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98章 合作
    第198章合作

    李熙月和张戎一脸无语,八太保,你老人家还是别笑了,笑的有点吓人啊。

    不过,张戎很意外,纵横京城,人见人怕鬼见鬼愁的八太保,竟然这般听柳若云的话。

    跟八太保坐在一桌上吃饭,压力太大了,约有一刻钟,张戎便找个理由去了大厅。

    此时院中也没人旁人,柳若云放下筷子,若有深意的看着李熙月,“小月,你这是打算一直跟你爹死扛下去了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?那老头竟然让我嫁给朱勇康,哼,朱勇康那家伙仗着家世,胡作非为的,文不成武不就,比张振.....额,反正我是不会嫁给朱勇康的!”

    李熙月有些尴尬的吐了吐舌头,她本来想说朱勇康比张振岱还差劲的,可是仔细一想,面前坐着的可都是东府张家的人,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张敬暟仿佛没听到李熙月的话,一脸平静的吃着菜,倒是柳若云蹙了蹙眉头。

    她倒不是生李熙月的气,而是又被挑起了心事。最近这段时间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每当别人提起张振岱,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的亲生骨头张振岳。如果不是太思念儿子,也不会认张戎做干儿子了。

    张振岱心胸狭隘,做事阴狠毒辣,这些柳若云都清楚。这些年张振岱虽然很少做欺男霸女的事情,但仗着东府继承人的身份,可没少干强取豪夺的事情。

    张振岱变成这样,与薛傲双有很大的关系,这薛傲双就是心胸狭隘,做事急功近利,尖酸刻薄,教育出来的孩子,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的孩子还活着,哪里轮得到这对母子嚣张跋扈?莫说凌清雪和李熙月瞧不上张振岱,就连柳若云也是越来越反感这对母子了。

    随着张振岱继承人的身份越来越稳,薛傲双也是越来越强势,在府上对大大小小的事情指手画脚,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真要等着张振岱继位,她柳若云也该去娘家住了,这对母子可容不下她柳若云。

    “哎,小月,你既然出生在豪门之家,就该有心理准备,朱勇康再差,至少对你还是挺上心的。你啊,也别这么死扛着了,让你爹为难!”

    “柳姨,你今天来是找张二钱的?还是替我爹当说客的?咱们不谈这恼人的事情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行,不谈就不谈!”

    未时初,张敬暟便护着柳若云离开了八方酒楼。

    看着马车缓缓消失在人群之中,张戎和刘小能总算松了口气,真险啊。

    今天要不是柳若云在,八太保会不会把他们师兄弟吊到城门楼子上风干?真别说,以八太保霸道的作风,还真干得出来。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西城理刑街东端,一处普通的民居中,坐着一名脸色阴沉的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须发灰白,鹰目长眉,浑身散发着一股嗜血的戾气。男子突然眯起眼睛,右手握紧椅子旁边的钢刀,转头喝道:“谁?既然来了,又何必躲躲藏藏的。”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房门被推开,一个浑身包裹着黑袍的人迈步走了进来,他脸上带着面具,仅仅露出两只眼睛。

    男子警惕的看着黑袍人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是谁并不重要,你只要知道我是来帮你的,这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你知道我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摘星楼第五代楼主阮大庆,你躲在理刑街,不就是想报灭门之仇么?阮楼主何必如此戒备,我若想杀你,你和你的人早就死了!”

    黑袍人一下就点出了灰发男子的身份,他泰然自若的坐在一张椅子上,丝毫没将阮大庆的威胁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阮大庆心神紧绷,右手一刻不曾离开那把刀,“你到底是谁?竟然知道某家的身份,那你就不怕某家杀了你?”

    “当然怕,不过,阮楼主杀了我,你也同样活不了。想必阮楼主看得出来,我也只是一个传话的小卒子,是死是活并不重要。而且,阮楼主没那么傻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你果然很自信,算你说得对,阮某想报仇,你又如何帮我?”

    阮大庆觉得眼前的神秘人很可怕,他身后的势力能不声不响的找到自己,足可以证明那幕后之人能量极大。

    阮大庆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,自己现在就是一个丧家之犬,黑袍人身后的势力要杀死自己,犹如碾死一只蚂蚁。

    黑袍人赞许的点了点头,“阮楼主果然是识时务之人,你不是要报仇么?想来你也清楚,找齐王府报仇,那是自寻死路,你是不是也在打张二钱的主意?”

    阮大庆不得不承认道:“不错,凌清雪与张二钱关系亲近,若能杀了张二钱,凌清雪必然悲痛,也算是出口恶气了。只是,那八方酒楼就在刑部对面,张二钱出入酒楼,身边都跟着唐嫣卿和柳薰儿。阮某麾下仅有三名刀客,根本不是那两个女人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阮楼主不用急,你想杀张戎,恰好我家主公也不想张戎活着,我家主公会派几名江湖好手听从阮楼主调遣。”

    阮大庆紧紧地皱起了眉头,“条件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条件很简单,不管张二钱是死是活,一切责任阮楼主扛下来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问题。不过,阮某很奇怪,你家主公为何这么想让张二钱死?恐怕不是第一次对张二钱下手了吧?有意思,张二钱区区一介小人物,居然引起这么多大人物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缓缓起身,冷冷的盯了阮大庆一眼,“阮楼主,你问的太多了,你难道不知道好奇害死猫么?”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又是两天时间过去,木料厂碎尸案依旧毫无进展,张戎看似一直窝在酒楼里,却一直没放下手里的案子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个案子太过诡异了,可查的线索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尸块刀口平滑,切骨关节位置也很讲究,一看就是对人体构造相当熟悉。能够安安静静的肢解三具尸体,然后将一百四十四块尸肉挂起来,组成诡异的图案,这需要多么冷静的头脑?

    这次碰上的,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变态凶犯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