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94章 阿鼻地狱
    第194章阿鼻地狱

    澄清坊,东府。

    张振岱坐在窗户旁,懒懒散散的修剪着面前的盆栽,剪枝、施肥、浇水,一直都是他亲自来做。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喜欢上了养花。

    大多数人都期盼着花开的一幕,但张振岱不是,他喜欢养花的过程,同样品种的菊花,不同的养法,会开出不同的花朵。

    花,就像女人。

    仆人张诚推门走进来,来到张振岱旁边,垂手而立,小声说道:“小公爷,今晚上凌女王又去八方酒楼了。”

    张振岱轻轻地皱了下眉头,伸手推了推窗户,露出一条缝隙,微凉的秋风瞬间吹来。

    “八方酒楼,又去见张戎了么?”提到张戎的时候,张振岱不受控制的握紧了手里的剪刀,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好的,为何凌清雪对他如此上心?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张振岱的手才慢慢松开,只是神色中却闪过一丝狠戾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些人,不知进退,明明可以好好活着的,非要往死路上走。飞蛾扑火么,本公子最讨厌这种人了!”

    说着话,手上突然一紧,咔嚓一声,一朵紫色的秋菊被硬生生剪短,花朵从桌案上滚下来,落在了地上。张振岱抬起脚,轻轻地踩在花朵上,那多美丽的花,瞬间凋残。

    张诚站在旁边,一动不敢动,小公爷喜怒无常,让人捉摸不定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戌时,客人正多的时候,张戎乖乖地窝在厨房给刘大能打下手。

    最近这段时间,张戎对刘大能意见挺大的,没事儿就窝在厨房剁萝卜片,这放谁身上也受不了啊。张戎觉得自己剁萝卜片的水平已经非常不错了,可刘大能还是嫌慢。

    真搞不懂刘大能在想什么,剁那么多萝卜片,也用不上,全都便宜二师兄了。

    一份葱爆肉还没弄好,便有一个人影急呼呼的冲了进来,还以为是刘小能来催促上菜呢,定睛一看,竟然是贾九。

    “九儿,你怎么跑到后厨来了?”

    贾九气喘吁吁的,脸色还有点发白,一手抓住张戎的胳膊,语声都有些发颤,“二钱哥,快跟我走吧,又出要命的案子了,白老尚书点名让你负责此案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案子啊,竟然连白老头都惊动了?九儿啊,你稍等等,待我弄完这份葱爆肉.....”

    “哎哟,我的二钱哥,你别弄什么葱爆肉了,十万火急啊,樊大人还有石侍郎在外边等着呢!”

    “嗯?”张戎收起无所谓的态度,脸色也有些凝重起来,到底是什么案子,竟然能让堂堂刑部侍郎出现场?

    刘大能拍拍张戎的肩膀,接过了炒勺,“二钱,你去吧,剩下的活我来做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戎要去办案子,唐嫣卿和柳薰儿自然要跟着的,搞得李熙月老大不乐意。这个时辰,酒楼生意这般忙,你们还去出现场?

    来到外边,就看到石耀峰和樊修赞正一脸焦急的踱着步子。

    一行人直接往西城木料厂走去,据张戎所知,这个木料厂已经废弃两个多月了,这里能有什么大案子?

    “两位大人,你们走慢点,这到底出了什么案子,怎么大晚上的还把你们二位给惊动了?”

    “哎,具体情况我们也不太清楚,只是听说.....哎......到了那你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石耀峰眉头挤作一团,脸色凝重。

    此时木料厂已经被大量的衙役布控,周围火把林立,不少衙役还在四周搜寻着线索。木料厂工坊旁边草地上,聚拢着十几个年轻男女,他们或坐着或站着,一个个脸色苍白,有的人还打着哆嗦。

    “二钱哥哥....这里....这里.....”

    黄小薇?

    张戎绷着脸理都没理,倒是唐嫣卿蹙着眉头走了过去,伸手戳了下黄小薇的脑门,“臭丫头,大晚上的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额.....唐姐姐,那个是我们报的案!”

    “你们报的案?”唐嫣卿不禁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走进厂房,便闻到一股子发霉的腐肉味儿,就好像扔了十几头死猪,许久没有处理一般。由于长久没人使用,厂房中湿气很重,一走进来,就感觉后背潮湿麻痒,仿佛长了一层泥。

    之前来到现场的衙役在房中放了好多火把,将整个现场照个通亮。

    火光映着众人的脸,只见张戎眼睛瞪大,瞳孔收缩,整张脸变得扭曲起来,嘴角发抖,额头请进爆粗,脸色有些恐怖。

    张戎的神色非常复杂,恐惧、震惊、愤怒、恶心......

    厂房正中央一片空旷的区域中,吊着许多的绳索,一根根绳子轻轻晃动着。在绳子末端,系着一些东西,那是手、脚、胳膊、腿,其中一根绳子末端,看上去是那么的刺眼,入目满是血红,那是一颗心脏。许多的残肢断臂,无数的肉块,就连五脏六腑也单独吊在绳子上。

    火苗闪烁,暗淡的影子在地上晃动着,突然一阵风吹进来,一根绳子慢慢转动,露出一张狰狞可怖的脸。

    一颗人头,没有脸、没有鼻子、没有眼睛,也没有耳朵,这些东西全被切下来,成了单独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一丈方圆的地方满是血迹,上边是一块块残肢肉块。

    这是地狱么?唯有阿鼻地狱,才会有这样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呕....”

    张戎再也忍不住,转身往外跑去,扶着一棵杨树,脸色苍白的吐了起来,直到将胃里的酸水吐出。

    刚刚来到厂房的人,全都吐了,此时,谁也没嘲笑谁,只要一平静下来,脑海中就会出现那一片残肢断臂。

    凶手到底是什么人?为什么杀完人,还要将尸体肢解成一块块挂在房中,这已经不能用简单的“变态”两个字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缓了好一会儿气,张戎才脸色虚浮的返回厂房,刑部的仵作也跟着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刑部的仵作,那都是见惯风浪的人,待在刑部,什么样的死尸没见过?

    溺死的、腐烂的、甚至还有大肚子的,可是仵作们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现场,一块块肉,想要拼起来都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诸位,不要动这些尸块,先查清到底有多少受害者!”

    虽然没有仔细检查过,但是张戎能感觉到,眼前这一片肉块,肯定不仅仅只有一名死者。

    仵作们按照张戎的吩咐,脸色苍白的辨认起尸块。

    张戎也没闲着,他愣愣的看着地上的血迹,因为在血水染红的地面上居然写着三个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