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93章 送你一辆马车
    第193章送你一辆马车

    鸡妹儿和鸭哥儿,哦,不,是孟家妇人和布咚和尚高高兴兴的离开了八方酒楼,可以预见,从今天开始又诞生了一段美好的姻缘。

    可是,布咚和尚,你特么说还俗就还俗,你这个和尚当的是不是太随便了?还俗不需要点仪式的么?

    还有那只紫蓝鹦鹉,无意间竟然促成了一对苦命鸳鸯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....

    说话唱歌不在行

    牵线搭桥瞎胡忙

    走到桌旁,张戎抓起那串佛珠捻了捻,要不要把这些家伙事儿存起来,万一哪天用得上呢?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又是一天傍晚来临,天边残霞带着一丝晕黄,仿佛有一片黄沙飞舞在遥远的空中。

    残霞微黄,明日多云有大风!

    一辆马车停在八方酒楼门口,一位身着紫色锦袍的女公子施施然的走了进来。看着熟悉的布置,心境却是大为不同。

    凌清雪黛眉微蹙,双手背在身后,虽然一直在克制着自己,可是还是忍不住想来八方酒楼看看。尤其是听说那只紫蓝鹦鹉的事情后,就更加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哼,这个张二钱,一有解决不了的破事儿,就拿本王说事儿。

    张戎正好端着托盘进厅,一眼就看到了凌清雪,不禁有些发愣。

    “你....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们开门迎客,本王花钱吃饭,难道还要提前请示你不成?”凌清雪勉强的笑了笑,越过张戎,继续往后院走去。虽然现在二楼有好多雅间,但她还是习惯去后院吃饭。伸手挑起门帘,头也未回,轻轻问道,“身上的伤好了么?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“好了?那就好!”

    摇摇头,凌清雪迈步走进后院,明明有很多话想说,可真正见了面,却感觉怪怪的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后院里那棵桂花树已经逐渐凋零,风有些大,凌清雪愣了愣神便进了张戎的屋。进了屋,刚想坐下,便听到旁边传来一阵尖细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女王没良心.....女王没良心......”

    “嗯?”凌清雪心头一冷,微微抬头,便看到一只紫蓝色的鹦鹉正扑棱着翅膀,叽叽喳喳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原来是一只鹦鹉,细细观察一番,通体深蓝色的羽毛,美丽的雀尾,好一只漂亮的鹦鹉。

    这应该就是那只紫蓝鹦鹉了吧?

    司听风抿着嘴,想笑不敢笑,但还是佯装发怒,瞪了一眼紫蓝鹦鹉,“孽畜,竟敢胡言乱语,看我不撕烂你的嘴!”

    紫蓝鹦鹉似乎听懂了司听风的话,竟然蹦蹦跳跳的叫了起来,“大魔王救命.....”

    凌清雪撇撇嘴,伸手挠了挠鹦鹉脖子上的绒毛,这个张二钱,真是小心眼,竟然教一只鹦鹉说坏话。

    “听风,你觉得这只鹦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很漂亮,婢子活了这么多年,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漂亮有趣的鹦鹉!”

    “本王也是这么认为的,一会儿回去的时候,把鹦鹉也带回去,本王要好好调教调教它。哼哼,张二钱不是跟刑部说,是本王扣下了鹦鹉么?”

    司听风心头暗喜,但很快又有点发愁了,女王和张二钱还这么不清不楚的,真的好么?

    哎,一切随缘吧,女王好不容易高兴一些,就不要说一些扫兴的话惹她不开心了。

    订婚风波过后,张二钱心里不痛快,女王又何尝不是如此。

    凌清雪点了几样菜,一直待到戌时中旬方才离开,只是离开的时候,也把紫蓝鹦鹉带走了。

    紫蓝鹦鹉啊,那可是值上万两白银的鸟儿啊,张戎都快哭了,跑到酒楼外,是一只手扒着车帘子,“女王,我的亲女王,你把那破鸟儿留给我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不行?谁让它说本王坏话来的?”

    “额.....女王你放心,我一定好好教训教训它,让它管住那张破嘴.....”

    “算啦算啦,你张公子诸事繁忙,还是让本王亲自调教调教它吧,天色不早了,本王乏得很,你赶紧让开!”

    “不让,你轧死我吧!”

    “哦,你喜欢这辆马车?行吧,马车就留给你了!”说罢,凌女王提着紫蓝鹦鹉,利利索索的从马车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司听风赶紧让旁边的人让出一匹马,女王骑上马潇洒无比的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华丽无比的马车,张戎有种曰了狗的感觉,女王,有你这么坑人的么,我喜欢的是紫蓝鹦鹉,不是马车啊!

    另一边,凌清雪带着人离开理刑街后,便开始逗弄起紫蓝鹦鹉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一想到张二钱那张铁青的脸,她就开心的很。

    “哼哼,你这只破鹦鹉,给本王听好了,以后你就叫张三钱,听到了么?”

    紫蓝鹦鹉瞪着一对鸟眼,乌溜溜乱转,我不是叫小蓝么,怎么又改名叫张三钱了?

    张三钱是个什么鬼?

    鹦鹉半天没反应,凌清雪伸手弹了下它的鸟头。

    “听懂没有?”

    “吱吱.....我叫张三钱.....张三钱......”

    这下凌女王以及司听风等人全都吃了一惊,这鸟儿如此通人性的?

    张二钱还真有点邪的啊,家里养着一头野猪王一只泼猴,都是通人性的畜生,现在又弄到一只如此通人性的鹦鹉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戌时,月牙挂在天空,散发着昏暗的光。

    夜色下,一群年轻男女慢悠悠的往西城木料厂走去。

    “黄姐,咱们干嘛非得来木料厂啊!”罗冲艺看着远处黑乎乎的房屋,心里有点毛毛的,他总觉得这地方阴森森的。

    黄小薇甩甩长发,伸手拍了下罗冲艺的后背,“不来木料厂,还能去哪儿?西城这边,也就木料厂比较宽阔,晚上没什么人。这地方,最适合玩钟馗抓鬼的游戏了。哼哼,小骡子,一会儿你跟小胖要好好演,演不好,赔钱!”

    “黄姐,让我演钟馗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哼,你演钟馗,本小姐演什么,你难道让我扮女鬼?怎么,你又皮痒了?信不信我明天就去找二钱哥哥!”

    “别啊,黄姐,我什么都听你的,这还不行?”

    罗冲艺顿时就有点泄气了,黄小薇,你还能不能行了,动不动就去请张二钱,这叫耍赖皮。

    十几个年轻男女,迈步走进木料厂大厂房中,罗冲艺提着灯笼照了照,只是看了一眼,众人立刻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厂房中,变得出奇的安静,仿佛冰冻了一般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一幕,罗冲艺脸色苍白如纸,浑身打着哆嗦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十几个男女慌不择路的往外跑去,好多人双腿发软,跌倒在地....

    “鬼....鬼啊.....”

    一阵阵哭嚎声响起,秋风吹进木料厂,吹动一堆绳索。

    那是无数的绳索,轻轻晃动,下边挂着一块块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