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95章 投影下的血色枫叶
    第195章投影下的血色枫叶

    不光张戎看到了那三个字,就连唐嫣卿和柳薰儿也发现了。

    “救救我!”

    血色地面上的三个大字,是那么的刺目,这是来自凶手的嘲笑么?这个凶手到底在想什么?

    三个字就在正中央位置,看上去异常诡异。

    仵作们很快就辨认完尸块,一共三颗人头,六只手六只脚,基本可以确定凶手肢解了三名受害者。

    张戎双手紧紧攥着,脸色却显得很平静,不再像之前那般狰狞可怖。可是旁边的石耀峰和樊修赞却感受到一阵寒意,张二钱这次是真被激怒了。

    “樊大人,受害者的身份就麻烦你了,凶手将人头留下来,显然没想过隐藏受害者身份,调查起来应该不难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事儿我让别人去查,想来应该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    哎,难得啊,张二钱第一次没提赏银的事情。

    樊修赞离开后,石耀峰胸口起伏,神色冷厉道:“凶手到底想干嘛?本官自从入刑部以来,看过不少案宗,还从来没碰到过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肢解尸体,虽然很可怕,但也不是没有,刑部哪年不增添几份肢解尸体的变态凶杀案呢?

    将受害者尸体切割成尸块,甚至还会煮烂,大都是为了掩藏受害者身份。反观这个案子,分尸之后,尸块用绳子吊起来,好像生怕别人发现不了似的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那种非常极端的变态凶手,就喜欢杀人分尸。

    但以往分尸案件,从来没有将尸块吊起来的情况,目测上去,厂房中的石块应该不下一百块吧,一块块尸肉吊在绳子上,这是何等繁琐的过程?分尸,掏出五脏六腑,连肠子都拖出来拴在绳子上,这个凶手得有多镇定?

    石耀峰疑惑的问题,正是张戎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,凶手为什么要不辞辛苦的将尸块吊在绳子上?

    仅仅是因为想满足心里变态的欲望?如果仅仅是这样,那将尸体切的更碎,堆成肉山不是更容易或得心理上的快感?

    张戎半蹲着身子,观察着那片尸块,绳子有高有低,看上去毫无规律。可是,张戎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规律的,越是变态凶手,越是不会做毫无意义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在张戎静心思索的时候,一名仵作走了过来,“张捕,尸块数量已经清查完毕,一共有一百四十四块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四十四?”

    张戎和石耀峰全都吃了一惊,竟然这么多,这个数字又有什么含义么?

    凶手为什么要将尸块吊起来,一百四十四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,地上“救救我”三个字又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张戎想的脑袋有些疼了,依旧毫无所获,石耀峰小声问道,“二钱,要不要把尸块解下来?”

    “先不急,凶手将一百多快尸肉挂起来,肯定是有特殊含义的,如果我们现在把尸块解下来,就永远弄不清楚凶手的意图了!”

    石耀峰凝着眉头,脸色发白,只能恨恨的说道:“这个凶手,要是落到刑部手里,非把他千刀万剐了不可。”

    将三名受害者肢解成一百四十四块尸肉,还用绳子挂起来,情节既恐怖又恶劣,这简直是在挑战整个刑部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一百四十四....一百四十四.....救救我”张戎喃喃自语,努力想把现有的事情串起来,却怎么也联系不到一起去。

    柳薰儿实在受不了这恐怖的场景,不知什么时候跑到外边去了,唐嫣卿依旧忍着恶心陪在张戎身旁。张戎一直盯着一百多块尸肉打量着,唐嫣卿则垂着头看地面,反正若无必要,她是不想再看那堆石块了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唐嫣卿伸手碰了碰张戎的肩膀,“二钱,你看看地上的血,是不是像个圆形的血轮。”

    “圆形的血轮?”张戎看着那片殷红的地面,微微发呆,不知想到了什么,缓缓抬起头往上看去。在厂房顶部正中央位置,似乎破了一个洞。

    “九儿....过来一下!”

    听到张戎的声音,贾九赶紧跑了进去,“二钱哥,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九儿,你去附近找面铜镜过来,要稍微大点的铜镜!”

    贾九是没本事儿像张戎一样镇定自若的检查尸块,但是找一面铜镜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约有一盏茶工夫,贾九就弄来两面铜镜,看了看铜镜的光滑程度以及大小,张戎选了一面交到唐嫣卿手中。

    “唐姐姐,你看到房顶正中央那个破洞了么?一会儿你跟柳姐姐去房顶上,将火把放在近前,用铜镜将光照进来!”

    唐嫣卿不知道张戎为何要这么吩咐,却也没有多问,拿着铜镜往外走去。柳薰儿则找了一根火把,二位女侠很快去到了房顶上。

    看唐嫣卿和柳薰儿已经准备好,张戎让仵作们撤回来,同时让衙役们取走了房中火把。火把取走之后,厂房立刻陷入一片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“唐姐姐,现在可以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张戎的声音后,柳薰儿将火把放在破洞正上方,唐嫣卿则站直身子,放平铜镜,经过铜镜反射,一道晕黄的光透过破洞照进厂房。光通过破洞,形成一道圆锥形光束,正好覆盖了整个尸块区域。

    透过破洞,唐嫣卿和柳薰儿亲眼看到正下方血色地面上形成一个清晰的影子,那形状宛如一片树叶,再加上红色的血,简直就是一片红色枫叶。

    枫叶如血,赛过二月红花。

    更巧合的是,“救救我”三个字,就位于红色枫叶中间。

    看着下方那个清晰的枫叶影子,柳薰儿忍不住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“二钱,快看,是叶子,就像一片枫叶!”

    张戎等人快步走了过去,果然,地面上有一个形如树叶的光影,加上那满地血色,不正是一片红枫叶么?

    石耀峰半张着嘴,他暂时忘记了恐惧,心中满是惊讶。

    一百四十四块尸肉吊在绳子上,有高有低,看上去杂乱无章。从正上方照下光来,地上的投影居然形成了一片红色枫叶。

    呼,张戎轻轻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凶手杀人分尸,将尸肉吊起来,果然是有特殊含义的。

    枫叶?

    救救我?

    一百四十四?

    凶手到底要干什么?

    突然间,脑海中闪过什么,张戎开始变得惊惶不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