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199章 出家人之间的战争
    第199章出家人之间的战争

    张戎也对樊修赞说过自己的想法,刑部也派人留意各处红枫林,可是京城内外这么多红枫林,几乎就是在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更何况,一切都是猜测,刑部也不可能大张旗鼓的组织大量人员搜查各处枫树林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落日慢慢隐藏于流云之后,劳碌一天的人们也开始各自踏上返家的路。

    莽山崎岖的小路上,十几个手拿各种工具的泥瓦匠有说有笑的走着,许多人还没洗过,手和脸上还带着一些泥污。

    “三娃子,明年你就该娶媳妇了吧?”

    走在前边的年轻人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,“是呢,俺爹说明年三月份,到时候大家可都要来啊。”

    三娃子说完话,便将手里的工具塞到身后的中年人手中,“杆子叔,帮忙拿一下,尿急。”

    杆子叔哈哈大笑,身后的人出言调笑道:“三娃子,一提起娶媳妇,你下边就憋不住了?真不愧是年轻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们的!”

    三娃子啐了一口,如兔子般往林子里跑去,站在一棵枫树下,眯着眼撒泡尿,总算舒服了许多。正想着回去,抬头的时候看到远处似乎趴着什么东西,由于距离有些远,也看不太清楚。三娃子还以为碰上了野兔,立刻猫着腰,蹑手蹑脚的摸了过去。

    往前走了有七八丈,总算看清楚了远处的东西,那根本不是什么兔子。

    “杆子叔,你们快过来,看看这是什么玩意儿!”

    听到三娃子的喊声,杆子叔等人赶紧跑了过来,他们慢慢朝那堆东西走去,很快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。

    走近之后,只看到地上摆着一堆碎肉,组成了一道诡异的半圆。杆子叔胆子大,他拿着棍子挑了挑一块肉,猩红的肉块翻开,里边露出半截熟悉的东西。

    手指.....居然是半截手指......

    杆子叔浑身一颤,手里的木棍掉在了地上,身后十几名壮汉也全都脸色虚白。

    三娃子惊呼一声,一屁股蹲在了地上,“是.....是人肉....你们看那里.....人....人头.....”

    顺着三娃子的手指看去,只见远处枯萎的草丛中摆着一颗人头,那张脸血肉模糊,没有眼睛和耳朵,就连鼻子也只剩下一个洞。鲜红的肉裹着两个黑洞,似乎是在笑......

    “山里有食人鬼.....食人鬼出来了.....快跑啊......”

    十几个泥瓦匠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,呼啦啦的往山路跑去。

    在东城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,在许多年以前,莽山上曾经住着一个猎户。这猎户长有三只眼睛,骨瘦如柴,偏偏力大无穷。猎户几十年容颜不变,不会变老,渐渐地,周围百姓便觉得猎户不正常。后来,莽山下来了一位云游道士,他观察一番后,便断定猎户乃蛇妖转世,于是,疯狂的百姓将猎户绑了起来,在一个月圆之日将其烧死在莽山山巅。

    猎户被烧死之后,莽山上经常有异常的声音传来,老人们都说蛇妖阴魂不散,化作食人恶鬼,一直寻找着复仇的机会。

    传说毕竟是传说,从来没有人真正在意过,可是今天,食人鬼真的出现了。

    一堆碎肉,诡异的人头,不是食人鬼所为,还能是什么?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第二天,张戎就领着两位美女保镖来到了莽山,此时山脚下站着许多百姓,在人群前方还有两拨人推推嚷嚷,闹个不停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张戎三人没急着上山,站在远处观察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一名手持桃木剑的黑袍道士,正瞪着牛眼,呼哧呼哧的叫嚷着,身后两名灰袍道童不断帮腔。

    “敲木鱼的,这里可是燕某人先接的活,你们速速散了,就凭你们这群敲木鱼的,也懂得抓鬼?”

    在黑袍道士对面,站着四名黄袍僧人,其中一名白眉老僧双手合十,宣了声佛号,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,燕施主此言差矣,出家人慈悲为怀,今有亡灵再现,贫僧自然要为其超度亡魂,免得其再为祸人间。你我同为出家人,岂能为世俗利益蒙蔽了双眼?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燕施主,你捉鬼,贫僧等超度亡魂,互不干涉,不是挺好的?”

    燕道士眼如铜铃,抹了把胡茬子,嘿嘿冷笑道:“呸,说得好听,到时候驱散了恶灵,算你们的,还是算我们的?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张戎看了一会儿,总算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,闹半天敢情是几个和尚和牛鼻子抢买卖呢。

    那个黑袍道士还是熟人,正是当初在丰台镇不欢而散的燕黑侠。

    什么抓鬼,什么超度亡魂?在张戎看来,这些人都是来蹭热度刷名声的。

    分开人群,走到路口处,对守路口的贾九说道:“九儿,这些人一个也别放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二钱哥!”

    燕黑侠眼睛比较尖,一眼就认出张戎三人了,他撇开几个和尚,举着桃木剑怒道:“张二钱,你这是挟私报复,你放任恶鬼危害人间,天理难容!”

    张戎懒得理燕黑侠和那几个锃光瓦亮的秃瓢,翻个白眼,迈步往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莽山很大,同样也有着京城数得着的红枫林,秋末红枫美景,除了香山,还有莽山以及八达岭。

    这是一片茂密的红枫林,枫叶成海,山林广阔。大片的红枫林,绝对不是万象林那点枫树林能相比的。

    有了上次的经验,刑部仵作只是清点石块数目,并没有挪动尸块位置。张戎到来的时候,现场尽力维持着原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仵作为张戎做着简单的介绍,“张捕,已经反复清查过了,一共一百四十四块尸肉。碎肉洒在地上,逞扇形排列。”

    一百四十四块?

    看来这个数字一定有什么特殊意义,绝对不是凶手随意为之。

    这次所有的尸块都撒在地上,总体呈扇形,直径约三尺。人头并没有放在碎肉中,而是单独放在碎肉正北一丈处的草丛中。扇形中间,依旧用血写着三个字。

    救救我!

    三个字是如此的刺眼,让这一切看上去如此诡异而恐怖。

    救谁?救受害者,还是救凶手?这个凶手到底在想什么,为什么要留下这三个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