都来八方酒楼消费一番。

    据刘小能所说,布咚和尚迷上了八方酒楼的面和白菜。

    四郎嗑着瓜子,眉头皱了皱,“二钱兄,这水煮白菜好像用鸡汤炖的吧,胖和尚不是一直嚷嚷着戒荤的么?”

    “哦,管那么多干嘛,反正这胖秃驴吃饭给钱就行。”

    张戎有点疑惑,就胖和尚这般消费下去,他的盘缠够用么?别的云游僧人都是靠化斋,胖和尚却天天下馆子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两天开心事儿也不少,不仅成功保住了紫蓝鹦鹉,就连苏大肚子一案的赏银也拿到了手。虽然不知道樊修赞是怎么做到的,但可以想象,苏家大公子当时的表情一定如同便秘般难受。

    这次张戎没有将赏银全部留下来,而是分出一半银子,让樊修赞代为交到王秀全婆娘手中,这也算对她的补偿了。

    张戎做人还是有点良心的,私吞了紫蓝鹦鹉,若是不给王秀全家一点补偿,心里真有些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不远处布咚和尚哧溜溜的吃着面,一句话也不说,不过心里却有点小生气,我不就是吃个饭么,你们一直这么盯着,跟防贼一样,到底是何意思?

    一名三十余岁的女子走进大厅,左右扫了扫,便朝着柜台方向走来。

    张戎微蹙眉头,这不是孟家妇人么,她怎么来八方酒楼了?

    正自疑惑呢,孟家妇人竟然屈膝跪在地上,朝着张戎磕了几个头。

    “小妇人谢谢张公子抓到真凶,替家夫报了仇!”

    张戎赶紧伸手将孟家妇人扶了起来,“原来是为这事儿,你切莫如此,本公子添为刑部捕头,缉凶查案本就是分内之事。”

    孟家妇人情绪有些低落,唐嫣卿拉着她的手安抚了几句。

    大家都劝着孟家妇人莫要太过伤心,却未曾留意到布咚和尚表情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自从孟家妇人进了酒楼后,布咚和尚就像石化了一般,手拿筷子,夹着几根面条,痴痴傻傻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筷子吧嗒掉在桌子上,圆溜溜的大眼睛居然流出了两行热泪。

    “鸡妹儿.....???”

    孟家妇人猛地打了个颤,有些不敢置信的回过了头,看着不远处胖乎乎的布咚和尚,轻轻地掩住了嘴,神情激动。

    “鸭哥儿.....???”

    胖和尚腾地一下站起身,身后的板凳都被碰到在地,激动地脸都红了,“是额,是额,鸡妹儿,额找你找滴好辛苦!”

    布咚和尚激动无比的跑过来,一把将孟家妇人拥在了怀里,孟家妇人也不躲避,双手紧紧抓着布咚和尚的后背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八方酒楼一帮子人全都傻眼了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男女授受不亲,你们不懂么?

    鸡妹儿.....鸭哥儿.....

    又是鸡又是鸭的,这特么到底是什么鬼称呼?

    好一会儿之后,紧紧拥抱在一起的二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,孟家妇人一脸羞赧的低着头,布咚和尚却是毫无羞耻心,腆着肚子嘿嘿直笑。

    经过布咚和尚大致解释一番后,这才知道,二人之间竟然还有一段动人的往事。

    孟家妇人和布咚和尚都是浙江青溪人,他们自小关系甚好,两小无猜。布咚和尚十岁的时候,二人便在相思树下许下愿,此生要结为连理。

    可惜,天意弄人,没过多久,突然有一天孟家妇人随着爹娘离开了青溪,自此音讯全无。

    布咚和尚是个痴情人,立志终生不娶,当了一名云游僧人。

    孟家妇人之所以没联系布咚和尚,也是实属无奈,爹娘为她订了一门亲事,她觉得愧对布咚。觉得只要时间久了,布咚就把她忘了。

    谁又能想到,时隔二十二年后,二人竟然在京城重新相遇。

    孟家妇人刚死了夫君.....

    布咚和尚孤身一人......

    这特么,要不要这么邪乎?

    布咚和尚拉着孟家妇人的手往外走去,走到门口又返了回来,布咚和尚脱掉僧衣,摘去佛珠。

    四郎有点傻愣愣的,“大师,你这是.....”

    “平僧....啊,洒家从此要呲肉.....”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