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96章 八太保驾到
    第196章八太保驾到

    难道,地上的枫叶是下一次行凶的提示?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样,凶手又何必大费周折的做这么多事儿?

    如今深秋时节,正是枫叶红如火的季节,京城附近可以欣赏枫叶的地方有好几处,没一处都是茫茫山林,又该如何寻找?

    最要命的是,一切都只是猜测。

    这个凶手到底是什么人?为什么会懂得这种复杂的投影方式?

    光投过来的方向不同,同一样物体留下的影子就会不同。很多时候双手结手势,能在屏幕上投下一个兔子,可换个角度打光,就会变得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后来有一些人喜欢按照这种原理摆放东西,看上去杂乱无章,但只要找对投影位置,就能投射出清晰有规律的影子。这种投影方式,在西方被称为渐变主义绘画艺术。

    文艺复兴时期,渐变主义画风理念形成,有了许多有名的渐变主义画作,一幅画往往隐藏着两种或者三种画。利用颜色深浅,角度勾勒,竖着看是一副山水画,横着看就有可能是一副渔翁垂钓图。

    从房顶下来后,柳薰儿急匆匆的来到张戎身旁,“二钱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一堆尸块儿,居然能组成一片枫叶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做渐变投影,仔细解释起来有些复杂,这样吧,我来做个手势,你好好看着!”

    拿过一支火把,张戎走到墙壁旁,左手做了个手势,就看到墙壁上多了一个兔子头的影子,将左手旋转九十度后,墙上得影子就什么都不是了。

    渐渐地,石耀峰等人有点明白了。影子,居然也有这么多的妙用,若不是有张二钱跟着,或许就直接把一百四十四块碎肉收敛了。

    枫叶,这片枫叶形状的影子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来到厂房外,黄小薇以及罗冲艺等人立刻围了上来,罗冲艺嘴唇发青,脸色苍白无力的问道:“二钱哥,我们可以走了么?太吓人了.....一想起那场景我到现在还打哆嗦.....”

    张戎瞅了罗冲艺一眼,绷着脸说道:“这案子应该跟你们没多大关系,一会儿就可以走了,不过回去以后,别话说霸道的,免得引起恐慌。对了,还没问你们呢,大晚上的,你们不在家里待着,跑到木料厂干嘛,吃饱撑的?”

    罗冲艺一脸委屈,扭头看了黄小薇一眼,“还不是黄大姐非要来,说要玩钟馗抓鬼,心想木料厂这边没人,场地也宽阔,谁知道一进厂房就看到那个.....”

    钟馗抓鬼?张戎鼻子都快气歪了,“黄小薇,你可真能折腾,大半夜扮钟馗,还抓鬼,你倒是抓啊,里边就有凶鬼分尸。”

    “啊.....你别说啦,在也不抓鬼了......”

    黄小薇吓得惊呼一声,直接蹦到了唐嫣卿身后,她这次是真被吓到了。面对一堆尸块,已经不是胆子大不大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二钱别生气了,小薇也知道错了,估计以后也不敢大晚上乱逛了!”

    黄小薇脑袋点的如同小鸡啄米,碰到这种事,都有心理阴影了,以后晚上哪还敢乱跑?

    在木料场忙活半天,等回到八方酒楼的时候,已经是亥时中旬了。折腾了一晚上,也是饿得慌。

    石耀峰和樊修赞没急着回衙门,跟着张戎一起来到酒楼,一起吃个饭顺便讨论下案情。或许是心疼张戎吧,李熙月让刘大能弄了份排骨汤。

    一盆香喷喷的排骨放在桌上,桌旁几个人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,然后一个个往外跑去,没多久外边就响起激烈的呕吐声。

    排骨很香,可是不知为何,一看到那一块块排骨,脑海中就会浮现出一百多块尸块。

    吐了好一会儿,张戎才返回屋,刘小能赶紧扶住张戎,焦急道:“师兄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吐吐就好了,小能,你跟师傅说一声,弄点清淡的,千万别弄荤,一点荤的都不要......呕....”

    石耀峰和樊修赞二人待到子时中旬才离开,大家心情都不怎么好,一方面是恶心的,另一方面是因为没什么线索。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躺在床上,却怎么也睡不着觉,一闭上眼睛,就会想到那恐怖的场景。

    张戎也算是监管场面的人了,可惜,还是有些害怕....

    今晚,失眠的人不光张戎,唐嫣卿、柳薰儿一样睡不着觉,尤其是柳薰儿,抱着被子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张戎顶着一对黑眼圈出门,正好看到柳薰儿抱着被子从唐嫣卿屋中出来。

    我擦,唐姐姐和柳姐姐是一起睡的?这是个好办法啊,我怎么没想到呢?不过,我要是进了唐姐姐的屋,会不会被踹出来?

    巳时中旬,贾九来了一趟,说是受害者身份查清楚了。虽说受害者身份搞清楚了,但是对案子本身帮助并不大。

    三名受害者分别是东城瓦匠朱二、南城卖油郎花揦子、北城居民谭宗。

    受害者失踪时间长短不一,活动范围也相差甚大,职业更是毫无相似之处,可以说毫无共同点。

    凶手很聪明,三名受害者来自东城、北城和南城,作案地点却在西城。调查起来,无迹可寻,凶手挑选受害者,看上去也是随机的。

    以前的案子里,凶手行凶,往往都是就近找受害者,这名凶犯反其道而行,挑选受害者,看似随心所欲。没有规律可循,这种案子才最难破。

    受害者失踪当天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,他们就是正常出门做自己该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午时,一辆华贵的马车停在门口,没一会儿一名魁梧壮汉护着一位美妇走进酒楼。

    刘小能上完菜,闲暇时间,正跟四郎吹牛皮呢,看到来了客人,赶紧上去招呼,可是一看到那壮汉的脸,整个人就僵住了。

    魁梧壮汉看到刘小能后,也是微微发愣,很快就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“啊.....八太保,不是我,你认错人了......”

    刘小能提着毛巾就往后院跑,这下完犊子了。

    四郎缩在柜台后边,瞪着两只眼睛,大气都不敢喘,我的乖乖,八太保怎么来八方酒楼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