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神作 > 穿越小说 > 爆笑酒楼 > 第203章 演技对不起观众
    第203章演技对不起观众

    阮大庆走在队伍最前方,在他身后跟着两个穿着打扮相当怪异的人,二人一个蓝帽黄袍,一个黄帽蓝袍,各自手持一块菱形牌子。

    蓝帽右手持牌,黄帽左手持牌。

    没错,这二人正是鼎鼎大名的幽冥殿日夜双游。以前摘星楼替幽冥殿做过不少事情,所以阮大庆认识日夜双游,昨天一个偶然的机会,阮大庆碰到了日游神贝喜笑。

    阮大庆太想报仇了,他生怕自己再加上黑袍人一方弄不死张戎,所以便请日夜双游出手帮忙。

    当然,日夜双游作为幽冥殿数得着的高手,自然不会白帮忙,阮大庆付出了很大代价。

    说起来,也是阮大庆运气好,最近贝喜笑和康喜哭日子很不好过,之前被贱圣大魔王连续坑了两次,几十年一多半家当都给坑没了。两位游神从来没想过有一天,自己会抠抠索索过日子。

    总之,鼎鼎大名的日夜游神很穷,所以当阮大庆提议帮忙的时候,贝喜笑连杀谁都没问,直接点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贝喜笑之所以没问杀谁,是因为他觉得没必要问,管对方是谁呢,日夜游神照杀不误。不过细细想来,心里也有点憋屈,堂堂游神,竟然客串当打手,这事要是传扬出去,可是很丢脸的。

    阮大庆头前领路,傍晚时分,一行人便来到了百花山下。看着沉醉于夕阳下的百花山,二位游神同时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哭儿,我怎么觉得这里有点面熟?咱么来过这儿?”

    康喜哭手放在眼眉上,做了个猴子望月的姿势,“笑儿,我们确实来过这儿,你忘了大魔王了么.....”

    贱圣大魔王?贝喜笑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寒噤,为啥有种不好的感觉呢?

    阮大庆回过头来,看到二位游神脸色古怪,尤其是康喜哭,竟然流露出一丝畏惧的神情,“二位游神,你们怕了?如果怕了的话,没关系的,阮某人不勉强你们。”

    贝喜笑很想说自己对百花山有心理阴影的,可是一听阮大庆这话,被激的不轻。

    “阮楼主何必这样呢?我们冥殿游神,什么时候怕过?不管对方是谁,照杀不误!”

    二位游神心道,怕个鸟啊,我们难道还会这么倒霉,再次碰上贱圣大魔王?都说再一再二不再三,我们运气没那么背吧?

    其实康喜哭很想问问目标是谁的,可是又怕弱了威势,只好强行忍住了。

    阮大庆笑着点了点头,“不愧是冥殿游神,你们放心,只要干完这趟差事,钱少不了二位的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阮楼主,赶紧带路吧,我们手里的铁索早就饥渴难耐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风吹夕阳,幽云暗淡,余光照着贝喜笑和康喜哭直挺挺的身子,他们宛若一对战神,天不怕地不怕。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桃花源村,经过几场雨水冲刷,鲜血与灼烧留下黑红黯淡了许多,依旧是一片残垣断壁,可是废土之上却被植被覆盖。

    果然,时间会掩盖一切,也许十年,也许二十年,曾经的桃花源村就会被草丛植被掩盖,后世人会忘记这里曾经发生的惨剧。不管神经有多大条,即使见惯了死亡,重新踏上桃花源村,心情依旧无比沉重。秋末的桃林只有凋零的树叶,无人采摘的桃子挂在树上,还有许多落在松软的地上,化作来年的养料。

    当初黑神鸟劫掠桃花源村,杀人放火,将村子烧成一片白地,尸体被烧得不成样子,根本认不出谁是谁。后来顺天府收敛尸体的时候,只好将所有的尸体埋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一个巨大的坟包,坟头已经长满了草。张戎拔掉墓碑前的草,跪在地上烧起了纸。

    黑神鸟虽然已经死了,但桃花源村血案的真相还未解开,他们都是死不瞑目啊。

    祭奠一番后,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,唐嫣卿捉了两只野鸡,再加上林中的桃子,倒也不用担心会挨饿。

    燃着篝火,渐渐地便肉香飘来。

    柳薰儿自动承担起烤野鸡的重任,她柳薰儿烤野味儿的本领可是很高超的。

    张戎坐在篝火不远处,双手支着下巴,怔怔出神。唐嫣卿暗自摇头,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是想分尸案,还是桃花源村的事情?

    将近半个时辰,野鸡终于考好,柳薰儿用短刀切好肉,高高兴兴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尝尝我的手艺,很香的!”

    张戎和唐嫣卿各自拿起一根鸡腿,很不客气的啃了起来,柳薰儿嘟着小嘴,眉头蹙了起来。自己怎么这么傻,一开始先把鸡腿啃两口不就行了,现在倒好,这两块肥肉便宜别人了。

    坐在旁边,柳薰儿美目盯着张戎,似乎是在问好吃么。

    张戎砸吧砸吧嘴,高翔夸奖下柳姐姐呢,不远处就传来一个突兀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没想到几位还真挺会享受生活的.....好好吃吧,这是你们最后的晚餐了.....”

    柳薰儿粉脸含煞,扭过头冷声道:“是谁?给本姑娘滚出来!”

    “柳姑娘,难道不认识在下了?”

    来人慢慢走过来,借着火光,终于看清了他的脸。

    唐嫣卿和柳薰儿立刻站了起来,各自握紧了手中利刃。

    “还以为是谁,原来是摘星楼的余孽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们没想到吧,凌清雪派兵围剿的时候,阮某人不在总舵。阮某人既然活着,总要替死去的兄弟们报仇才行,阮某动不了凌清雪,却可以动得了你们,尤其是你......张二钱,老子今天要把你千刀万剐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张戎表示很无语,一脸无奈的耸了耸肩头,“阮楼主,你找我干嘛啊,本公子又没灭你摘星楼!”

    往阮大庆身后扫了一眼,张戎便咧着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真是有缘,又见面了!”

    阮大庆有点懵,我们有缘?有什么缘,我们之前没打过交道吧?

    阮大庆哪里知道,张戎这话不是对他说的,而是对后边的日夜游神说的。

    贝喜笑和康喜哭是真的想哭了,不是都说再一再二不再三的么,为什么到我们这就不灵了?再一再二还再三,这特么......

    贝喜笑嘴角抽了抽,突然捂住胸口,脸色变得痛苦扭曲,“咳咳.....哭儿.....不好,上次的伤没好利索,旧疾发作.....”

    康喜哭这次反应很快,立马扶住了贝喜笑,“笑儿,你坚持一会儿,千万别有事儿!”

    阮大庆更懵逼了,这特么到底是个什么情况?你们之前也没说有伤啊,还有,这旧疾发作的时间是不是太巧了?

    张戎绷着脸,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。

    两位游神,你们这演技有点对不起观众啊!