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97章 不苟言笑的男人
    第197章不苟言笑的男人

    上次为了报复蝎子帮,刘小能冒充蝎子帮打手,挑拨中年太极团暴打蝎子帮总舵,当时八太保张敬暟可是将德通赌坊砸了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这下八太保跟刘小能撞个正着,还不得立马明白过来?

    把八太保当刀使,不想活啦?

    所以,刘小能一看到张敬暟后,二话不说就往后院溜,到这个时候只能找师兄救命了。主意可是师兄出的,要死也是师兄先死啊。

    “师兄,师兄.....大事不好啦,八太保来啦.....他认出我来了!”

    张戎正翻着炒勺,热火朝天呢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“什么八太保?我这里只要宫保鸡丁.....做不出八太保....咦,小能,你说啥?”

    “师兄,你别炒菜了,你还是想想怎么活命吧。哦,八太保张敬暟,你没听错.....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二钱兄顿时就懵逼了,饶是二钱兄聪明绝顶,这会儿也想不出啥好主意来。

    八太保横行京城,什么时候被人当猴耍过?以八太保的脾气,恐怕会杀人的。

    “小能.....别怕啊.....一会儿看情况不对,你先溜,要死也师兄先死.....”

    “师兄,你这是什么话,要死一起死!”刘小能紧紧地搂住了张戎的胳膊,眼中深情切切。

    刘大能一直忙着在旁边调汤,也没注意那对师兄弟,没一会儿就闻到一股子焦糊味儿。

    扭头一看,立马就毛了,只见张戎左手端着炒勺,右手跟刘小能紧紧相拥。炒勺里,火苗乱窜,一份宫保鸡丁成了黑球球.....

    “哎哎哎.....你们这两个瘪犊子玩意儿.....糊了糊了.....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被刘大能吼了两声,张戎总算回过神来,一看炒勺冒火,二话不说就往水缸里扔。

    刘大能松口气,大巴掌照着张戎的后脑勺就是一下,“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额,师傅,你先顶会儿,我跟小能有点急事儿,先离开下.....”

    张戎拉着刘小能就往外走,可惜,还没走到门口呢,一个魁梧的身影就挡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活了这么多年,还是第一次被别人当枪使,你们....很不错!”

    张敬暟站在门口,依旧是一副万年扑克脸,毫无表情。

    八太保可是惜字如金的男人,平日里说话都是论个的,今天一下子说了这么多,不容易。得八太保张敬暟一番夸奖,应该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吧,可是,那对可怜的师兄弟却一点都笑不出来,总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。

    完犊子,被张敬暟堵住门口,这下死定了。

    看着门口的张敬暟,师兄弟二人嘿嘿傻笑,最后,张戎还是硬着头皮往前走了两步,“八太保你想吃点啥?我们这里拿手菜很多的,开水煮白菜、水晶豆腐汤、葱爆海参、黄金鱼汤......”

    面对面无表情的八太保,张戎愣是一口气报了十几个菜名。

    别说刘大能父子了,就连张戎都有点佩服自己,我可真天才,这转移话题的功夫是不是很牛逼?

    张敬暟盯着张戎上下打量,好一会儿后,淡淡的说道:“水晶豆腐汤、开水煮白菜,再来一个黄金鱼汤,送到桂花树下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.”

    刘小能张着嘴,足能吞下个大鸭蛋,师兄为了扯开话题愣是报菜名,咋八太保还就接招了呢?

    这个时候,八太保不是应该暴怒而起,一拳捶飞师兄么?

    这.....这不科学啊......

    张敬暟说完话,扭身走人,张戎赶紧走到门口往外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桂花树下,一名美妇正好奇地看着树上的黄金猴,而那只黄金猴左爪子香蕉,右爪子苹果,猴眼朝天,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。

    柳若云?怪不得八太保没发彪。

    “娘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二钱兄嘴甜如蜜,这声娘喊的那叫一个亲。

    为了活命,为了躲过八太保的报复,还要什么脸?

    柳若云回过头,朝张戎招了招手,“知道你在这边,今日恰好无事,便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走到桂花树下,一看八太保站在右侧,张戎自觉地站在左侧,总之,离八太保远点。

    “娘,你稍等一会儿,今天我亲自下厨,让你尝尝我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,二钱,这只猴子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“娘喜欢这只猴子?”张戎抬起头,朝着树上的大师兄伸了根手指,“大师兄,赶紧滚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.....”

    大师兄将香蕉和苹果塞到兜里,麻溜的跳下树,蹲在石桌上,还冲着柳若云挤出张笑眯眯的猴脸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柳若云有些惊喜的笑出了声,这只猴子,前后态度,判若两猴,还真是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猴儿。不过,这只猴子真的挺聪明的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李熙月坐在石桌旁,陪着柳若云边吃边聊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二钱的手艺如此厉害,这葱爆海参做的,恐怕都赶上御厨了。”

    “柳姨,你可别夸他,他呀,也就会做着几样菜,其他的,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张戎坐在旁边,赶紧陪着笑。

    “八太保,饭菜可口么,要不要喝点酒?”

    张敬暟瞥了一眼,不咸不淡的哼了声,“不喝。”

    张戎老尴尬了,这马屁没拍到位啊。

    柳若云蹙了蹙眉头,冲张敬暟笑着说道:“老八,二钱可是我认的儿子,你以后可要多护着他点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张敬暟心里老郁闷了,大嫂,有你这话,以张二钱这无耻劲,以后还不有事儿没事儿都把我抬出来唬人?

    以前没关系的时候,都敢拿我当枪使,现在有了关系,呵呵,张二钱还不得上天?

    “二钱,你也真是的,怎么还一口一个八太保的,该喊八叔才是。”

    说罢,柳若云睨了张敬暟一眼,“瞧你们一个个的,还六太保八太保的,在外边装装就算了,跟自家人还装。”

    张戎打蛇随棍上,“八叔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张敬暟后背一紧,筷子停在了半空,好半天,才挤出一个字,“哎....”

    “老八,你别绷着脸,再吓坏孩子,笑一个!”

    “好的,大嫂!”

    放下筷子,八太保扭过脸,嘴角两侧努力向上扬了扬,眉头用力挤了挤,“呵呵!”

    张戎和李熙月全都缩了下脖子,八太保这个笑容,真够渗人的。

    传闻中,八太保惜字如金,不苟言笑,原来都是真的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