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200章 尸山小镇
    第200章尸山小镇

    一百四十四块肉摆在地上,石耀峰不发话,仵作们也不好收敛尸骨。

    石耀峰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,前些天张戎说枫叶乃是下一次凶案的杀人提示时,石耀峰还抱有侥幸心理。

    如今刑部会同顺天府,全部盯着这件杀人碎尸案,凶手还敢连续行凶?后来两天时间里,刑部派人严防死守,也没发现什么问题,渐渐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昨天夜里,当顺天府将案子上报刑部后,石耀峰心里就是咯噔一下,自己还是高兴地太早了啊。

    难道真如樊修赞所说,张二钱那张嘴,一般都是好的不灵坏的灵?

    上次木料厂碎尸案,知道的人并不多,案子也没传扬出去。可这次莽山分尸案可就捂不住了,一夜之间,此事就弄得沸沸扬扬的,百姓们还闹着要上山灭食人鬼。

    张戎支着下巴,眉头紧皱,一言不发。石耀峰也没有出声打扰,他知道张戎正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上次凶手用尸肉留下一片红枫叶,那么这次又会留下什么?无论如何,这次一定要阻止凶手继续行凶。

    石耀峰作为刑部侍郎,位高权重,如果不是特别的案子,根本不需要他亲自出马的。很多刑部侍郎,履任四五年,都未必经手一件案子。没想到,他石耀峰在任期间,竟然出了件这般恶劣的案子。凶手这是诚心跟本官过不去么?眼看着考核之期就要到了,正想着从右侍郎变成左侍郎呢,没想到就出了这种事。

    张戎看了半天,也没看出什么门道来,“石大人,受害者身份查出来了么?”

    “查出来了,两个时辰之前顺天府已经查清受害者身份,死者乃是西城水果贩子胡煦,三天前失踪的。根据仵作验查,胡煦应该是死于一天之前!”

    “西城?三天前失踪?死于一天之前?”张戎准确的把握到了这些讯息,沉着眉头想了想,脸色便阴沉起来,“也就是说,凶手在木料厂杀人分尸的时候,就已经将接下来的行凶计划想好了。凶手在莽山枫树林杀人分尸,切成一百四十四块放好,需要很长的时间,如果不是提前想好的,不可能做到如此完美。”

    石耀峰大惊失色,犹自不敢相信,“怎么可能?他第一次杀人的时候,就计划好第二次怎么杀人了?他也太疯狂了。”

    “石大人,起初我也跟你一样,以为凶手是个疯子,可是仔细看了看现场,我便放弃了这个想法。凶手一点都不疯,他是有些大胆,但绝对的冷静理智。你看看这里,在莽山之中,靠着山路不远,附近经常有路人经过。似乎,这里不是一个杀人的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顿顿口,张戎指了指不远处的山路,“不过这里看似凶险,不断有人路过,可在山路上,根本看不到枫林的情况,而且,此处位于山路陡坡位置,很少会有人从山路来此处。如果不是三娃子偶然尿急,恐怕我们不会这么早发现这件凶案。也许,这就是灯下黑吧,看似不安全,实则并没有太大风险。”

    站在枫林之中,张戎轻轻地闭上了眼睛,秋风萧索,吹拂着脸颊。凶手能找到这样一处地方,肯定观察了许久。

    这处莽山枫林少有人踏足,附近的人经常路过,没什么感觉,但凶手却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还有,木料厂那边杀了三个人,唯独没有杀西城的人。这次东城莽山杀人,受害者则是西城的。

    张戎仿佛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,他站在枫林之中,背对着太阳。他冷静而睿智,聪慧过人,有着一种偏执的傲慢与自信。

    这个人,到底想做什么?如此杀人,想要的又是什么?

    救救我.....救救我.....

    不知为何,脑海中仿佛有人不断嘶喊着这三个字,救谁,到底救谁?

    想着想着,后脑勺便开始疼起来,额头渗出一丝冷汗。伤势没好利索,果然是不能太劳心啊。

    唐嫣卿看到张戎脸上的汗水,拿着锦帕替他擦了擦,“二钱,想不通的话,不要勉强,你后脑的伤还没恢复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,没什么事儿的”对唐嫣卿报以微笑,张戎走到扇形尸肉正前方,放眼望去,正好看到草丛中的人头,“凶手这次到底要告诉我们什么?”

    唐嫣卿一脸苦笑,她看了半天,也没看出什么眉目。

    张戎慢慢蹲下身,脸颊贴着地面,视线几乎贴着地面,再去看那些尸肉的时候,眼前的景象突然变了。一个个小尸块,如同一排排民居,之间的缝隙像一条蜿蜒曲折的街道,顺着街道看到远处的人头,拿人头在枯萎的草丛中,犹如远处模糊的山峦。

    此时,就仿佛置身于一个小镇外围,只能看到镇子外边的房屋,往深处看去,便是蜿蜒的街道。视野太高,越过小镇,后方是一座高耸而又模糊的山峰。

    好奇妙的感觉,如果不是趴在地上,根本看不到这幅诡异的画面。

    一条蜿蜒的街道,密集的民房,远处高耸的山峰,这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唐嫣卿和石耀峰也学着张戎,脸颊贴着地面,渐渐地也露出了震惊之色。凶手竟然用一堆尸肉,摆出了一幅恐怖的风景。

    可是,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,在京城内,这样的地方太多了。好多地方有这一条街,放眼望去,能看到一座模糊的山峰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,柳薰儿站在不远处喊道:“二钱,你们过来一下,这边有发现。”

    张戎等人赶紧走了过去,柳薰儿扶着一棵枫树,向上指了指,“你们看,上边挂着一个铁皮筒。”

    铁皮筒像一个喇叭,有点像西方的单筒望远镜。喇叭筒用绳子系在树干上,在筒的外围还抹着一些血。风吹动绳子,喇叭筒轻轻摇晃,一切看上去都是如此的诡异。

    张戎腰部的伤没好利索,唐嫣卿将长剑放在旁边,三两下上了树。

    唐嫣卿拿着喇叭筒看了个遍,也没看出什么异常,刚下下来,张戎沉声道:“唐姐姐,你坐在那个树杈上,拿着喇叭筒看下那边的现场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